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LGBT 同性婚姻修法闖關系列五

【現場直擊】台灣同性婚姻立法,在衝突聲中推進一步

根據立院運作慣例,進入「朝野協商」的法案最長有1個月的「冷凍期」。一般預估,完成三讀程序,將到明年4月以後。


12月26日,得知同性婚姻平權的《民法》修正草案通過後,民眾開心慶祝。
12月26日,得知同性婚姻平權的《民法》修正草案通過後,民眾開心慶祝。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12月26日下午1點,台北市立法院外的濟南路上空空盪盪,警察層層封鎖的高牆裏,剛通過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幾部《民法》修正案版本送交朝野協商——距離正式通過又前進了一步,半小時前聚集在這裏的群眾,揮着彩虹旗開開心心地散去。

祁家威靜靜站在無車少人的濟南路中央,分開的雙腳貼在分隔線上,正對着靜靜的舞台和台上大片的彩虹旗背板,台下,主辦這場集會的團體代表們笑着回答記者一個又一個的提問。除了時不時要回應一些同運支持者合照的邀請外,多數時間祁家威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一言不發,若有所思。

「沒什麼特別興奮心情,行百里路半九十,現在還不到最後關頭,還有很多變數。我就是平常心,該做什麼就去做,等真正的結果出來。」祁家威受訪時,流露出了表裏一致的淡定。

藍襯衫、工作褲、黑球鞋,一只黑色腰包搭掛在後腰際。社運者祁家威的裝扮沒有太多改變。而最讓人注意的是祁家威用一根旗竿橫綁在背後,旗竿頭尾各懸吊一面彩紅旗,旗竿緊緊縛在他背上,像牛揹負的軛。

同志平權運動,就是祁家威揹負的軛、拖動的犁:從1986年3月7日,祁家威第一次召開國際記者會,為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華人同志請命開始,祁家威為台灣同志平權運動奔走30年。1992年,他向內政部戶政司要求同志婚姻合法化遭到拒絕;1998向司法院提請訴願、再訴願、行政訴訟等行政程序,之後他聲請釋憲,聲請案直到今天仍被凍結。

在聖經裏,耶穌說「你們當負我的軛」,但祁家威負的軛,究竟是不是上帝的軛,26日上午在台灣立法院外,兩方人馬各自動員群眾上街,激烈爭辯着。

反同人士聚集在中山南路,些許民眾翻牆闖立院,被警方制伏。
反同人士聚集在中山南路,些許民眾翻牆闖立院,被警方制伏。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反同聚集中山南路,翻牆闖立院

回顧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立法運動,可以上推到2006年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會蕭美琴提出的「同性婚姻法」;馬英九執政時,也有民間團體推動「多元成家法案」。到了蔡英文總統競選時,先在政見中承諾推動「同性婚姻平權」,今年1月初大選中,民進黨同時拿下執政權和立法院多數席位,黨籍立委尤美女,連同其他黨團時代力量和國民黨立委許毓仁,都提出了《民法》修正案,希望徹底實踐同性婚姻合法化

另一方面,由多個宗教團體組成的「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護家盟),連同部分學校家長團體,共同組織了反對陣線。反方的立場落在:反對直接修改《民法》,以「專法」保障同性婚姻權益是其底線。

11月17日,尤美女主導的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開始審查保障同婚的《民法》修正案,反對方動員群眾包圍立法院,迫使尤美女宣布暫停推進法案,召開兩場公聽會。

公聽會結束後,尤美女決定在12月26日繼續推進程序,希望將《民法》修正案送出委員會,進入「二讀」、「三讀」前的程序。贊成和反對陣營再次對群眾下達動員令:支持方申請了立院南側的濟南路集會;反對方以「下一代幸福聯盟」為主,動員的群眾包圍立院北面正門口,各自搭起舞台,關注法案進展。

26日一早,中山北路前聚集了千餘名群眾,他們身穿白衣,呼喊着「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停止審查、交付公投」口號。聲援群眾大部分為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士,許多民眾受訪時均不約而同地強調:自己是一位公民、不是護家盟、反對同婚的不只是教會,「公民」成為現場自我介紹關鍵字。

上午10點開始,有部分民眾開始高喊「受不了了!」等口號,開始翻越立法院由鐵欄杆構成的圍牆,試圖強行進入立法院。儘管這一側警察極力阻擋,但翻牆民眾大多讓自己的頭「自然落下」,逼使警察不得不接住他們。群眾一進入院區,立刻被警察以束帶綁住雙手,少數以大動作反抗的抗議者,則被警察強押在地。

與此同時,反對團體的舞台上,一位媽媽發表着演講:

「我是一個單親媽媽,我今天有幾個重點:我承認同志這個議題過去有歧視,否則不會有《玫瑰少年》的紀錄片,這是真人真事,我們需要讓更多人理解、避免事件再發生。但教育部和同運團體現在推的多元性別教育卻是荒腔走板,那些性別光譜、第一次多P就上手……」

「同運團體是有組織的在推廣這些東西,孩子的學習能力很強,也容易受同儕影響,同運團體一直推廣同志關係,在孩子之間造成同儕壓力,他們可能因此而去學習。我想問問同運團體,你們不是要教導孩子『愛』嗎?為什麼不是教導父母之愛?為什麼只有『同性之愛』?」

一位闖進立院的曾先生,自我介紹為大學人文學科教授,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表示,自己贊成修專法保障同性婚姻權益,而令他在意的是在國小、國中推動的「性別教育」中,對於兒童過早的性教育,以及其中隱含的「性解放」意識。這是讓他覺得非站出來不可,甚至闖進立院的最主要原因。

儘管闖進立院被警察上了束帶,但因為曾先生氣定神閒,沒有任何反抗,所以警察也只「意思意思」,曾先生受訪時,雙手還能自由抽出來做着各種手勢。

人潮散去後,祁家威靜靜站在無車少人的濟南路中央。
人潮散去後,祁家威靜靜站在無車少人的濟南路中央。攝:李至德/端傳媒

送出委員會,最快明年4月完成三讀

就在反對群眾強闖立院的同時,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完成了不同版本的修正,主席尤美女宣布審查結束,送交朝野協商。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原有的版本外,民進黨立委蔡易餘提出了一項新案:不直接修改《民法》條文,而是在《民法》中新設「同性婚姻」專章。一般相信,這是民進黨政府在「修民法」和「立專法」的爭執之間採取的一項折中方案。這項方案也隨着《民法》修正一併交由朝野協商。

眼見法案「擋不住」,許多反對群眾都用標語遮着臉,明顯非常失望。主其事者要求群眾轉到重慶南路總統府前,直接向蔡英文總統抗議。因而數百名群眾從中午起佔領總統府前馬路,群眾高喊「蔡英文下台」、「出來面對」。一位媽媽推嬰兒車擋住刀片型拒馬,阻擋警察拉封鎖線,交通為之中斷。

一位站在隊伍正前方,自我介紹姓鄭的男子,代表抗議者向警方喊話,強調這項修法是「少數立委硬幹」,凌駕多數反對者意志。鄭姓男子拿着擴音器宣稱:「有先知說了,蔡英文如果強行通過(同姓婚姻法案),未來就會發生大地震,還有其他災難……」

鄭姓男子話沒說完,另一名同伴伸手到他背後,拉拉他的衣服,似在暗示他不要再說下去。聚集在總統府前的群眾,約莫在傍晚5點宣布解散。

接下來同姓婚姻法如何進展?根據立法院運作慣例,進入「朝野協商」的法案最長有1個月的「冷凍期」,設計「冷凍期」,旨在讓各方冷靜思考,持續折衝、協商。因此同婚法案最快重新推進,甚至完成「三讀」程序,預計將到明年4月以後。

「每個人都有自己價值觀,他們的確用盡了「洪荒之力』去堅守,但他們不知道在這問題上,自己的價值觀是非常愚蠢的。如果他們對這個議題的知識和我一樣完整,我相信他們不只舉雙手,甚至會舉雙腳贊成。」

被問道如何看待「在馬路那一側」反對者的意見?祁家威如是說。

LGBTQIA 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