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變動中國

抵制樂天,網絡時代下民族主義的進化

中國民眾抵制南韓樂天,和曾經抵制法國家樂福、日本車、菲律賓芒果乾……有什麼不同?


韓國樂天集團2月27日召開董事會,決定把地皮轉讓給國防部用於部署「薩德」系統。中方對此表示不滿。圖為中國遊客過往於韓國樂天購物。
韓國樂天集團2月27日召開董事會,決定把地皮轉讓給國防部用於部署「薩德」系統。中方對此表示不滿。圖為中國遊客過往於韓國樂天購物。攝:張和平/Imagine China

2月27日,南韓樂天集團(Lotte)決定將其擁有的一塊高爾夫球場地和南韓軍方交換,以便軍方配合美軍部署薩德系統(THAAD)。隨即,在薩德問題上沉寂了一段時間的中國官媒集體發聲,以新華社一篇《中國不歡迎這樣的樂天》為首,將樂天集團架上「中國國家利益」的審判台,揚言抵制這家在中國持有如零售超市、免稅店、食品等眾多業務的南韓企業。從共青團中央到《環球時報》紛紛跟進,各級黨媒、官媒、新媒體層層浪浪,甚囂塵上。

反樂天,乃至反韓浪潮澎湃洶湧,劍走極端。不過從當前局勢出發,北京煽風點火把路走絕,似乎也有獲利可言。

首先是北京在東北亞詭譎局勢中面臨的困局。北韓核問題一步步走到今天,並不意外。中國似乎在朝鮮半島陷入「兩面作戰」:在北韓,金正恩政權和中國交惡,北韓報刊不點名批評中國,導彈試射不斷,北京曾經試圖庇護的金正男,也斃命海外;在南韓,總統朴槿惠不到兩年前還親臨天安門城樓,觀摩中國閱兵,今天兩國卻因為薩德問題而反目。

北京的外交算盤,瞄準南韓內政

經歷了改革開放的中國,其龐大的國家機器在北韓面前可以算是相當透明。軍事調動、戰略籌備,北韓雖不能說完全掌握,也必定能摸個大概。而北韓這些年的政治清洗與極權建構,讓中國掌握北韓的動向變得極其困難。更關鍵是:在中國高層中不乏同情北韓者,或至少為了韓戰等意識形態資源,而不可能輕言割席。反過來,北韓高層還有多少人會聽北京的話?是否還有人敢聽北京的話?答案不難想到。

在這種局面下,中國與其說是無法下定決心遏制北韓,不如說是根本缺乏遏制北韓的能力。北韓的核武器已經將北京納入射程範圍之內,金正恩到底打着什麼算盤?北京恐怕比首爾更緊張,也更無力。如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閻學通所言,中國面對北韓,可出的牌已經十分有限:最終選項只剩下兩個,要麼是對華友好的擁核北韓,要麼是與華敵對的擁核北韓。

中國事實上能希冀的,只有南韓不升級局勢,然而從2016年至今,圍繞「薩德」的部署,中國咄咄逼人的外交姿態讓南韓部署薩德更加堅定,這一希望也轉為不可能。

在這種局面下,南韓的內政麻煩,成為中國部署力量的最重要突破口。朴槿惠遭遇彈劾即將下台,而根據民調,對北韓更友好的在野黨民主黨,很可能在之後的大選中勝出執政。另一方面,南韓民眾長期以來並沒有對中國的強烈敵意。中國有反日、反韓、反美浪潮,南韓有反日、反美浪潮,而「反中」則不在其主流選項中。中國對南韓企業開刀,也正是看準了南韓民意較不反中的缺口,之後南韓政局可能調轉風向,大概也在北京的考量之中。

這種抵制─扭轉戲碼之前早有先例。中國網民們上一次抵制的,是菲律賓芒果乾,以抗議南海仲裁。然而菲國總統杜特地上台之後,中菲之間又迅速進入蜜月期,甚至藉此機會,中國將東盟集體在南海問題上對抗的勢態也予以弱化和拆解。針對南韓,這次是否又會是同樣的戲碼,耐心等待其內政上的轉換?

而這些外交上的考量,基於中國政府更自信的內部基礎:極端民族主義已經成為可以嫻熟控制的政治力量。

08年抵制家樂福翻版?

有人會認為,抵制樂天,只是綿延多年的中國民族主義狂熱的又一波浪潮。煽動起極端民族主義,後果可能會很可怕:2008年中國人不是抵制家樂福嗎?2012年不是開展反日遊行、打砸日本車嗎?

可抵制樂天,也許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們先看前兩次事件。

第一件,2008年,在北京即將舉行奧運前夕,拉薩發生抗議和暴亂、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會見達賴喇嘛、奧運火炬傳遞在巴黎遭遇搶奪等等事件,引發中國民族主義對抗西方媒體「假新聞」(如CNN的報導)。在中國多個大城市,遊行人士聚集到家樂福超市門口抗議,焚燒法國國旗。

第二件,2012年,日本民主黨政府為避免右翼購買釣魚島,準備將其國有化,引發中國數十個城市反日遊行,民眾上街抗議,呼喊口號,在很多地方打、砸日系轎車,攻擊店舖,乃至打傷路人。

在這兩宗事件中,中國中產階級都絕非上街主力,而且可能深受其害。民族主義看似是政府煽動下,由底層延燒上社會的野火。尤其是2012年的反日遊行,不少中產民眾,不敢開車上街,日系轎車以其物美價廉而成為新興中產的代步工具,而「暴民打砸」,則以「反日」的旗號展示出了「屌絲翻身做主人」的階級暴力。這些遊行抗議傳遞出鮮明的符號:反社會秩序。

2012年反日遊行時,民間流行這樣一種揣測:反日遊行造成的混亂,是掌管政法系統的周永康等人的陰謀,旨在擴大自身權威,或是在權力鬥爭中營造籌碼,給政治對手「添亂」。

且不論這一猜測是否合理。我們至少看見一種可能性:民族主義的火焰稍有不慎,可能成為中國政府和社會難以收放的幽靈,反噬中國的中產階級,甚至吞噬政府。

官辦激進民族主義成型

而到了抵制樂天,或早前抵制南韓明星時。民族主義情緒的調用方式和展示手法,已經迥然不同。

經過數年整頓,共青團系統已經由新技術官僚的上升階梯,變成了面向青年人的互聯網時代新媒體。我在之前文章中已經說過,由共青團這樣的新媒體平台,組成了文宣系統中新的板塊:體制內激進派。

相比從前的烏有之鄉、四月網等民間、半民間團體,今天的激進民族主義聲音,直接由黨、政府旗下的機構來宣揚。從前的民間激進民族主義力量,要麼直接被收編吸納,要麼被黨管新媒體的聲浪直接蓋過。在微信上,共青團中央、學習小組等等平台,甚至是《人民日報》的公眾號,都分分鐘可以達到10萬+的瀏覽量。

「官辦激進民族主義」的誕生,達到了兩個效果。其一,原先調動民族主義的宣傳機器更加聽話,我們很難再將共青團這樣的媒體造勢視為「煽動民族主義攫取政治資本」的手法,其一收一放,都在統一的掌握之中,它可以扮演輿論先鋒,最激進的角色,但該停下來扭轉輿論的時候,也會一剎那剎車。

其二,藉助新媒體平台的激進民族主義宣傳得到官方背書,不再需要以民間團體的形式。原先在論壇、微博上聚集半地下組織的抗議和抵制行動,也由民間、半民間變為「官辦」。

抵制樂天,新輿論模式試水

這意味着,在消費熱潮更旺盛,中產階級不斷壯大的今天,激進民族主義由原先的小圈子、可控性低的激烈群眾運動,變為更加個人化的抵制行為——如《環球時報》在其社評「打擊樂天懲罰南韓」中所說:「沒有必要搞一個轟轟烈烈的抵制南韓貨運動」。身為中國公民,你只需要以個人身份,避開南韓品牌,不去旅遊,不搞代購,換個「替代品」就可以了。

激進民族主義不僅不再對中產構成威脅,反過來變成最適合中產使用的意識形態。

也就是說,從前的抵制活動,是人們聚集到敵人面前,宣揚聲勢,彼此串聯,齊喊口號。今天官媒眼中的理想抵制,是人們在家裏上微博、微信發帖、轉載,清空自己的淘寶購物車,取消攜程上預訂的濟州島來回機票、把「歐巴」換成國產「愛豆」。

於是,正如中國政府可以「將互聯網的果凍釘在牆上」,用防火牆、網絡評論和引導控制住中文互聯網,民族主義的野火,也可以在新技術時代轉化為打火機裏的燃料與燧石。黨管新媒體代理激進民族主義的結果便是:激進民族主義不再代表某種和體制的沉悶慣性相抗衡的東西,它變得像是中南海的理性官僚們放出的迴旋鏢,脫手而出,聲勢振振,從容完成目標,最後穩穩抓回自己手上。

只不過,這把迴旋鏢,並不直接擊倒外交上的對手。在眼下,半島的政局讓北京決心拿樂天開刀,局勢判斷已經做出,天朝正押下手中能用的籌碼,加入一場賭局。而按照目前開出的戲碼,天平似乎暫時倒向了北京一邊。

(楊山,媒體人,中國政治觀察者)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