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宮風波 觀點

劉紹禧:香港故宮直接聘任建築師,注定引發政治漩渦

當年密特朗力排眾議直接聘任貝聿銘,從1984年1月起公眾輿論便一直挑戰這個政治決定……


西九文化區設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西九管理局直接委任嚴迅奇為設計顧問。
西九文化區設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西九管理局直接委任嚴迅奇為設計顧問。攝:盧翊銘/端傳媒

西九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近日宣布將於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並直接委任建築師嚴迅奇,惹起爭議。香港建築師學會近日發表的聲明指出,「直接聘任項目建築師,在香港和香港以外地方都非罕見」。的確,如果將公共和私人項目混為一談,直接聘用建築師的例子當然多不勝數,但若果只談「直接聘用」用於公共項目,則在香港和很多先進地方都非常罕見。誠然如聲明所言,巴黎羅浮宮博物館的擴建項目建築師貝聿銘是由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親自決定直接聘任的,但這個案之所以聞名國際,正正是因為這是少有的特例。如果忽視西九文化區以至國際上比賽或招標的慣例,以少有的特例推論出直接聘用建築師的決定正確和充份,恐怕難以令人信服。

直接聘任有違西九成立原意

當年密特朗力排眾議直接聘任貝聿銘,從1984年1月起公眾輿論便一直挑戰這個政治決定,批評之聲包括認為直接任命是密特朗宣示權力的手法、項目與周邊的藝術環境不協調、不認同金字塔的象徵意義及不滿貝聿銘的華人身份。一直到1985年5月,法國當局在羅浮宮現場以吊臂吊起四條大鋼索,模擬出貝聿銘所設計的金字塔形狀,作為公眾諮詢活動,爭議之聲才稍為緩和。正如很多業界前輩所說,每一個聘請方法都有其優點和缺點,儘管當年和今天的爭議點不盡相同,但羅浮宮的這段歷史亦正正說明了公共項目繞過相關法例直接聘用建築師,其缺點就是當中的決定有強烈的主觀性,必定帶來大規模和長時間的政治爭議。

正正為了令事件的討論向更好的方向發展,我們必須分別清楚,除了一些個別對嚴迅奇先生的人身攻擊外,社會的反對聲音一般都是建基於西九管理局的黑箱作業手法,認為偏離了成立西九管理局的原意。西九管理局成立的背景,是建築界和文化界一向對康文署等政府部門管理的公共設施頗有微言,那些場所基於管理的方便,很多時候使用一些倒模的設計,於是業界有聲音希望以官僚體制外的做法發展西九文化區。西九管理局的目的本來是利用官僚體制外的專業知識,令西九文化區的設計及管理有更佳的發揮空間。我們認為西九管理局本來有的三大金漆招牌,以往都能有效為項目避免爭議、為管理局聘請的建築師提供專注設計的空間,但在今次的政治旋渦下已大大損毀:

西九三大金漆招牌

一、公眾參與

自從西九項目的天幕設計和單一招標在2006年被推倒重來後,西九管理局一直舉行大大小小的公眾參與活動,Foster + Partners 設計的西九文化區總體規劃,已經成為公眾共識。這次黑箱作業的做法,大大偏離了西九管理局之前的方向。

二、委任專家

西九舉辦設計比賽時,都會成立評審團,專家成員來自世界各地,例如戲曲中心的評審來自中國、法國、西班牙及香港,M+ 的評審則來自西班牙、哈佛大學、紐約及香港。更重要的是,成立西九管理局,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引入體制外的專業人士進入管理局,憑着這些達官貴人在社會上的參與和地位,在公共領域中凝聚共識。林鄭選擇性諮詢夏佳理、羅仲榮,而非所有董事局成員,在已做決定之後才被知會的董事局成員,成了橡皮圖章之後,也無法不撲出來為決定護航。這便大大違反了委任官僚以外專家的原意。

三、設計競賽

(1)設計比賽才是西九的慣例

  • 只要審視一下以下的基本資料,就會明白一直以來舉辦設計比賽才是西九文化區的慣例:

  • 戲曲中心:由2012年3月用10個月時間舉辦設計比賽,由5隊入圍隊伍競逐。

  • M+:由2012年9月用9個月舉辦設計比賽,由6隊入圍隊伍競逐。

  • M+展亭:屬於較小型的展覽場地,雖然面積只有900平方米,但仍然以公開設計比賽形式徵集設計,最後由本地年輕建築師勝出比賽。

  • 西九公園及自由空間:最初2012年舉辦設計比賽,一共有7隊入圍隊伍,但後來因為項目縮減預算,2013年取消設計比賽,改為為設計顧問進行招標。

  • 第二批設施中,演藝綜合劇場亦有為設計顧問進行招標。

至於西九其餘核心設施的融資方案仍然待定。在以上已經塵埃落定的五個項目中,當中四個最初打算用設計比賽形式聘請顧問,即使最後並非用設計比賽,取而代之的並不是直接委任,而是改為為設計顧問進行招標。

(2)設計比賽才是超支元兇?

另一方面,建築署前高級建築師馮永基在傳媒訪問中表示:「設計比賽參賽者為了表現自己,往往提交較容易搶奪眼球的誇張奇異設計,難以控制成本。」對於這樣的片面看法,我們必須予以反駁。以西九的戲曲中心設計比賽為例,評審標準的計分表中建築設計佔40%,技術設計佔35%,可見當中並沒有過分側重建築的外表,參賽者必須在建築設計和成本效益中都得到相當高的分數才能勝出。而且馮先生所說的「搶奪眼球」是評審團的眼球,我相信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評審,有專業知識去判斷是非。再者,建築項目超支的因素相當多,建築師學會近日發表的聲明亦有予以反駁。

(3)直接委任有助保密?

有說法認為,直接委任建築師有助項目保密。如果假設保密是必須的,我認為西九管理局已經於保密期間採用直接委任的方式完成前期顧問及可行性報告,列出項目的基本要求,只要在保密期間寫好設計要求及比賽章程,項目公開後方舉行設計競賽,選出項目建築師,只是時間安排問題,並不影響保密要求。

在政治旋渦中保持專業持平

至於作為代表專業人士的團體,在這紛紛擾擾的政治旋渦中,牽涉多個界別的利益,甚至特首選舉的局勢,要保持專業持平,就必須回歸到基本的專業觀點:要保障付費者的利益,防止圍標或者開天殺價,最簡單但亦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保持投標的競爭性。競爭可以分為設計上的競爭,或者價格上的競爭,採用設計比賽並不是必然,各種採購方法都有不同的側重點,但是最基本的原則就是採購方法要公平公正,確保廉潔,這是建築師專業訓練的一部分,在大學時已經有教。由大型設計比賽、雙信封招標到最簡單的報價單,也是希望以最合理價格,得到指定質素的服務或貨品。

作為香港的建築專業的一份子,我們深深明白在香港做建築設計面臨諸多困難,而且設計博物館在香港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業界一般都期望社會能給予一個寧靜的空間讓建築師能更加專注設計,對嚴迅奇建築師面對的情況很是同情。但是爭議的消失絕對不能建基於大眾的噤聲,避免爭議應該是西九管理局的責任。過往證明三大金漆招牌:公眾參與、委任專家、設計比賽這些手法都能有效避免爭議,讓以往項目的建築師能專注於設計和專業的範疇。相反,為了讓「嚴先生可以專注建築設計」,於是為「直接聘任建築師」這些高度主觀的政治決定說項,在公眾的眼光裏只會淪為政治酬庸,甚至誤會為個別特首參選人護航,最後徒使爭議擴大,只會適得其反。

(劉紹禧,建築師、思政築覺成員)

香港 香港故宮風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