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我的工作是,站在床邊教人做愛

從香港自卑少年,到紮根紐約的性指導,Kenneth Play的夢想是:有一天,性教育比色情片更易獲取。


從極度自卑的瘦削少年,到以教授性愛為生的性指導,Kenneth走過的路徑曲折。少年移民時期,牙籤身材的他為提升外形魅力而練習游泳,變得健壯。後又因失戀而暴飲暴食,體重超過180磅。幾年後再奮而減肥,當上了健美選手和健身教練。 受訪者提供圖片
從極度自卑的瘦削少年,到以教授性愛為生的性指導,Kenneth走過的路徑曲折。少年移民時期,牙籤身材的他為提升外形魅力而練習游泳,變得健壯。後又因失戀而暴飲暴食,體重超過180磅。幾年後再奮而減肥,當上了健美選手和健身教練。 受訪者提供圖片

燈暗下來,體温攀升。卧室床上,一對情侶慢慢褪去彼此的衣服,熱烈地親吻、愛撫,上演着纏綿悱惻。在這樣私密的場景中,居然有一雙來自第三者、肆無忌憚的眼睛。

性愛指導Kenneth Play站在床邊,近距離觀察情侶做愛,即時給出指導。他會對做愛中的情侶說:這樣做不對,那樣會更爽。行不通的話,試試另一個新招式如何?

他手邊有一個黑色手提箱,猶如成人版多啦A夢的神奇口袋,裝滿了五花八門的性玩具。他的使命是讓客戶更享受性愛,共赴欲仙欲死的高潮。

性愛問題發生在卧室,就要在卧室解決。Kenneth會站在床邊,全神貫注地觀察,可以毫無忌憚地隨時叫停,手把手給予客戶指導,但不會觸碰客人的性器官,否則,在紐約法律下,他會被歸類為性工作者。床邊指導前後,Kenneth會與客戶長談,了解他們性愛中的煩惱,不僅傳授性技巧,還會疏導性心理問題。總長3至4小時的私人性指導課程,每次收費1000美元。

Kenneth不認為收費過高,「就像演奏會中的音樂家,我4個小時都處於on的狀態。」他教授了超過60次私人課程,客戶都是異性戀情侶,大多介於30到40歲,年紀最大的超過70歲,其中有從未體驗過性高潮的中老年人,也有尋求新鮮刺激的年輕情侶。客戶的國籍廣泛,除美國外,他服務過來自印度、秘魯、意大利、越南、柬埔寨等地的客戶。還有人包他跨國機票與住宿,請他專程到他們的卧室來。

藝名Kenneth Play中的Play,是出於市場營銷考量而取的。少見的姓氏「play」與他的工作內容契合,讓人過目不忘。Kenneth Play本身就是個愛玩的性愛愛好者,認同同時有多個性伴侶的理念,據他粗略統計,他累積與超過400個人發生過性關係。

藝名Kenneth Play中的Play,是出於市場營銷考量而取的。少見的姓氏「play」與他的工作內容契合,讓人過目不忘。Kenneth Play本身就是個愛玩的性愛愛好者,認同同時有多個性伴侶的理念,據他粗略統計,他累積與超過400個人發生過性關係。受訪者提供圖片

帶領你體驗無與倫比的歡愉

私密性愛被陌生人目睹,情侶自然不會自在。他說,讓客戶感到不舒服、逼他們步出舒適圈,是有意為之。「如果我沒有當場打破他們的壞習慣,我就沒有在做應做的工作。」他以職業道德約束自己,從不與客戶產生性關係,卻是這場性愛中關鍵的第三者。

除1000美元的私人課外,他還提供69美元的團體課。像瑜伽課一樣,他與拍檔先示範性愛技巧,15對情侶隨即模仿練習,每週兩次在鋪着木地板、毫無遮攔的寬敞地下室上課,場場滿員。

即使在社會風氣開明的美國,Kenneth的教學方法也惹來不少爭議。美國著名的女性電視談話節目The View點名談及他的性指導工作,嘉賓們笑得前翻後仰,不解為何有人願意讓陌生人旁觀性愛,尖鋭質疑Kenneth的專業性。「誰知道他是不是個變態呢?如果他給錢給我,或許我才會考慮讓他看我做愛吧。」女性嘉賓說罷,止不住大笑。

「我理解這種反應。如果你從來沒想過讓別人來教你性技巧,這會是個讓人驚愕的念頭。」Kenneth撰文反駁批評,強調性教育的缺失,美國只有24個州和華盛頓特區要求學校開設性教育課。人們還往往認為性技巧可透過看色情片習得,取笑尋求和提供性指導的人。

「我要去挑戰這些理念,我希望有一天,性教育比色情片更易獲取。」Kenneth說,自己並不愛看色情片。

「色情片是性幻想,不是性愛的現實,無法作為性愛的教材。你會看《Fast and Furious》(速度與激情)來學開車嗎?」他將90%的教學內容都放在網上,讓網友免費瀏覽。

Kenneth喜歡這樣介紹自己:一個帶領你體驗無與倫比的歡愉、史詩般的探險、成為出類拔萃的愛人的性指導(sex coach),一個能獲取比一般人更多性歡愉的性黑客(sex hacker)。Kenneth透露,性指導這一職業聽來奇葩,他其實並非孤軍作戰。他估計,在紐約約有100名性指導,全球範圍內有1000名。

Kenneth來自一個觀念傳統的單親香港移民家庭。父親早逝,母親是車衣工人,移民紐約後,靠最低工資把他與哥哥拉扯長大。哥哥找到了安分穩定的工作,是紐約的公交車司機;他卻當了在旁人看來離經叛道的性愛指導。

Kenneth來自一個觀念傳統的單親香港移民家庭。父親早逝,母親是車衣工人,移民紐約後,靠最低工資把他與哥哥拉扯長大。哥哥找到了安分穩定的工作,是紐約的公交車司機;他卻當了在旁人看來離經叛道的性愛指導。受訪者提供圖片

從香港的豆芽菜青年,到紐約的長髮性指導

Kenneth頭頂留着一縷長髮,時而紮成長辮,時而紮成man bun,頭側毛髮通通剃光。在紐約布魯克林,穿着紫色緊身褲和深V領灰毛衣的他,是又一個外形特立獨行的青年。只當他不時冒出一兩句廣東話的時候,才教人記起,他是個香港仔。

Kenneth來自一個觀念傳統的單親香港移民家庭。父親早逝,母親是車衣工人,移民紐約後,靠最低工資把他與哥哥拉扯長大。哥哥找到了安分穩定的工作,是紐約的公交車司機;他卻當了在旁人看來離經叛道的性愛指導。「唔好搞咁多啊,越搞(攪)越稀啊!」母親曾半開玩笑地教訓他,但從未反對他做這份工作。 「會越搞(攪)越稠的啊!」Kenneth嬉笑着示範他給母親的回應。

「如果我當了醫生,她應該會更開心。但中國人也很實際,只要你事業成功,做的事情很奇怪也無所謂。」

他常常想像能穿越時空,告訴15歲的自己,一個瘦得像豆芽菜、性慾洶湧、充滿不安的香港移民少年,35歲的他如今過着「性福」的生活。

20年前,他剛從香港移民紐約,英語還說得不流利,在學校感覺格格不入。在當時的美國,認為亞裔男性不性感、不健美的刻板印象很普遍,小Kenneth對自己的瘦削外形尤其不自信。「甚至連參加學校游泳隊,都會被同學取笑說這不該是亞裔做的事。」

小Kenneth心中還藏着一份不可言說的自卑:他認為自己的陰莖太小。直到多年後,他才釋然:「實際上,它就是常規大小而已。只是作為亞裔男性,我們自以為低人一等。」

下一步,Kenneth希望開拓大中華區市場,但苦於不會說國語,多年不講的廣東話也零零落落,更遑論性愛的專有名詞和暗語了,遲遲未有進展。「hook up點講(怎麼說)?」聽到可稱為「約炮」,他笑得喘不過氣來。

潛在的客戶已經等不及了。如今,每天Kenneth都會收到好幾封來自亞裔男性的求助電郵:「我的身材跟你差不多,我覺得自己陰莖不夠大,我該怎麼辦?」 這種對自己身材極度自卑的心情,他一點也不陌生。 「你覺得別人不認為你性感,你就不會自信,越不自信你就越不性感。」Kenneth通常這樣回覆。

亞裔男性性隱形(sexually invisable)、身材差、陰莖小的社會刻板印象在自我加強,但其實,對絕大部分身材條件處於健康範圍內的人來說,他們的性愛能力始於同一起點。

從極度自卑的瘦削少年,到以教授性愛為生的性指導,Kenneth走過的路徑曲折。少年移民時期,牙籤身材的他為提升外形魅力而練習游泳,變得健壯。後又因失戀而暴飲暴食,身材臃腫,體重超過180磅。頹廢了幾年,他再奮而減肥,當上了健美選手和健身教練,但審視自己的眼光依然負面。哪塊肌肉線條還不夠明顯、體脂肪還不夠低、今天的訓練時間還差幾分鐘……他當時痴迷於健美身材,只用數字來衡量自己。

直到一任女友將他領入交換性伴侶(swinger)團體,他才意外發現自己性能力不俗,在志同道合的夥伴間得到交口稱讚。這為他注入自信,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原來亞裔男性也可以性感、有過人的性能力。

「但我不想做亞裔的榜樣、代表,我想成為常規(norm)。」Kenneth不想當李小龍式的亞裔英雄,而想當一名性教育者、性行動家,教育人們不以性為恥、在性愛中不作隱藏。

Kenneth與13個室友租住的三層房屋,家中充滿光怪陸離的裝飾,合租的14名男女自稱屬於sex-positive人群,都有超過一名性伴侶。租客在家中可以隨時裸體、做愛,但同居鐵則是:不能與同居室友發生性關係。
Kenneth與13個室友租住的三層房屋,家中充滿光怪陸離的裝飾,合租的14名男女自稱屬於sex-positive人群,都有超過一名性伴侶。租客在家中可以隨時裸體、做愛,但同居鐵則是:不能與同居室友發生性關係。受訪者提供圖片
受訪者提供圖片
受訪者提供圖片

「性愛讓人快樂。為什麼要中止快樂呢?」

藝名Kenneth Play中的Play,是出於市場營銷考量而取的。少見的姓氏「play」與他的工作內容契合,讓人過目不忘。「我也喜歡play的概念,玩遊戲,」Kenneth說。

他本身就是個愛玩的性愛愛好者,認同同時有多個性伴侶的理念。「我以性愛作為社交手段。」Kenneth捋了捋長髮,神情自若地說,據他粗略統計,他累積與超過400個人發生過性關係。

Kenneth與13個室友租住的三層房屋位於剛開始改造不久的舊工業區,附近沙塵滾滾。房子外觀低調,全然看不出內裏的名堂,門前柵欄貼了一個標示:24小時安保監控系統,一派生人勿近的作風。

屋子內別有洞天:碩大無朋的泰迪熊玩偶、從天花板垂下的緞帶吊床、紫紅色的曖昧燈光、琳琅滿目的性愛玩具、14名裸體男女仰卧在一張大床上的照片……家中光怪陸離的裝飾,宣示着房客的不平凡。合租的14名男女自稱屬於sex-positive人群,都有超過一名性伴侶。租客在家中可以隨時裸體、做愛,但同居鐵則是:不能與同居室友發生性關係。希望入住的申請人已排起了長龍。

每季度,他們在家中舉辦多達250人參與的性愛派對,邀請函只在小範圍內流傳,但並不妨礙價值幾十美金的門票在一小時內就售罄。派對進行時,數十名滴酒不沾的志願者從旁監督,確保沒有參與者在不清醒或非自願的狀況下被迫性交。「越清醒,越好玩」,家中的一則告示如是說。

令人意外的是,Kenneth目前只專注與一個認同他生活方式的對象約會。在他看來,忠誠不等於排他,感情專一和擁有多個性伴侶並不矛盾。「就像你最愛吃米飯,也想要偶爾吃吃意麵啊。」

「性愛讓人快樂。為什麼要中止快樂呢?」Kenneth笑了笑,暫停了採訪,轉身與他唯一的約會對象吻別。

性愛經驗豐富的Kenneth為端傳媒的讀者,提供了三道改善性愛質量的簡單建議。

1.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性歡愉負責,不能把負擔都推到伴侶身上。

2.性交不只是插入性器官一種方式,嘗試探索為自己和伴侶帶來歡愉的其他方式。

3.性福的關鍵不在於男性陰莖的長度,而在於性愛中的溝通交流。坦白地表達自己的願望、積極地聆聽伴侶的需求,就是提高性愛質量的訣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