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七警案

David Tang:七警案硝煙未止,禍首卻被遺忘

不論當差的還是示威的,都把焦點放錯了。其實,七警也好,曾健超也罷,不過是果,香港特區政府高層,才是因。


2017年2月14日,七警案判刑,有市民在區域法院外示威。
2017年2月14日,七警案判刑,有市民在區域法院外示威。攝:Bobby Yip/Reuters

不論當差(當警察)的還是示威的,都把焦點放錯了。其實,七警也好,曾健超也罷,不過是果,香港特區政府高層,才是因。

大家應該還清楚記得,佔中本來不過是幾個堅守和平理性的讀書人想出來的,整個計劃無非不過是幾百個港人靜坐一下,然後乖乖的被拉被鎖,目的是透過自我犧牲的道德感召來爭取普選。什麼時候搞、又或者搞不搞得成,本來也是個問號。根據原來的劇本,就算搞得成,最多一天半天就閉幕了。

但不知是有心還是無能,特府高層就是一副不搞大件事不高興的模樣。2014年9月下旬,幾百個示威的走到政府總部抗議人大8.31決議,本來讓他們示一示威,過兩天要上班上學,人群自然會散去,但特府又要還押那時還不夠18歲的黃之鋒48小時,又要沒收民主黨的音響設備;到了9月28日,又不讓前來聲援的港人到政總,變相逼他們湧上干諾道,跟着更二話不說,放催淚彈,還要馬上拿出AR-15半自動步槍跟雷明登散彈槍出來。

這還不算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話,什麼才算?

於是,本來是幾個讀書人想出來的道德感召,變成數以萬計甚至十萬計的佔領行動了。跟着,不知是為了製造交通大亂以令港人討厭佔中,還是背後有什麼其他的政治目的,特府就是特意按兵不動,遲遲不肯清場。

遲遲不肯清場的結果,就是前線差人不停當更兼無假放,工作量超負荷了。而且催淚彈、AR-15半自動步槍跟雷明登散彈槍所惹出來的眾怒,幾乎全數自動轉帳到前線差人身上。下令的不是前線,前線的卻天天被罵,當然不忿。

這個時候的警隊高層應該做的,是如實匯報,力勸特府高層不要再煽風點火,政治問題應該政治解決,不要再犧牲前線。必要之時,為了港人跟下屬,就算是去職力諫亦理應在所不辭。

但是警隊高層似乎沒有這樣做。他們看來選擇了另一種方法去「安撫」下屬,就是任由甚至鼓勵仇恨滋生,把差人的不滿與積怒導向上街的。再加上什麼愛字頭的組織推波助瀾,不用多久,鼓吹仇恨這一招,見效了。

如是者,很多差人都以為上街的都是人渣,害他們做死,而許多上街的,都說警察個個是黑警是警犬,兩邊互相仇視。再加上佔領的也好,當更的也罷,都筋疲力盡了,而且見不到盡頭。在這種困獸鬥之下,類似七警案的出現,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政府布署失當之責被遺忘

就這樣,示威的都忘記了是誰逼他們上街訓街,當差的又都忘記了是誰小事化大,逼他們超負荷工作兼日日「被問候」。不知不覺間,特府高層布署極其失當之責,再沒有幾個提起了。

警隊新任一哥盧偉聰雖然沒有曾偉雄般的好鬥性格,但還是繼續助長這種風氣。對,一哥這個位置的確是左右做人難,又要贏得部下支持,又要贏得公眾認同。因此,說「感到難過」,我一點也不怪他,但他沒有同時提醒下屬身為警務人員的責任,而且更縱容下屬公開質疑判決,那就不像話了,根本是鼓勵三萬個下屬一味把自己當成受害人,從而埋怨别人。長此下去,七警案只會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與此同時,冤有頭債有主,示威的,拜託,不要一見差人就罵黑警了。你總不可以一方面責罵特府做事不合邏輯,另方面自己卻不問好歹,見差人就罵吧?三萬個警察當中,沒有好的嗎?你可知,你愈是這樣亂罵,就愈是中了計?

(David Tang,法律界人士)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