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王逝世 觀點

馮嘉誠:軍方、民望、分離主義──泰國王儲眼前的荊棘

如果王儲在短時間內無法建立個人威望、在軍方及王室中扶植盟友勢力,泰國近十年間的「衝突─危機─政變─修憲」的惡性循環一定會變本加厲。


泰國曼谷,市民為留醫的泰王普密蓬祈禱。
泰國曼谷,市民為當時留醫的泰王普密蓬祈禱。 攝:Borja Sanchez Trillo/Getty

泰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蒲美蓬)駕崩,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接下來的過渡期極有可能出現波動,不同的政治板塊會互相牽引,重整勢力版圖。

泰王普密蓬深受國民愛戴,在位期長達七十年,許多國民未曾經歷過沒有普密蓬的日子。普密蓬過去透過個人魅力和政治文化的影響,充當政治衝突的仲裁角色。但王儲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瓦集拉隆功)在民間的形象相對負面——揮霍無度、喜好女色、不理政事、暴力殘忍。如果哇集拉隆功在短時間內無法建立個人威望、在軍方及王室中扶植盟友勢力,泰國近十年間的「衝突─危機─政變─修憲」的惡性循環一定會變本加厲,國家更難管治。

泰國的「網絡君權」

泰國自1932年實行君主立憲制,但普密蓬過去在泰國政治擔任的角色,遠遠超出憲法規定的虛君角色──特別是1973年他親自介入軍方與民眾的衝突,讓國民接受他凌駕政治與憲法的權力。所以,每當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政府之前,都必須獲得泰王認同,再借助民間對泰王的個人崇拜,間接轉化成軍政府的認受性。

另外,縱使泰王把日常政務交由政府及官僚處理,以符合「立憲」要求;但他亦在軍中扶植親信,委託他們以代理人身份參與政治事務,與政府和官僚之間進行互動。只有在巨大政治危機時,泰王才會親自出面調解衝突。過去幾十年,泰王直接介入的例子十分有限,除了每年發放生日演說分享「意見」,較具代表性的事件包括1973年開放王宮讓學運人士避過軍方鎮壓,以及在1992年的「黑色五月」事件中調解學生和軍方矛盾。

英國利茲大學政治系教授 Duncn McCargo 認為,這套「網絡君權」(Network Monarchy)系統的核心在於泰王的個人魅力,以及他旗下親信的處事能力。

廷素拉暖的關鍵權力

哇集拉隆功若要承繼「網絡君權」,他在軍方和王室的威望成為關鍵因素。自1980年來以來一直擔任普密蓬親信的資深軍方元老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目前的樞密院主席,便是關鍵人物。廷素拉暖在1980至1988年間出任泰國總理,多次獲得王室成員出面支持;退位後又成為泰國樞密院成員,化身「欽差大臣」處理政府施政危機,更被指在2006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他信(Thaksin Shinawatra,塔信)政府。廷素拉暖在軍方和政壇地位德高望重,亦是保守派親普密蓬勢力的代表人物,哇集拉隆功鞏固其勢力前,必先爭取他的支持。

然而,軍方的保守派對哇集拉隆功甚有微言。《維基解密》曾經揭發,廷素拉暖不滿王儲過去與他信過從甚密,也憂心他行為不檢點讓他不適合擔任王儲。哇集拉隆功在軍隊2014年推翻英祿政府(Yingluck Shinawatra,英拉)後已向現任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靠攏,借助後者在「東邊虎」(王后衛隊的支隊)的派系鞏固實力。

不過,8月通過的新憲法第18條授權樞密院在王位空缺期間挑選繼承人,第16、17條亦指明樞密院可在國王無法處理政事期間挑選攝政代理政事,因此廷素拉暖仍可左右王位繼承的安排。昨夜哇集拉隆功宣布未準備即時繼位,便為廷素拉暖介入提供最好時機。

事實上,儘管廷素拉暖和巴育來自不同軍事派系,但後者尚不敢與他分庭抗禮。巴育在軍隊的人事調動中,甚至刻意安插別派人馬擔任陸軍司令一職,釋去親普密蓬派疑慮。新憲法雖然確保軍方控制參議院及總理任命權,阻止政黨(尤其是他信勢力)挑戰威權體制,但它卻無法為軍方派系發動政變安置防火牆。

普密蓬在位期間來發生過15次政變,13次由與軍方內鬥促成。近十年間泰國軍方內部、他信勢力和民主黨、紅衫軍和黃衫軍之間的對峙,都牽涉到王位繼承問題。若果廷素拉暖不接受目前的繼承結果,隨時可以拉一派打一派,打碎巴育擔任「民選總理」的夢。到時候,巴育會否為了換取廷素拉暖支持而放棄哇集拉隆功,值得留意。

王儲低迷的民間聲望

哇集拉隆功另一阻力來自民間社會。如文章開首所言,哇集拉隆功擔任王儲期間予人的印象不佳,難以繼承普密蓬時代的高度認受性。哇集拉隆功經常飽困醜聞纏身。例如2014年政變期間被發現到英國「避世」,被外媒揭發花費大量金錢在德國購買物業,曾因欠債導致私人飛機被扣押等──這種種行徑,與泰王生前的偉人形象有明顯落差。即使泰國國內嚴厲執行「侮辱王室」罪打壓有關言論,但要禁止外媒在網上發布和流傳,畢竟注定徒勞無功。

與之相反,二公主詩林通(Maha Chakri Sirindhorn)早年已替普密蓬處理不少慈善工作和代表王室出席國際活動,形象友善能幹,獲得不少民眾歡心,較接近社會對王室應有風格的認知。而且詩林通以前在陸軍軍官學校任教,與軍方建立了一定的人脈網絡,特別獲得保守派軍方領袖接受;其妹妹兼盟友朱拉蓬公主(Princess Chulabhorn Mahidol)在2014年被指表態支持反對英祿政府的示威運動,因此深得泰國保王派的愛戴。

即使哇集拉隆功過去與他信關係密切且雙方理念相近,本應有助他在他信陣營中穩奪民意,但這個關係自2014年政變以後搞得暖昧不清,他信妹妹英祿繼續被軍方針對,而王儲本人亦無就政變發表言論(甚至投靠巴育一方)。所以,哇集拉隆功的民意基礎還剩下多少,這便有待日後檢驗了。

王室體制的危機

然而,由於普密蓬的「網絡君權」透過民意認受,為軍政府和王室換來認受性。假若王室連最基礎的民意基礎也不夠穩固,那未來泰王介入政事的能量便會大幅受制。軍方如要增加民意支持,不得不吸納詩林通的政治能量,甚至提名她擔任攝政工作,讓哇集拉隆功名正言順成為虛君,實權落入詩林通手上。但兩人能否放下尊嚴及權力慾,背後的軍方派系又會否接受此一妥協方案,那是另一個問題。未來泰王固然可以放棄「網絡君權」模式,安份守已擔任虛君;但新王形象欠佳,碰到巨大政治或經濟危機時不積極化解,仍會被算到頭上。

昆士蘭大學歷史學教授 Patrick Jory 回顧泰國近代史時,曾經提到泰國悠來已久的共和文化,認為泰國人的「尊王」思想並非牢不可破。以往的泰國共產黨、軍事強人鑾披汶(Phibun Songkhram),以及19世紀的立憲派主張,都隱含著反對王政的思想。若果未來有政治運動把軍政腐敗與王室衰落扣上關係,而泰王不能介入,任由軍方或政府自行回應,隨時會加速思潮散播。畢竟,支持泰王普密蓬不能自動演繹成對泰國王室制度的支持,形象低迷的王室只會促使人心思變。

同一時間,現時泰國的司法、立法、行政機關都由威權勢力掌控,國王如不充任仲裁角色,民間與政府之間的互信根本不足以建立橋樑,實行有意義的政治改革。泰王若果從此不再參與政事,又沒有代理人調停糾紛,最終只能單憑拳頭解決,對國家穩定帶來另一記重創。

分離主義的機會窗口?

最後一點,泰南三府的分離主義武裝分子與泰國政府談判失敗後,近年重新活躍起來。今年8月泰國南部旅遊熱點出現爆炸案件,雖然事件至今無人承認責任,但當地警方懷疑事件由南部武裝分子策動,擔心他們的活動範圍己逐步擴大到其他地方。普密蓬在世時,藉普「網絡君權」制度委派廷素拉暖介入武裝分子和泰國軍警之間的衝突。2015年,普密蓬特赦武裝分子其中一名領袖,以此配合軍方和武裝勢力進行談判。

如今泰國出現權力真空,極有機會刺激南部分離主義勢力加緊使用炸彈襲擊,爭取從泰國手上分裂出來。近年南部分裂主義不信任軍政府的態度愈見明顯,從大多數南部民眾反對新憲法和對重啟談判態度消極可見一斑。軍政府近日加緊曼谷及周邊地區的安保巡邏,明顯擔心新泰王穩定權力前會重現炸彈襲擊。哇集拉隆功過去曾探訪泰南三府,這份「政績」對爭取泰南民心或有正面作用,但要落實任何有意義的方案,還需要一個穩定、有效、能好好控制軍隊的政府。

但對泰國目前的狀況,這是個奢侈的願望。

(馮嘉誠,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所博士生)

泰王逝世 泰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