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渕須直:觀眾讓他帶着電影走出了日本

不被電影業界集體看好的漫畫,為什麼能感動讀者贊助它登上銀幕走向世界?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片渕須直。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片渕須直。攝:林振東/端傳媒

片渕須直從他的動畫裏走出來了。上身穿了一件黃褐色絨布外套,下身是葉綠色的寬鬆長褲,都是他愛用的顏色。色澤讓人想起他 twitter 帳戶的自畫像,一隻深灰色的犬。他帶著一款用舊的 Thinkpad,隨時準確地打開自己整理好的畫稿和分鏡。談吐中的每一次援引,源頭也隨身攜帶着。

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入行,他深信精耕細作,最新作品《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以下簡稱《謝謝你》)也不過是獨立創作的第三部動畫長片,片渕須直製作一部動畫動輒七八年。「我很努力地去尋找好的作品,準備功夫也要很長時間。」

《謝謝你》的 storyboard 早在2012年就已完成,片渕須直用了三年的時間,將它全部畫出來。同時也在緩慢籌集資金。很多專業的投資者和發行公司,一開始對這部作品存疑:如今真的有觀眾願意看這樣的電影嗎?

「眾籌這件事,最重要是有人相信你。只要你有信心,就可以達成。」

《謝謝你》改編自漫畫家河野史代的同名漫畫作品,作者出生在廣島縣,選擇用平凡少女鈴的視角落筆講故事,細膩青澀畫風將人帶回二戰時的廣島和吳市,形象再現當年的庶民生活。作品夾雜喜怒哀樂,不時還有很輕鬆的對話與場景,一反同類題材的肅穆,獲得不少嘉許。

喜歡片渕須直的觀眾向他推薦了這部漫畫,片渕須直這才第一次閱讀了河野史代的作品。他一看便也覺得這部漫畫的風格和自己一貫的創作風格很貼,2012年就在 Twitter 上宣布了製作計畫。投資者們一度認為,講述戰爭的電影已經太多了,《謝謝你》的故事是否不新鮮?片渕須直一時無法說服這些投資者投拍《謝謝你》。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電影劇照。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電影劇照。安樂影片提供

他們所不接受的故事中,鈴從廣島嫁到吳市,嫁給一個自己並不熟悉的丈夫,在陌生的家庭之中逐漸愛上了新的家人。她的迷糊性格闖了無數小禍,也嚐過生活的酸甜苦辣,但最大的災難還是戰爭所害。她如何從創痛中走出陰影,重新迎接生活,同樣是故事的重點。

三年之後,片渕須直與 MAPPA 株式會社合作,決定用眾籌來募集動畫製作的成本。2015年3月9日,MAPPA 在網站和 twitter 發出公告,《謝謝你》在網站 Makuake 開始募集資金,目標2000萬日圓。

片渕須直的上一部動畫長片《新子與千年魔法》為他贏得了不少粉絲,他相信2000萬這個目標並不遙遠。「也許會有三千萬吧?」他當時那樣想。

8天之後2000萬目標達成。眾籌又再持續了兩個半月。最終募集到了近4000萬日圓。「眾籌這件事,最重要是有人相信你。只要你有信心,就可以達成。」

一年半之後,《謝謝你》在戲院與觀眾正式見面了。如同集資過程一樣,院線也不相信《謝謝你》會有豐厚回報,2016年11月時候電影正式上映,日本國內有63家電影院可以觀賞到這部影片。另一部話題之作《你的名字》上映規模約有300家戲院支持。

「如果我不用完這筆宣傳費,或許會被人批評了。」片渕須直用這一千萬日圓預算,親自去五到八個國家地區推廣這部電影。

觀眾的支持再一次改變了這部電影的命運。電影媒體シネマトゥデイ(Cinema Today)報導,上映首日新宿和梅田大量場次爆滿,劇終時觀眾紛紛拍手叫好。次日口碑傳到全國,各地票房都開出紅盤,院線立刻為《謝謝你》增加了50個戲院放映。評論家及觀眾在社交網站上讚不絕口,也激發了線上的大量討論,一週內有超過三萬條推文給電影打出高分。在2017年新年,超過180家戲院都在放映《謝謝你》,電影的票房也順利超過了10億日圓。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電影劇照。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電影劇照。安樂影片提供

MAPPA 和片渕須直深受鼓舞,上映兩週時,又開始了新一輪眾籌。這次,他們的目標是讓片渕須直帶著《謝謝你》走出日本,走向世界。片渕須直自己希望能夠親自去到海外,向觀眾解釋《謝謝你》是一部怎樣的電影。預計目標一千萬日圓,一天之內又達成了。「如果我不用完這筆宣傳費,或許會被人批評了。」片渕須直用這一千萬日圓預算,親自去五到八個國家地區推廣這部電影。「電影不應該是我純粹做出來給觀眾看,我希望他們可以給我反饋,我很珍重他們的意見。」

他不否認,面對觀眾也許是創作人或導演「額外」的工作。當電影製作完畢,登上媒介,他們的工作本來應該完成了。作品就像是他的子女,片渕須直坦然接受了這份工作。

片渕須直也有別的工作。他在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映畫學科擔任講師,講授《映像表現・理論Ⅲ》《卒業研究ゼミナール》(畢業研討)和《アニメーションⅠ》(動畫製作)三門課。

「畫畫的能力,和做一套動畫的能力,這兩件事不一樣。」片渕須直相信就算一個人不會畫畫,依然可以做到動畫,「動畫講求流動感,只要你能領會這一點,就可能做到動畫。」

同學校有的老師也曾是他的學生,以及其他大學生,不少也加入了《謝謝你》這部電影的製作,在故事的後半,大量運用不同表現手法呈現爆炸,空襲等畫面,從寫實的平淡生活變化出了許多有想像力的視覺。

在電影裏,炮彈落下來變成一點點的水彩,或者整個畫面立刻全黑的畫面都令人記憶深刻。「這就是一位完全不懂畫畫的老師製作出來的。」片渕須直認為很多人都可以學會動畫,只要懂得鏡頭語言,懂得捕捉動作,任何人都可以學到動畫的技藝。他即刻打開 Thinkpad 存好的圖片,一張張復現當時的草圖與效果。不只結果與反饋,連創作過程他都保存了起來。

《電影旬報》回顧整個2016年的電影成績表,將該年度的十佳作品第一位授予了《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也將最佳導演頒發給了片渕須直。
《電影旬報》回顧整個2016年的電影成績表,將該年度的十佳作品第一位授予了《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也將最佳導演頒發給了片渕須直。攝:林振東/端傳媒

他感謝當初看到這個故事的另一批人。「在投資者不太看好這部作品的時候,這些人信任這樣一個故事,相信戰爭只是這部作品的內容之一。」

這似乎從另一角度豐滿了這部電影。它的集資靠群策群力完成,它的製作也依靠大家的力量。儘管大多數電影都靠團隊工作完成,卻難得有這樣的景象。導演的知音推薦了這部作品,電影行業以外的熱心讀者和觀眾協助完成眾籌,動畫工業以外的老師和學生參與了創作和製作。電影結束之後,密密麻麻的工作人員與三千多位眾籌人士名單因此更是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

《電影旬報》回顧整個2016年的電影成績表,將該年度的十佳作品第一位授予了《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也將最佳導演頒發給了片渕須直。至此,一共兩部動畫電影奪得過十佳首位,另一部是1988年的《龍貓》。而旬報最佳導演,此前從未授予過任何動畫電影導演,即便對片渕有師長情誼的宮崎駿也未受此嘉獎。

「我之所以能做到這樣的事,是因為在日本有一批人相信我。」片渕須直感謝「人的力量」,「而且他們需要我做這樣的事。」他感謝當初看到這個故事的另一批人。「在投資者不太看好這部作品的時候,這些人信任這樣一個故事,相信戰爭只是這部作品的內容之一。」這一批人讓片渕須直終於大膽採用了眾籌,在大銀幕呈現了如此細膩又溫婉的故事。

「這個故事想說的,不只是戰爭。」這是他那天唯一口頭的註解。戰爭之外,打動觀眾的東西,他不講了。或許關於生活,關於體驗,如果你是那「另一批觀眾」,也能看到。

訪問整理:Michael 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