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深度 Game ON

極權之下,你真的能做一個「旁觀者」嗎?

一旦落身為極權之下的小人物,道德邊界就開始變得模糊,當生存的壓力鋪天蓋地,任何不義之舉也變得理所應當。


俄羅斯遊戲公司推出的冒險策略遊戲 《旁觀者》(Beholder) 出色地設計出了一個極權江湖裏小人物的命運。 遊戲海報
俄羅斯遊戲公司推出的冒險策略遊戲 《旁觀者》(Beholder) 出色地設計出了一個極權江湖裏小人物的命運。 遊戲海報

經常看 Game On 的你也許已經發現我們對於敵托邦(Dystopia)遊戲的痴迷,這個專欄第一篇文章就是關於極權國家入境官員日常的 Papers Please,緊接着又在 This War of Mine 中介紹過波斯尼亞戰爭中為生存而選擇殺戮的平民,逃離平行宇宙中「盛世」的 We Happy Few,被國土安全局脅迫為國監控他人的 Replica,還有用終極監控手段為每一個人建檔的 Orwell

愈來愈多的獨立遊戲從過去和當下的黑暗裏尋找靈感,將故事置於極權統治下的國家或城市,讓玩家在複雜而具體的情境裏選擇反抗、妥協或者助紂為虐。一旦落身在某一個小人物身上,我們的道德邊界就開始模糊,生存的壓力鋪天蓋地,有時來不及判斷就已經做出選擇,來不及後悔就要迎面下一個難題。

極權主義不只是 Papers Please 裏每天下達的紅頭文件,Orwell 裏聲色俱厲的國防大臣,身不由己的平庸之惡同樣每天為它提供養分——俄羅斯遊戲公司 Warm Lamp Games 去年推出的冒險策略遊戲 《旁觀者》(Beholder) 就透過一位大廈管理員的生活,呈現了極權統治下小人物的無奈。

誰是「旁觀者」?

看到《旁觀者》這個題目,也許有人會想起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的名篇《旁觀他人的痛苦》,或是德國電影《他人的生活》(Das Leben der Anderen,又譯《竊聽風暴》),從這兩部作品的角度理解《旁觀者》這個遊戲,其實還蠻有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