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國際婦女節,華盛頓號召「沒有女性的一天」 冀凸顯女性不可或缺的經濟角色


參與婦女節遊行「Day Without a Woman」的人士中,仍然有不少人反對特朗普。
「沒有女性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運動的參加人士當中,不乏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對者。攝:Lucas Jackson/Reuters

3月8日國際婦女節,美國網絡女權組織「華盛頓女性大遊行」(Women’s March on Washington)發起「沒有女性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號召全球女性當日罷工及上街遊行,以喚醒社會關注女性在職場遭遇性別歧視、男女同工不同酬等性別不公義情況。

早在今年1月,相關組織曾在華盛頓發起「女性大遊行」,獲50萬人參與,一同對多次發表性別歧視言論的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發出怒吼;運動更得到全美以至全球多個城市響應,人數估計達到470萬。

主辦單位官方網站就「沒有女性的一天」的運動簡介中,號召響應者在婦女節當天身穿紅色衣服以示團結,暫停有償及無償的勞動,並且只光顧由女性或少數族群經營的小商戶。

主辦單位希望運動能凸顯女性在美國及全球經濟中不可或缺、卻又往往被人忽略的經濟力量,並呼籲大眾正視女性及性別表現不一致者(gender non-conforming people)在經濟活動中遭受的歧視。

主辦單位表示,此次遊行是受到紐約也門裔雜貨店集體關店及全美移民在「無移民日」(Day Without Immigrants)罷工、示威的啟發。今年2月,為抗議特朗普對7個伊斯蘭國家發出入境禁令,紐約市約1000家由也門裔所開辦的雜貨店集體關店,以凸顯移民在紐約社會、經濟等範疇的重要角色。

不少女性正身處於最弱勢的社群當中,由於經濟狀況朝不保夕,甚至連站出來抗爭的能力也沒有。我們也為她們抗爭。

「沒有女人的一天」主辦單位

1月那場反特朗普遊行,令主辦單位迅速受人關注,也為婦女節這場「沒有女性的一天」運動增加了號召力;不過,主辦單位強調只針對特朗普的性別歧視言行和政策並不足夠,還要宏觀地關注當前新自由主義對社會福利供給、勞動權益等的攻擊,特別是非白人女性、移民女性、女性勞動及失業者的處境。

評論指,這場由多個公民組織及建制派的知識份子共同組織的行動,顯示美國新社會運動走向左翼,且明確批評了全球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精英女權主義。

不過,亦有批評者認為,這場運動本身仍然由美國白人、中產、在職女性主導,一些真正處於經濟邊緣弱勢的少數族群、移民、失業女性,根本無法輕言罷工一天,甚至「無工可罷」,等同被這場運動排擠在外。有批評者更形容,即便主辦單位宣稱會為那些無法參與罷工的女性發聲,但依然掩飾不了這是一場「特權女性抗爭」的事實。

2017年3月8日,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裴洛西 (Nancy Pelosi) 在美國國會大廈外向遊行人士表示支持。
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國會外發言,向遊行人士表達支持。攝:Joshua Roberts/Reuters

國際婦女節的全球現場

在華盛頓,大批參與者手持標語,抗議特朗普政府的「反墮胎全球噤聲令」危害女性的生育自主權;也有人為入境禁令、北達科他州油管工程復工等人權議題發聲。國會民主黨女議員也離開工作崗位,上街表達對這場運動的支持。

在紐約、費城等多個美國主要城市亦有人響應運動。儘管全國各地遊行的規模無法比擬1月的反特朗普「女性大遊行」,但北卡羅萊納州、維珍尼亞州和馬里蘭州皆有學校因女性職員罷工而停課。

身為一名教師,參與這場罷工是需要掙扎的,因為你離開了你的學生一整天。但老師使用許多教學方式,包括身教,而今天我為我的學生示範了爭取社會正義。

參與罷工的特教老師 Maribeth Whitehouse

矽谷多家科技公司也對這場運動表達了支持。其中,近日深陷性騷擾醜聞的 Uber 向員工發信,鼓勵他們參與相關運動;Facebook 則發起24小時直播,與全球知名的商界女性對談;Tinder 則為此向女性組織捐獻25萬美金,包括受反墮胎噤聲令影響巨大的「美國計劃生育聯盟」(Planned Parenthood)。

另外,全球多國亦有趁着婦女節舉行的抗爭運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女權團體繼續為了爭取「上空權」(編註:今年1月,當地警方在海灘驅趕一批裸露上身曬太陽的女性,引發當地女性爭取衣著、身體自主權的抗爭)以及抗議暴力及不平等的墮胎法而發起遊行。而同樣不滿於國家墮胎法令的愛爾蘭及波蘭的女性組織,也在這天走上街頭,繼續向政府施壓、爭取墮胎權。

在澳洲,由於逾1000名女性員工罷工抗議性別薪酬差距,數十間嬰幼兒照護中心在當天下午3時20分關門;據抗議者計算,在同工不同酬之下,女性員工在每天的3時20分後等同無薪工作。

土耳其抗議者則忽視政府的集會示威禁令,在婦女節前的週末上街抗議日益嚴重的政治打壓,以及政府對性別平等的蔑視。相關和平抗爭卻遭遇警方發射橡膠子彈鎮壓。

2/3
在美國,女性佔最低薪資族群的三分之二,其中逾一半為非白人女性。

聲音

他們(政府)似乎在等着我們失去興致,但我不認為那會發生。我想很多人對此非常認真,而且不願意看着他們的國家被特朗普摧毀。

舊金山抗議民眾 Shannon Craine

我對於女性,以及她們在我們的社會經濟結構所扮演的至關重要的角色,有着無比尊重。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婦女節發布的 Twitter

參與抗爭遊行給了你機會,將你的憤怒導向正面的事情。

華盛頓自由廣場抗議民眾 Barbara Balducci

來源:半島電視台QuartzFortuneBBC赫芬頓郵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