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Glocal Pop. 歌詞談

李蘢怡《夜遊杜拜》:逆流而上又備受威脅的杜拜

金融海嘯及油價下跌後,杜拜經濟已有放緩之象。歌曲中男女的「獨立與依賴」亦反映在經濟前景 。


圖為杜拜一個男人走過服裝市集。
圖為杜拜一個男人走過服裝市集。攝:Dan Kitwood/GETTY

廣東流行曲中,有關阿拉伯世界的主題,可謂寥若晨星。Beyond 的《阿拉伯跳舞女郎》和某人氣香港網媒改編,關於中東呼吸綜合症的《中東與綜》,或許已是較多人認識的奇葩。2002年推出的《夜遊杜拜》,是少有直接以阿拉伯國家為題的作品。 以地名入詞,是作詞人最易營造的「異國風情」,但對一般港人而言,「中東」自九一一襲擊後,形象一落千丈,連帶並不相鄰的整個阿拉伯地區亦受到牽連。與此同時,杜拜卻能逆流而上,成為港人間熟悉的國際都會,當中有不少值得研究之處。

當年李蘢怡從模特兒轉型為歌手,同代人間都頗為看淡。但始終因為有本地知名演藝人公司「東方魅力」支持,創作班子亦是行內頂尖人才,也不難編出數首K歌經典。有說李蘢怡如同朗誦的稚嫩唱腔,反點出了歌曲孤寂感,如此地利人和,絕不簡單。林夕詞下,女主角失戀後孤身一人流浪中東杜拜散心,內心在獨立和依賴之間忐忑,彷彿是不少男女的共鳴。然而,要在杜拜「憑自己闖遍這都市」,則不得不直視其殘酷現實。

由於城市主要基建配套,旨在服務本地人和遊客,離鄉別井的外勞除公司宿舍外,極其量只能留連在一式一樣的購物中心。「夜游杜拜如何過?」,相信也是他們每天苦思的問題。

有賴於數家往來東西的航空公司,杜拜主要勞動力來自大量外地勞工,目前已佔全市人口約七成。由於60年代杜拜經濟有石油「祝福」,本地人普遍富裕而生產力極低,筆者也曾見識過當地入境官僚的慵懶,連接近本地人的酒店人員也特別趾高氣揚。由於城市主要基建配套,旨在服務本地人和遊客,離鄉別井的外勞除公司宿舍外,極其量只能留連在一式一樣的購物中心。「夜游杜拜如何過?」,相信也是他們每天苦思的問題。

另一方面,嚴格的穆斯林傳統亦對外勞構成很多不便。每年八至九月,是齋戒月拉瑪丹(Ramadan)。按照穆斯林傳統,教眾在日落前都不能飲食,即使是非穆斯林都要尊重律法,儘量避免在公眾場合飲食。若果是屬於通曉兩種語言以上,或是有特別技能的專才,在杜拜還可以出入高級餐廳和娛樂場所。然而,對於大多數非主管級外勞而言,杜拜沒有最低工資及健全勞工保障,社會的M形結構令他們生活苦不堪言,工作時間之密集、條件之苛刻,絕不下於富士康。相對其他憧憬到杜拜淘金的人,也許只是不知道「逃出生天,有多興奮」。

但面對人員凍薪、物價上漲,杜拜要像以往般匯集各地企業、勞工,是前所未有地困難。

自金融海嘯及油價下跌連續拖累後,杜拜高速增長經濟已有種種放緩之象。「獨立與依賴」這命題,不單反映在歌曲的男女關係,亦反映在杜拜的經濟前景 。2009年,杜拜酋長國向鄰近阿聯酋之首—阿布達比,索債200億英元融資,但負債率仍高出國民生產毛利140%。大批私人公司恐怕政府提早索還企業貸款,紛紛撤資,造成杜拜機場出現大量棄置車輛的異象。目前的樂觀者,指出籌備2020年世界博覽會的多項基建工程,有望可重振杜拜經濟。但面對人員凍薪、物價上漲,杜拜要像以往般匯集各地企業、勞工,是前所未有地困難。即使博覽會最終能成功達標,杜拜在阿聯酋諸國中的「穩定結構」,相信亦無可避免地受到威脅。

《夜游杜拜》

作詞:林夕
作曲:柳重言
編曲:Ted Lo
監製:梁榮駿

你也許聽過 離別你我很傷心
你卻不知道 逃出生天 有多興奮
我試過獨個凌晨 逛過了異國邊界
怎麼不算狠

我已經知道 離別你動魄驚心
卻更加嚮往 流浪中東 那種吸引
我試過伴我同行 叫某個途人稱讚
這女孩極勇敢

當我一個夜游杜拜如何過
風沙中想起你 哀傷多麼赤裸
獨來獨往如何過 節目不必太多
多少都知道倚賴你是我的錯

我再不可以 陪着你去逛花市
也至少可以 憑自己闖遍這都市
這裏有極冷長夜 卻也有炎炎中午
我再難讓你知

當我一個夜游杜拜如何過
風沙中想起你 哀傷多麼赤裸
獨來獨往如何過 節目不必太多
多少都知道倚賴你是我的錯

連中東都去過 就當分手要慶賀
還未相識的好對象太多

當我一個夜游杜拜如何過
風沙中想起你 哀傷多麼赤裸
獨來獨往如何過 節目不必太多
多少都知道倚賴你是我的錯

當我一個夜游杜拜如何過
風沙中想起你 哀傷多麼赤裸
獨來獨往如何過 節目不必太多
多少都知道倚賴你是我的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