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挪威寶寶說,爸爸喜歡替我換尿布

挪威的男人為什麼自自然然就當上奶爸?因為他們是這樣長大的,社會是那樣跟他們說的。


在中國,比較少男士會幫忙照顧小孩。
在中國,比較少男士會幫忙照顧小孩。攝:Imagine China

過年放假前的最後一天,各種同學微信群搶紅包都搶得熱火朝天。男同學們都在抱怨:熊孩子放假在家太煩,情願去上班。有個男同學分享自己的經驗:我在我家車庫玩手機玩了半個小時了,等我再抽根煙上去。

估計如果他們看到我家的日常會比較震驚吧。我們家經常會出現如下畫面:

「我不要媽媽換尿布,我要爸爸給我換!」

我老公聽到我家二爺的呼喚,會屁顛屁顛跑過去把二爺熟練放倒,脱褲子,擦乾淨屁股,換好新尿布,穿上褲子,動作行雲流水,來作客的親戚都看呆了。

我表哥悠悠地來了一句:「我女兒都18歲了,我這輩子都沒換過一次尿布。」

有個朋友剛生了第二胎,在微信上說她家老大也要黏着她睡覺,她一個人同時哄睡兩個孩子實在是使出了「洪荒之力」。我特別不識相又特別自然地回了一句:你老公在幹嘛?讓你老公帶着老大睡就可以了。然後,她淡淡回了我一句,我兒子不要他爸爸。

我不知道怎麼接話,我可以說:我家二爺也不要我哄睡,只要他爸爸嗎?

上週我老公把孩子從幼兒園接回來,一臉嚴肅地說,有個事情我得跟你談一下。我一臉茫然。結果,他說:「二爺在幼兒園大便很困難,這可怎麼辦啊,你明天一定去藥店去問問藥劑師……」然後第二天早上,老公一臉歡喜跟我邀功,說昨晚給二爺吃的藍莓果然有效,今天早上大便就很輕鬆,不過你今天還是去藥店再問問……

這就是我老公作為一個奶爸的日常,毫無違和感。

「在挪威育兒」這個話題太宏大了,當初打算寫的時候,框架搭得很大,挪威的醫療幼兒園之類都涵蓋了,但寫完大框架,覺得好像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干脆好好說:在山的這一頭,海的這一邊,一個叫 Vanndar 的男孩是怎麼成為一名合格的奶爸的。(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挪威奶爸是怎麼長成的

在斯塔萬格醫院的酒店裏,35歲初為人父的 Vanndar,正在給剛出生的寶貝換尿布。他一直覺得自己沒有準備好當爸爸。

由於「免費」的醫療制度,妻子整個孕期的檢查很有限,能省則省。整個孕期他就陪妻子去過醫院兩次,一次是18週做超聲波檢查,他得到幾張圖片,知道了孩子的性別;另一次就是到醫院生產,其他都是在健康站靠助產士(Jordmor)「手摸、尺量、木筒聽」這種最原始的方式完成檢查。

對於孩子,除了妻子隆起的肚子,和家裏新添置的嬰兒推車、嬰兒汽車座椅、嬰兒床、嬰兒衣服之外,他沒有太多直觀的感受。

可是,當陪着妻子經歷了10小時的陣痛,拿起剪刀剪斷臍帶的那一刻,他覺得,他準備好了。

這35年來,沒有人告訴他怎麼當爸爸,他也沒參加過「新手爸爸培訓班」,又好像,他人生的這幾十年一直在為當好爸爸準備着。正如此刻,他接過哭鬧的孩子,嫻熟地換好尿布和乾淨的衣服,當年在幼兒園給玩具娃娃換尿布的記憶,彷彿還在昨日。

他上幼兒園的時候,只有4顆牙,吃不了幼兒園提供的統一的午餐全麥麵包。幼兒園給他定製了麥糊,吃了幾個月,他也就跟別的孩子一起吃麵包了。第一年,他還不會走路,幼兒園每天一個半小時的戶外活動,阿姨就把他放在沙坑裏或者草地上。他和小夥伴們嘗過幾次沙子泥土的味道,下雨天喝了幾次泥水,下雪天吃了幾口雪之後,就學會了像兩歲的大孩子一樣走路。

爸爸媽媽每天8點鐘把 Vanndar 送到幼兒園,4點鐘接他。春去又東來,他學會了很多兒歌、跳了很多舞、聽了很多個故事。每週一次遠足,有時候坐公車去市中心餵肥碩的鴿子和海鷗,有時候是坐小火車去農場看一頭牛悠悠吃草,又或者是步行3公里去湖邊樹林野餐。

他最愛的水杯顏色是粉紅色,愛蜘蛛俠也愛白雪公主。他最喜歡的玩具是火車,跟女孩子們一起玩過家家酒也不錯。他最喜歡的是幼兒園每年定期舉辦家長咖啡、夏季燒烤派對、露西亞節早餐、聖誕慶祝活動,可以跟爸爸媽媽撒嬌多吃塊蛋糕多吃個烤腸。

Vanndar 還不能從1數到20,但知道什麼時候說「謝謝」和「對不起」,出門活動前自己穿好防風服,吃飯之前要洗手,玩好玩具要收好,不可以搶別人的玩具,不可以打人,不可以浪費食物。這些幼兒園的「規矩」,他都做得很好。

他已經是幼兒園小班最大的孩子了,他每天都會「照顧」1歲的 Margareta,把心愛的小火車給她,幫她搭城堡,帶她挖蚯蚓。

三歲的夏天,Vanndar 終於戒掉了尿布,和小夥伴們一起上了大班。他們又從「大孩子」變成了「小孩子」。他們幾個三歲的孩子總是屁顛屁顛跟着大孩子後面跑,大孩子們有時候帶着他們瘋玩,有時候又嫌棄他們太小。

他們漸漸開始了自己的小圈子社交活動,一週會請一次小夥伴來家裏吃飯。斯塔萬格是移民城市,班上大部分小朋友,父母有一方是外國人。反正小朋友們都講挪威語,並不影響來往。但請小朋友來家裏玩的前提是,他要全權負責招待照顧小朋友。爸媽只負責做飯。

因為 Vanndar 很愛唱歌跳舞運動,爸媽就幫他報了舞蹈班和體操班。一學期也就 970nok(約900港元),爸媽也並不指望他學到什麼,就是活動活動筋骨,去玩一玩。他和弟弟的體操課在同一時間,這樣爸媽一人管一個,爸爸全程負責接送。

幼兒園阿姨當初是不大贊成他有兩個興趣班的,怕他太累,一般上小學之前的挪威孩子一週也就一個活動。可是,看他堅持得很好,也沒再說什麼。

這時,妻子打斷了 Vanndar 的回憶:「親愛的,趕緊在醫院就給孩子申請人口號碼(相當於中國大陸的戶口),這樣我們可以第一時間排到家門口最大的那個幼兒園。」

挪威政府還立法將2009年之前的6週的爸爸假增加到10週,就是為了讓爸爸有更多時間和孩子相處。
挪威政府還立法將2009年之前的6週的爸爸假增加到10週,就是為了讓爸爸有更多時間和孩子相處。攝:Norah Levine/AFP

普通的挪威孩子從1歲就可以上幼兒園。

在每年幼兒園截止報名前,家長都可以拿孩子的人口號碼在網上排隊,每個孩子可以選擇4個心儀的幼兒園,沒有地區限制,但一般來講都會選擇家附近的幼兒園,因為誰也不願意每天早上驅車1小時送孩子上學。

排隊截止後,幼兒園開始統一分配位置,你選擇的幼兒園如果有位置都會給你寫信,你可以選擇你最想去的那一個;也有一種情況是,家門口的幼兒園都沒有位置給你,但政府會保證分配給1歲以上的孩子一個位置(但可能把你派到離家10公里之外)。

當然,你永遠有權利拒絕。政府對於1歲以上2歲以下不上幼兒園的孩子,給予經濟上的補助,12-18個月每個月5000nok(約4500港元),18-24個月每個月3000nok(今年開始改為12-24個月每個月6000nok)。

挪威的幼兒園有私立和公立之分,私立幼兒園大多是教會的幼兒園。也有大小之分,大的幼兒園可能有上百個孩子,而小幼兒園可能就兩個班不超過20個孩子。

除了午餐稍有差別外,幼兒園設施和教育大同小異。個別幼兒園可能以創新教育或者良好伙食而著名。但幼兒園收費標準和政府補貼是一樣的。除去政府補貼外,幼兒園每月收取2500nok左右的費用——這在物價奇高的挪威來講已經相當便宜了。

釣魚喝咖啡順便照顧孩子

妻子因為順產,恢復得很好,在醫院酒店住了3個晚上就回家了。

他們絕對按照之前決定的產假計劃執行。按照挪威的生產福利,在生產前10個月裏,有6個月是在職工作的婦女(病假、產假也屬於正常的「工作時間」),夫妻雙方可以共享46週的全薪假,或者56週的80%薪假,而其中有10週必須是給爸爸的,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媽媽是不能佔用這10週的假期,同樣,預產期前3週和生完孩子後的6週,是一定要給媽媽的,爸爸是不能享用的。

此外,爸爸和媽媽不能同時享用假期,就是說一方在休假,另一方必須工作或者休年假或者病假。產假可以申請延期使用,但必須在三年內用完。

這樣的產假制度,造就了挪威每年5-7月的生育高峰。因為這樣的話,選擇休56週80%薪資產假,再用點年假就夠照顧到孩子1歲多上幼兒園。

他們當初也是算好了時間很幸運地讓孩子在7月初出生。盤算着先讓妻子先休完產假和年假再去上班,而 Vanndar 就休10週的爸爸假,等休完爸爸假,孩子就可以上幼兒園了,完美銜接。

他有個中國同事上個月剛當了爸爸,他已經想好了可以跟同事一起休爸爸假,到時候一起釣魚喝咖啡順便照顧孩子。他已經開始憧憬產假時光了。

他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拿出日曆本,跟同事約一起休爸爸假。可同事說,他的岳父岳母已經辦好了9個月的探親簽證,來幫他帶孩子。等岳父岳母回了中國,同事的爸媽再過來9個月。他們已經排好了「輪班日曆」了。這樣,他們夫妻都只用休46週的全薪產假,孩子也不用1歲就能上幼兒園。

他想起同事說過,在中國,一個男人如果在家帶孩子不工作,會被周圍人看不起的。他一直無法理解這一點。他更無法理解的是,中國的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們)會犧牲自己的生活幫忙照顧孩子,而孩子父母們為了工作放棄親自照顧孩子。

「照顧家庭」是對男人的期許

他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男女平權」。為此,挪威政府還立法將2009年之前的6週的爸爸假增加到10週,就是為了讓爸爸有更多時間和孩子相處。

在挪威社會長大,他知道這個社會的準則和對男人的期許,如果一個男人只顧賺錢不顧家庭,是不被認同的。

他有個朋友叫 Isak,曾經跟他提過娶中國妻子的好處。Isak 是從事 offshore 工作的,這個工作收入不菲,然而離婚率奇高。因為工作要求離家去海上石油平台連續工作兩週,然後在家休息四週。Isak 所在的工作小組一共6個人,其中5個都離婚了,只有 Isak 婚姻穩固,去年還生了第二個孩子。Isak 的同事曾問過他婚姻幸福的秘訣,Isak 笑笑說,大概是因為我娶了個好脾氣的中國太太吧。

從醫院回來以後,Vanndar 的爸媽就來看過一次孩子。坐了2小時就走了。

挪威的法定退休年齡是67週歲。Vanndar 的爸媽都還年輕,都有全職的工作。不過,媽媽承諾說,週末有需要的話可以給她打電話,她每個週末上午可以過來兩小時,這樣他妻子能多睡一會兒。但妻子一次也沒有主動打過電話,爸媽自己來過幾次。

岳父岳母倒是退休了,不過他們在德國買了房子,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德國,難得回來小住幾天。他們也就在孩子的洗禮上出現過一次。

七月18度的陽光真好,滿大街都是推着嬰兒車的年輕爸爸媽媽們。

眼看着10週的爸爸假快要結束,他覺得這個屬於他和孩子的夏天太短,遠遠不夠。Vanndar 推着嬰兒車,想着孩子有點便秘要去買盒藍莓——走在街頭,迎面走來的中國遊客隨手拍下了這一幕po到網上,他不知道在山的那一頭海的那一邊,有個關於他這個北歐奶爸的美麗傳說。

異鄉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