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宮風波 香港

專訪參與西九規劃園境師:社會20年討論,故宮博物館一朝推倒?

陳元敬說,西九文化區配套環環相扣,建築物間如何互動全都研究過。「這是一個大家花了二十年功夫的地方,要改變整體規劃,不是幾個董事說了算。」


曾與參與把Norman Foster的構思與設計概念發展成具體圖則的香港園境師學會副會長陳元敬。
曾與參與把Norman Foster的構思與設計概念發展成具體圖則的香港園境師學會副會長陳元敬。攝:羅國輝/端傳媒

聖誕前夕,香港人收到一份突如其來的「禮物」。

12月23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造訪北京。期間她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的身分,跟北京故宮博物館簽訂備忘錄,公布特區政府將在西九文化區興建故宮博物館,由馬會信託基金斥資35億元,2017年動工,2022年亮相。

原先計劃建大型表演場館的選址,將成為故宮博物館座落地。此項目,管理局事前絕口不提,香港市民絕大部分都不知情。結果消息一出,社會意見兩極。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12月25日出席一個論壇時,稱道香港建故宮博物館是好事,「能吸引更多遊客,香港人又有多個好去處」。對於西九管理局事先沒有諮詢公眾,她為當局解畫,說「有時來個驚喜也不錯」。

另一邊廂,西九管理局前行政總裁連納智(Michael Lynch)卻為此「大吃一驚」(gobsmacked),認為管理局不能繞過公眾諮詢,貿然拍板推行項目。他補充,這有違西九文化區一貫做法,「相當不尋常」(rather extraordinary)。

一片爭議聲中,西九管理局在12月31日凌晨發2000字聲明反駁,回應坊間種種質疑。

可是聲明能釋除所有疑慮嗎?多年來參與西九文化區的總體園境規劃及設計、香港園境師學會副會長陳元敬就認為,很多疑團仍懸而未決。「交代」,成為了他整個訪問念茲在茲的詞語。

圖:端傳媒設計部

「西九規劃是一個整體」,牽一髮動全身

西九管理局在聲明說,香港故宮博物館能為西九文化區「增添文化景點和吸引力」,也相信它與文化區內其他「正在興建或規劃中的核心藝術文化設施極其配合」,不會格格不入。

但有份制定西九圖則的陳元敬卻不以為然:「西九文化區是一個整體,改變了一個建築,整個規劃也隨之然受影響。」

他回憶道,2009年,西九文化區替園區整體設計,全球招募作品。當時合共有三支團隊參加,2010年經公眾諮詢、投票後,選出了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團隊、名為「城市中的公園」的設計。

陳元敬認為西九文化區是一個整體,改變了一個建築,整個規劃也隨之然受影響。圖為Foster + Partners 設計的概念圖。
陳元敬認為西九文化區是一個整體,改變了一個建築,整個規劃也隨之然受影響。圖為Foster + Partners 設計的概念圖。Foster + Partners網頁

「雖則是個概念方案,不過我們都能清楚看到裏面的格局。」陳元敬說,現在被剔除、改為興建故宮博物館的大型表演場地,早已包括在當時的設計中。因此,他與團隊一直根據Norman Foster的構思,把設計概念發展成具體圖則,在2011年12月提交城規會,2013年1月獲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批准。

他強調「整個園區配套皆環環相扣」,建築物之間如何互動均深入研究過。比如,西九文化管理局在2011年9月,到油尖旺區議會介紹發展圖則方案時,便提及過要有一條至少闊20米的海濱走廊,「使中央公園與大型表演場地和展覽中心相互呼應」。

西九文化區是一個整體,改變了一個建築,整個規劃也隨之然受影響。

西九園境規劃師陳元敬

大型表演場地也一樣。陳元敬說,在原先的設計裏,附近的地下空間、園區內的商店、零售和娛樂場所都跟大型表演場地有莫大聯繫,「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場地隔鄰的廣場,更是用來支持大型表演場地,增加在城規會通過的機會。

現在選址變了故宮博物館,陳元敬不禁反問:「那是否仍需要原本的配套?它們怎麼辦呢?」

「現在這種做法不是很說得通。」

原先的大型表演場地,設計是橢圓型建築物,現時故宮博物館的設計似乎是盒狀,所以評估數據通通變動了,理應重新做過。

西九園境規劃師陳元敬

牽一髮動全身。陳元敬說,除了現在整體規劃被破壞,連帶原本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也受影響。他指出,環境評估中最受今次事件影響的,應該是視覺影響評估(Visual Impact Assessment),即建築物對於鄰近區域景觀的影響。

「西九這個位置很顯眼,從山頂、港九多處都能看到。原先的大型表演場地,設計是橢圓型建築物,現時故宮博物館的設計似乎是盒狀,所以評估數據通通變動了,理應重新做過。」

可是西九管理局對此隻字不提,又沒有公開興建故宮博物館的技術數字,「從專業角度看,這概念上也是有問題的」。

2016年12月23日,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在北京出席「於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媒體發布會」,介紹項目詳情。
2016年12月23日,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在北京出席「於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媒體發布會」,介紹項目詳情。攝:EyePress News / EyePress

「今日改故宮,他日空降另一種藝術?」

西九管理局今次公布興建故宮博物館,事先並沒諮詢公眾。12月26日,主席林鄭月娥為此解釋:「如果大半年,用來走這些程序,只要有一方說不同意,就會產生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

對這番言論,陳元敬一直不明所以:「究竟有什麼尷尬呢?現在大部分市民都沒反對這批文物到來。如果她說的『尷尬』,是中央非要把這批文物放到西九不可,那就很奇怪了,難道中央能為我們決定擺放文物的位置?」

如果大半年,用來走這些程序,只要有一方說不同意,就會產生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

西九管理局主席林鄭月娥

他指今次西九管理局不經諮詢就做出改動,「跟西九一貫的作風很不同」。以往每個設計的內容改動,即使瑣碎如市民能在公園裏做什麼,管理局都會一概諮詢公眾,亦會告知他參與其中的海濱事務委員會。

的確,在西九文化區網頁中,有一欄目為「公眾參與活動」,首句也強調「西九文化區屬於所有香港市民」。

不過今次,管理局不諮詢公眾,又不把改動告知海濱事務委員會、城規會,令他不禁疑惑:「現在西九是否董事局自己說了算呢?」

故宮博物館連城規會許可都不用,意即它很可能連這堆技術部門的審批,都能直接跨過。

西九園境規劃師陳元敬

12月31日凌晨,西九管理局發聲明解釋道,興建故宮博物館「屬發展圖則內經常准許的用途,其擬議的總樓面面積和建築物高度均沒有超逾發展圖則上相關用途地帶支區的限制。因此,有關發展並不需要城規會的規劃許可及進行相關諮詢。」

陳元敬認為這句話隱含了不少意思:「通常來說,一個項目需要通過規劃署、地政署和屋宇署等技術部門的檢視,才會交上城規會;現在管理局卻說,故宮博物館連城規會許可都不用,意即它很可能連這堆技術部門的審批,都能直接跨過。」

與陳元敬同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特首選委的柳凱瑩聽後,認為此例一開,隨時後患無窮 —— 「只要高度限制、用途等基本框架不改變,管理局就可以隨時改動」。

「今日能不經諮詢,把大型表演場地變成故宮博物館;他日,園區其他地方又會變成怎樣呢?會不會又不跟文化界、藝術界商討,就貿貿然空降另一種藝術下來呢?」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L5@建測規園團隊,左起-柳凱瑩,敖鋅琦,陳元敬及陳彥璘。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L5@建測規園團隊,左起-柳凱瑩,敖鋅琦,陳元敬及陳彥璘。攝:羅國輝/端傳媒

為何沒有招標,直接委任建築師設計博物館?

故宮博物館另一個爭議點,是西九管理局破天荒地直接委任建築師設計博物館。

獲委任的嚴迅奇,是本港著名建築師,現時立法會大樓及政府總部的「門常開」設計,正是出自他手筆。事實上,2009年西九文化區全球招募設計時,由嚴迅奇擔任執行董事的許李嚴建築師事務所,正是三支參賽團隊的一隊,可惜最終名落孫山。

他(嚴迅奇)醉心中華文化,貢獻獲業界認同之餘,也提升了本港建築的國際地位和聲譽。

西九管理局聲明

但事隔7年,西九管理局卻打破慣例,直接委任嚴迅奇設計故宮博物館。為此,林鄭月娥12月25日解釋,本地業界一直希望本地建築師能設計西九文化設施,而嚴迅奇享負盛名,是少數設計過大型博物館的建築師。其作品廣東省博物館及雲南省博物館,均獲本港建築師學會境外大獎,所以是合適人選。

西九管理局發聲明時,也再度為委任解畫,重申嚴迅奇對西九文化區的願景有深刻了解。聲明又說:「他(嚴迅奇)醉心中華文化,貢獻獲業界認同之餘,也提升了本港建築的國際地位和聲譽」。

「當然我們很尊重嚴迅奇,但(委任)原因、中間篩選的過程怎樣、有否招標等一連串問題,始終要交代吧。」陳元敬說。

他接着補充,西九文化區一直做得比較好、受業界稱道的,就是它們多辦比賽。比如園區內的戲曲中心和M+博物館,其設計都是透過公開比賽,從全球作品中挑選出來;而西九公園、自由空間等的設計,則是公開招標。

「此外,比賽通常是一個團隊這樣參加的,當中包括工程等專業界別,並不是一個建築師這麼簡單。」陳元敬續道。

當然我們很尊重嚴迅奇,但(委任)原因、中間篩選的過程怎樣、有否招標等一連串問題,始終要交代吧。

西九園境規劃師陳元敬

據了解,西九文化區原本希望全部地標式建築物,均以比賽形式徵集設計,但由於成本過高,即使設計未獲選,都要支付數十萬至數百萬的顧問費,所以最終除了戲曲中心和M+博物館,餘下的建築物設計全部改為招標。

但為何今次連招標程序也不顧,直接委任嚴迅奇呢?

「這點也要交代,是不是因為馬會捐錢,他們指明嚴迅奇,還是故宮博物館希望嚴迅奇來設計呢?需要交代。」陳元敬說。

圖為西九文化區地盤。
圖為西九文化區地盤。攝:Imagine China

「要切記,西九不是一張白紙」

2013年1月、政府落實發展圖則至今四年,西九文化區全部建築物尚未落成,只有一小片土地可作戶外表演。就連諮詢時預計會在2015年投入服務的戲曲中心,現時也推遲至最快2018年落成。

不過,從未納入西九文化區的故宮博物館,反而能得到管理局「優厚待遇」,極速上馬。

此項目推行前毫無先兆,不禁令陳元敬想起,同樣與西九文化區原計劃沒有直接關連的港深廣高鐵站。

他說,在原先的西九園區規劃中,中央廣場有一條十分寬敞的通道,能直達海濱。「可是到了相當後期,才砰然一聲,告知車站上蓋和地底都跟西九文化區接連着,變相西九和高鐵站成了連體嬰」。

這樣一來,高鐵延期不僅影響了西九發展,中央廣場前往海濱那條路,也因為高鐵保安理由,很多位置需要圍封起來,「我們原本希望那條路是十分寬敞的,現時卻不再如計劃裏那麽暢通無阻」。

西九不是一張白紙,是一個大家花了二十年功夫的地方。你現在突然改變整體規劃,行!那麽請你做回之前所有功夫。

西九園境規劃師陳元敬

陳元敬形容上次的倉卒是「surprise(驚訝)」,但「至少那是西九文化區外的地方」;可是今次故宮博物館的性質不同,比高鐵事件嚴重,因為「園區內的建築可以突然不通知就加設,難保園區其他地方將來也遭受相似對待」。

旁邊的柳凱瑩也說,作為一個國際城市,市民應該有話語權,而西九文化區一直鼓勵業界和公眾參與,有望突破政府部門的官僚主義,獨立營運,「但現在連我們期待甚殷、算是最前衛的西九文化區都變成這樣,確實是倒退當中。」

「要切記,西九不是一張白紙,是一個大家花了二十年功夫的地方。你現在突然改變整體規劃,行!那麽請你做回之前所有功夫。」陳元敬在訪問的尾聲認真強調。

香港 香港故宮風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