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新界風雲 香港

何君堯和周永勤衝突背後:中聯辦與香港鄉事派的角力

「北京想逼不支持何君堯的人,也要支持他,這是第一次那麼直接的干預。」消息人士形容,鄉事勢力的「兩派」、「三約」,北京想藉機收服。


2016年8月28日,新界西候選人何君堯到荃灣開設街站為選舉拉票。
2016年8月28日,新界西候選人何君堯到荃灣開設街站為選舉拉票。攝:吳煒豪/端傳媒

距離立法會選舉日十天,2016年8月25日晚上,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突然聲淚俱下地宣佈棄選。

當晚周永勤在有線新聞台舉辦的選舉直播論壇上,身穿黑色恤衫及黑色西裝,手執一份講稿,獨自一人佇立在鏡頭前宣佈停止一切選舉活動,並表示:「我不想身邊支持自己的人,惹上較高層次的麻煩,或者賠上代價。」

論壇結束後,周永勤被傳媒追訪時說,論壇前一天收到市民傳給他的錄音,指稱有人要動員追擊他。隨後,傳媒披露了這兩段錄音,當中一把男聲說︰「今晚會召集二、三十人在會場追擊周永勤,等他開論壇都無心機為止」,追擊過後,「着返晒(穿回)何律師的背心,現場支持何律師、打氣」。

這兩段錄音,令事件矛頭指向另一位同在新界西的候選人——何君堯。

事發後翌日,何君堯立刻召開記者招待會,承認錄音中的男子是他的選舉義工,但強調所謂「追擊」並沒有實行。

他(周永勤)直情(簡直)是想大家同歸於盡,但是,何苦呢?

何君堯

8月27日,何君堯在元朗拉票中途,接受端傳媒專訪時說︰「他(周永勤)直情(簡直)是想大家同歸於盡,但是,何苦呢?」

當公眾熱烈討論周永勤有否被威嚇、何君堯是否始作俑者,兩人緣何結緣時,政界現時更熱衷於分析此事可能牽動的更大牌局。

據了解,周永勤與有「新界王」之稱的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關係密切;而周永勤退選,矛頭所指的何君堯,則與中聯辦關係密切,甚至被民間人士稱為「西環契仔」(編按:意為「西環乾兒子」,中聯辦辦公大樓位處香港西環,常用「西環」指代中聯辦)。事件背後可能牽涉一場鄉事派與中聯辦的政治角力。

何君堯與「新界王」劉皇發的恩怨

這次事件的主角周永勤,在1990年代踏入政界,早年在鄉事派立法局前議員鄧兆棠的辦事處工作,後於1994年11月當選元朗區議員。他其後獲時任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推薦加入自由黨,更在2004年成為劉皇發的選舉經理。

周永勤與劉皇發關係密切,外界盛傳他出選新界西立法會,正是衝着何君堯而來,要為劉皇發出面阻止何君堯勝選。

對於這些傳聞,何君堯斬釘截鐵地向端傳媒說︰「不清楚。」

不過,仔細分析何君堯近年與劉皇發的數度交鋒,或可反映出二人的關係。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有「新界王」之稱的劉皇發,自1980年擔任鄉議局主席,勢力牢固,盤踞於屯門和元朗一帶。2009年1月,政府邀請劉皇發加入行政會議,希望借助他的影響力,好讓隨後幾年多項大型基建,在新界順利推行。

然而,劉皇發並未能達到政府期望。在興建廣深港高鐵一役中,劉皇發一直無法安撫橫台山菜園村村民,他們在農作物賠償和新村路權等方面,未能跟政府達成共識,拒絕搬遷。2011年1月,菜園村村民、支持者和政府人員對峙,繼而爆發衝突。劉皇發協調失效,當年輿論認為,或多或少削弱了政府對他處理新界議題的信心。

正是2011年,何君堯推動鄉委會修改會章,禁止任何人連任三屆主席,令劉皇發不能再參選,而何君堯則在無人競逐下,取代劉皇發之位。

何君堯憶述,他早於2008年已作此部署。他當時參加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選舉落敗,在鄉親建議下,身為屯門原居民的他,決定轉而進入屯門鄉事委員會,為其從政之路吸納鄉事派的支持。

何君堯由2009年起開始做鄉事工作,結果在2011年, 將30年的「新界王」一舉拉下馬。

每件事也有終結時,他做得差不多了,我接棒,有什麼要嬲?當時人心思變,發叔(劉皇發)做了那麼久,也是時候抖抖(休息)。

何君堯

「每件事也有終結時,他做得差不多了,我接棒,有什麼要嬲?當時人心思變,發叔(劉皇發)做了那麼久,也是時候抖抖(休息)。」何君堯如是說:「我相信他(劉皇發)未至於嬲,不高興就有的。」

何君堯登上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之位後兩個月,時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於2011年5月提出要加強執法,處理新界村屋僭建問題,引發27鄉鄉委會強烈反對。

由於劉皇發當時仍是行政會議成員,鄉議局內部亦有部分人不滿他「太仁慈」,未能在政府內發揮作用,保住新界村屋的僭建物。

及至2012年4月,政府提出「新界村屋僭建物申報計劃」,要求業主在限期內主動申報僭建物,換取5年內豁免清拆。

何君堯指,在僭建申報計劃推出之前,鄉議局的取態是反對,但政府推出計劃後卻「轉軚(轉向)」支持。他再度批評劉皇發說:「當時行政會議成員是劉皇發,劉皇發又是鄉議局主席,本身有利益衝突,但沒有利申(利益申報)。」

期後,何君堯與約50名新界村長、村代表及區議員自行成立「新界關注大聯盟」,反對僭建申報計劃。

何君堯指,新界村民不滿過往只得鄉議局一條發聲渠道,並直言大聯盟部分政見與鄉議局完全不同,認為在配合社會發展趨勢下,應增加發聲渠道。

何君堯從此與以劉皇發為首的鄉事派越走越遠,也為今次立法會選舉的紛爭埋下伏線。但他能在政治路上越爬越高,外界盛傳他背後倚仗的,則是中聯辦。

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競選橫額。2016年8月25日晚上,周永勤突然聲淚俱下地宣佈棄選。
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競選橫額。2016年8月25日晚上,周永勤突然聲淚俱下地宣佈棄選。攝:吳煒豪/端傳媒

中聯辦與鄉事派的角力

端傳媒記者問及何君堯他與中聯辦的關係,他的回答是:「非常好。」

「香港的起步點一定是中環,中聯辦對我的是補助性的而已。中聯辦沒有找我做事,反而是我們找中聯辦做事更多。」何君堯對端傳媒記者表示。

與中聯辦友好的情況下,何君堯在2015年10月被委任為嶺南大學校委,同年11月又當選屯門樂翠區議員。

2016年7月15日,他更得到政府器重,獲授新界太平紳士一職,連鄉議局亦無權推翻決定。新界太平紳士不但可在鄉議局有投票權、參與日常事務,更有權競逐鄉議局主席一職。何君堯在鄉議局的政治力量、話語權,都因而擴大不少。

一天之後,何君堯挾新界太平紳士之名,報名參選立法會新界西選舉。

政界中人向端傳媒透露,何君堯以新界太平紳士一職進入鄉議局是中聯辦的屬意,試圖壓倒劉皇發一派的鄉事勢力。

鄉事派向來屬於親建制陣營,在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中,鄉事派歷來會為建制派政黨民建聯拉票。而此次中聯辦要重整鄉事勢力,起因正正也是他們不再甘於只為民建聯拉票。

2014年1月,以劉皇發為首的鄉議局計劃組黨,進軍2016年立法會選舉。同年1月9日,鄉議局代表應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邀請,參加新春茶話會,劉皇發在會面後接受《蘋果日報》查詢時,指他們已在席間就組黨計劃「表明心跡」,但中聯辦官員「冇乜嘢回應(沒什麼回應)」。

中聯辦本身是聯絡機構,沒有實權的,但你也看到中聯辦的影響力是不少的,很多人對他尊敬,很多香港人,做生意的、士農工商、經濟、服務業,都會徵詢他的意見。你說不用看(中聯辦)?別人當你傻的,你不要那麼白痴。

何君堯

「中聯辦本身是聯絡機構,沒有實權的,但你也看到中聯辦的影響力是不少的,很多人對他尊敬,很多香港人,做生意的、士農工商、經濟、服務業,都會徵詢他的意見。你說不用看(中聯辦)?別人當你傻的,你不要那麼白痴。」何君堯說。

對於中聯辦未有支持鄉議局組黨,何君堯認為︰「先別說支不支持,只看事實,冚冚聲(很趕急)、熱辣辣地說要去組黨,但最後煞停了,可見鄉事派未能得到中聯辦最大的共識。」

何君堯分析道︰「組黨是『多個香爐多個鬼』,分薄了票源,鄉議局本身已是功能組別,一個諮詢架構,已有代表入立法會,再組一個新黨出來,變成對民建聯或整個佈局有影響。」

何君堯明言,中聯辦與鄉事派有互相不滿意的地方,是「不足為奇」,而他自言以新界太平紳士之職位進入鄉議局後,正可以起到「磨合」的作用。

政界近日猜測,周永勤棄選而矛頭直指與中聯辦關係密切、被稱為「西環契仔」的何君堯,與有「新界王」之稱的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有關。
政界近日猜測,周永勤棄選而矛頭直指與中聯辦關係密切、被稱為「西環契仔」的何君堯,與有「新界王」之稱的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有關。攝:盧翊銘/端傳媒

新界勢力洗牌

劉皇發最終未能成功組黨,但鄉事派不滿民建聯,要求自行組黨的聲音並未平息。

2016年初,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也提出組黨參選,聲稱與鄉議局無關、只代表原居民聲音,但最後政黨成立晚宴突然取消,組黨不成,有傳正是中聯辦介入。

有熟悉鄉事的消息人士指出,長久以來,鄉議局內有兩派勢力,一派是以民建聯張學明為首的「嫡系」,比較親北京的;另一派就是「陀地鄉事」(地頭蛇),包括元朗、上水等鄉委會主席,代表人物之一是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

「當然兩派都是保皇的,而兩派之上,就是劉皇發,他地位是較超然,沒有特別傾向哪派。劉皇發是『英國佬』時代出身的,比較懂得『識放識收』。」消息人士對端傳媒透露。

然而,鄉議局和侯志強這類「陀地鄉事」近年組黨的聲音越來越大,中聯辦不願見到這種情況,漸漸地,「中聯辦開始覺得兩派人也信不過。」

消息人士說,中聯辦因而想扶植有「鄉事派梁振英」之稱的何君堯上場,控制鄉事派。何君堯獲委任為新界太平紳士後,成為鄉議局的當然委員,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一樣,也是終身制。

現在北京想逼不支持何君堯的人,也要支持他,是第一次那麼直接的干預。

消息人士

「現在北京想逼不支持何君堯的人,也要支持他,是第一次那麼直接的干預。」消息人士形容,北京現在是「玩政治」,「想趁機收服他們(各鄉紳)」。

消息人士續說,新界的鄉事勢力一向分成三個「約(地區)」:元朗約(包括屯門、錦田等)、大埔約(包括沙田、上水等)和南約(包括荃灣、離島等)。

其中「元朗約」是劉皇發長期的勢力範圍,而現在劉皇發淡出,便由兒子劉業強繼位。「大埔約」就是民建聯的根據地,由張學明管理,算是較聽話的一班。「南約」以往一直由坪洲出生的原居民林偉強打理,但消息人士指出,近年北京已經扶植黃漢權取代林偉強。

「明顯地,北京計劃在未來幾年,逐漸收服三大約。」因此,北京希望安插一個「自己人」,到暫時未能全面控制的元朗約,消息人士相信,「何君堯就是這個人選」。

由鄉事派組黨到今次立法會選舉,新界事務都能看到中聯辦的身影。消息人士笑言,中聯辦新界部近年在新界已經滲透得十分深入,「現在連一些鄉事活動,比如打醮、節慶,都由中聯辦新界部管理打點。」

參選新界西的名單,有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參選新界東的名單,有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