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朴槿惠

楊虔豪:準備好的女總統?朴槿惠的現形

不待北韓攻擊挑釁,朴槿惠已讓國家陷入危機,自始至終,她未如自己宣稱的「準備好」,當一個民主時代的女總統。


2016年11月4日,南韓總統朴槿惠向全國交代並致歉。
2016年11月4日,南韓總統朴槿惠向全國交代並致歉。攝:Ed Jones/AP

2012年12月17日,南韓總統選舉倒數第2天,我到仁川採訪新世界黨的造勢活動。當時零下9度,仍有許多支持民眾聚集,要目睹該黨參選人風采。不少人穿著象徵該陣營的紅色衣服,熱氣沸騰。

「這次出馬競選的其中一個最大理由,就是要還我們國民一個人情,因為我想著要開始『國民幸福時代』,所以決定挺身而出…」當時角逐大位的朴槿惠對群眾說道。「比起要實踐政權輪替,我們更要成就『時代輪替』。真正的『時代輪替』,就要從完成『國民大統合』出發…跨越地域、階層與世代,我們將朝『國民大統合』的路前進。」說完,現場歡聲雷動。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造勢車輛。朴槿惠的肖像旁都標住了一條標語:「準備好的女總統」。兩天後,她順利當選。

民調探底,南韓國務危機

沒人預料到有今天的局面;朴槿惠總統被揭發,就任後的演說稿(就連競選時也是)都交由其密友崔順實事前修改。包括人事任命案、各項政務資料、外交機密等,也都先送達由崔順實瀏覽,宛若總統背後又有太后垂簾聽政。朴槿惠陣營選前打出「準備好的女總統」口號宣傳,現在看來,實際上沒有準備好。

而崔順實這位總統心腹,不僅有權透過青瓦台要脅財閥給予巨額捐款,還建立洗錢網絡,女兒更涉及入學特權。若未倚勢權力核心,這些事都不可能辦到。

10月26日,朴槿惠道歉後隔天我到一家咖啡店,聽到一位中年女客氣呼呼道:「不論公開演說、人事、外交還是對北關係,各項文件都給那女人(崔順實)先看過打點,那到底哪項是總統有自主能力處理的?」她指責說:「盧武鉉總統在任時,在國會選舉公開說,希望大家支持開放我們的黨(當時執政黨),就被大國黨(今新世界黨的前身)提出彈劾,朴槿惠當時也投下贊成票。現在崔順實事件的情況比盧武鉉嚴重太多,按同樣標準,她是否也該下台?」

在旁有人附和:「李明博(前總統)好壞事都做盡,但起碼他讓人家認為,是個敢做事的人;反觀朴槿惠,顯示出來的就是無能,好像總是要刻意迴避什麼似的。」

這樣的憤怒民怨,已反映在民調上。南韓蓋洛普公司今天公布11月第一週民調,朴槿惠的支持率已跌至5%,打破因亞洲金融危機而讓國家瀕臨破產的金泳三,在1997年的6%紀錄,成為蓋洛普實施每週民調近20年來,支持率最低的南韓總統。朴的任期還有一年多,當民意不承認她正當性,其又拒絕退居二線的情況下,剩下的日子,南韓國務可能陷入停擺危機。

青年世代的相對剝奪

當天咖啡廳也有許多大學生,盯著筆電忙著投履歷與準備面試──這是最讓他們焦急不安的時刻。近年南韓大企業新人缺額越開越少,被稱為「非正規職」的派遣工數已逼近總就業人口的1/3;12.5%的青年失業率,是1999年金融危機結束後的新高,南韓青年們正面臨生計寒冬。

「結果我們都只是豬狗而已!」一位正在等待大企業錄取通知的畢業生感嘆道。「我們活得這麼辛苦,結果那些特權的人,要什麼有什麼。」

這兩週來,比起心腹干政,更讓這些年輕人氣憤的,是崔順實擔任馬術選手的女兒,所享的各種後門之路:超過入學登記期限,仍能順利進入梨花女大就讀;學生缺一次沒出席都可能被當掉的服飾系「大刀課」,她不僅不見人影,沒在分組名單,也未參加期末發表,最後竟還能拿到C+順利過關。

梨大特權風波,讓校內師生看不下去,要求查明真相。學校給的回應是:崔的女兒「另外補交報告」過關,但實際上,補交的報告根本無法跟同系學生拚死拚活做出來的成果展相比。更有人反映,自己每堂出席、按時繳交作業、參加分組討論與發表,但最後拿到的成績,跟崔的女兒相同。

「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基本原則,在心腹干政牽扯出的連串風波中,被徹底踐踏。這讓南韓年輕人體會到的不公平及相對剝奪感,更加深刻。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人與集團,依附在朴槿惠總統的權力體系中生存壯大。這讓要求「倒朴」的聲浪,從大學校園中蔓延開。這兩週,教授學生紛紛連署與發表「時局宣言」,要求朴槿惠「自知進退」

在「心腹干政」事件爆發後的第一個週六,首爾市中心舉行的反政府示威上,各行各業與年齡層都走上街頭。值得注意的是,平時甚少對政治表露出關心的南韓青年世代,包括踏入職場的30歲世代及中、大學生,也成群結隊地湧現。

4年前的南韓總統大選,20歲和30歲世代的選民,是投票率最低的族群。當時由於廣受青年支持的在野陣營人物安哲秀退選,降低不少人參與政治的意願。但這次崔順實事件,讓年輕世代直接感受到來自當權者的剝削,可能激發明年投票的意願。

民眾不滿的漸次積累

原本南韓民眾希望大眾媒體得以披露、檢調得以徹查、政府得以公開解釋清楚,以維繫社會中最起碼的公平正義原則。

但在崔順實弊案被揭露後的一個月間,KBS電視台新聞經常輕輕帶過,忙著報導北韓問題與金正恩動向;檢調也毫無動作,直到公民團體告發才緩慢啟動;青瓦台更是否認知情,消極迴避。媒體與公權力的應對態度,和民眾感知產生巨大落差。

因而,上週崔順實的電腦檔案公開後,公民社會顯露出長期遭到蒙騙,而突然一夕之間受到衝擊的憤怒。不少南韓民眾咸信,公營電視台已經被朴槿惠的親政府人馬進駐,沒能發揮監督與批判政府的角色,他們表明,寧可把收視費繳給揭發崔順實電腦檔案的JTBC電視台,也不要給KBS。

南韓民眾的不滿,並非僅從崔順實的單一事件爆發。先前歷經世越號船難與MERS事件,南韓政府消極應對,並被揭發試圖操縱媒體淡化爭議,業已累積不少不滿情緒。加上政府強推國編版教科書,以及親資方的勞動改革,導致反政府示威規模一次次擴大。

但面對前述爭議,政府通常逕自定調抗爭者為「暴力示威」、「背後受特定勢力煽動」,而未能正面徵詢各方立場,對政策充分討論。

去年底由民主勞總所舉行的8萬人反政府示威,68歲的全南農民白南基遭水柱擊中而昏迷,直到兩個月前去世,政府與警方皆不願道歉。對比朴槿惠選前倡言「跨越地域、階層與世代」、「朝『國民大統合』之路前進」,顯得極為諷刺。

轉型正義?蔡英文的謬讚

記得朴槿惠在2012年當選總統的隔天,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表示:「朴槿惠獲過半南韓人民支持,除了她個人因素外,我們也不能忽略南韓政府及社會在轉型正義上的堅持與努力。」蔡更提到:「南韓徹底從歷史詮釋、名譽表彰,讓威權時代受壓迫者感到公理伸張,當年受害者成為教科書裡的國家英雄。選舉結果告訴我們,在轉型正義層面上,已踏出穩健一步,值得台灣借鏡。」

這些荒唐發言,如今聽來,顯得既可笑又可悲。

事實上,當年朴槿惠能當選,並非因為南韓推動轉型正義,而是當時年輕世代對政治消極而不願投票,中老年世代又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當下,緬懷朴正熙執政而對其女兒有情感投射。他們懷念記憶中那個社會秩序穩定,經濟發展蒸蒸日上,百姓得以溫飽的時代,寧可忽略朴正熙打著反共旗幟,以《國家保安法》為名濫殺知識分子,打壓政敵的劣行。

踏入政壇近20年的朴槿惠,有太多時間能面對與省思父親的歷史問題,卻非等要等到角逐總統時才公開道歉;如此舉動,令反對者質疑她的誠意。一般民眾也未從中意識到,「獨裁者的女兒」隱藏的危險性。

後來,連蔡英文所盛讚的教科書都出了問題。

朴槿惠強行主導中學韓國史教科書,由民編版改為國編版。去年在未經國會審議下,直接發布行政命令推行,自2017年開始生效。當時政府與執政黨指責現行教科書,出現「南北韓發動戰爭的動機並無二異」、「南北韓都要為韓戰付出責任」等內容;其批判學生學的是「北韓主體思想」,這種思維會造成學子「思想偏差」。

實際上,我拿到他們控訴「有問題」的課本確認,根本沒這些段落;但這些捏造的事實,竟能成為國家把教科書「砍掉重練」的依據。我曾致電教育部,也得不到回應。後來,在野黨國會議員閔丙梪在質詢總理黃教安時指出,各版課本都沒有政府指責的內容,總理支吾其詞,卻仍續推國編教科書。這埋下了今日學界接連發表時局宣言,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火種。

55年前,朴正熙發動軍事政變;55年後,南韓已步入民主化28載,「獨裁者的女兒」仍透過密室黑箱的方式,發動「歷史政變」。若轉型正義徹底被落實,這種事情應當不可能發生。

失效的外交牌,朴槿惠的現形

爭議一再發生,國內矛盾不斷升高,但是每到關鍵時刻,總是聽到朴槿惠要出訪外交——例如世越號船難週年,以及農民白南基被水柱擊中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朴槿惠上任之初,還有穩固的保守派民意基礎,期待期能發展對中關係,改變北韓;她打出「外交牌」,仍能有效集結名望,覆蓋社會問題。這種操作方法,讓其支持率始終都維持在40%以上。但後來執政的新世界黨在國會選舉慘敗,朴槿惠依然維持專斷與不願妥協的路線,加上南韓決定部屬薩德反導彈系統,對中關係陷入低點,她也失去再打「外交牌」的空間。

去年下半年朴槿惠訪中時,韓中媒體都還在忙著吹捧,這是雙方關係最好的時刻。如今先有薩德部署,後有崔順實事件,中國媒體紛紛落井下石。

心腹干政的連串風波,對朴槿惠造成的最大影響,是連既有的保守派選民都流失,這點從支持度原本維持高峰,現在突然陷入谷底就能看出。就算讓朴槿惠「全身而退」,崔順實事件也暴露出朴「不及格」的政治及危機處理能力,已讓她難以挽回自己與執政黨聲望。

搭著選民對朴正熙「維新時代」的情感投射,朴槿惠站上政治高位,卻在任內一再顯露威權遺毒,並因心腹干政與特權跌入谷底。不待北韓攻擊挑釁,她自己已讓國家陷入危機,自始至終,她未如自己宣稱的「準備好」,當一個民主時代的女總統。

(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