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調查:獨居長者被種票?選舉事務處:「填錯了」

70歲林嫦娥剛離世,被家人發現一陌生人將選民登記地址報稱林嫦娥住址。這個陌生人到底是誰?為何能輕易更改地址?


郭天立手持一名叫王浚的選民更改地址到其嫲嫲家中的選民更改資料通知信。
郭天立手持一名叫王浚的選民更改地址到其嫲嫲家中的選民更改資料通知信。攝:盧翊銘/端傳媒

「選舉機關花那麼多時間審查候選人的政治立場、背景,但真正要維持選舉公平公正的事又不認真做。」25歲的郭天立語帶不滿地說,手中拿着一封選民更改資料的通知信。

7月25日,這封信在郭天立祖母林嫦娥家中被拆開了。

一名叫王浚的選民,在選民登記5月2日截止後,報稱自己住在林嫦娥位於沙田美松苑麗松閣家中。雖然登記已截止,王浚仍然得到審裁官批准,成為新界東選民。

這份信的內容寫着:「本處在完成編製2016年的臨時選民登記冊後才完成你的申請。根據現行法例,選舉登記主任在改正臨時選民登記冊內的記項前,須先取得審裁官的批准,並以郵遞方式把有關結果通知申請人,選舉登記主任現已獲得審裁官的批准,並會將你的姓名和最新提供的主要住址載刊在2016年正式選民登記冊內。」

問題是,林嫦娥所有家人從不認識這位「同屋住戶」。到底王浚是誰?他報住林嫦娥的地址有何目的?

選舉事務處的「荒誕回覆」

信件在7月14日,由選舉事務處寄出;同一天,70歲的林嫦娥被發現中風昏迷在家,送院急救,延至23號不治。兩天後,林嫦娥二子回到美松苑打理遺物,偶然發現這封信。他覺得事有古怪,隨即告訴侄子郭天立。

選民更改資料的通知信。
選民更改資料的通知信。攝:盧翊銘/端傳媒

這封信,令郭天立懷疑是「種票」。

所謂種票,是一種涉及選舉舞弊的行為。種票者利用不當方法,在選舉中安排某候選人的支持者,成為擁有當區投票權的選民,使該候選人得票增加而改變投票結果。

帶著疑慮,郭天立在27號致電了選舉事務處,詢問「如何處理一單懷疑虛報的選民登記資料?」選舉事務處的回覆令郭天立感覺「好唔make sense(很不合乎常理)」。

當時接聽的是一名女職員,她回覆道:「那也沒辦法,現在選民登記冊已經出了。我們只能夠寫封信,叫他不要投票,因為一旦他投了,而不是那個選區的居民,就可能犯法。」

「你如何寄信給他呢?」郭天立追問。

「那麼,我們寄回他報稱的地址吧。」女職員回答。

郭天立事後跟端傳媒說,王浚不是住在這個單位,如果他真的虛報地址,職員又寄信給他,「根本就找不到這個人!」

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選民可以在選民登記冊刊出後,寫一個錯的地址,經選舉事務處和審裁官同意而完全沒發現問題呢?

市民郭天立

「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選民可以在選民登記冊刊出後,寫一個錯的地址,經選舉事務處和審裁官同意而完全沒發現問題呢?」郭天立擔心這封信只是序幕,意味著種票事件將在9月選舉前接踵而來。

「刻意利用不能舉報的住戶」

據家人介紹,獨居老人林嫦娥近年身體欠佳,左眼失明、右眼剩下三成視力,「收信往往也不會看」。

「所以就算我嫲嫲現在健在,她也肯定發現不到有個選民轉到她地址上。」郭天立說。

林嫦娥住的美松苑,屬於松田選區,長期是建制陣營的根據地。自2007年開始,公民力量的鄧永昌就成為該區區議員。後來公民力量和新民黨合併,引起部分成員不滿離黨,分薄了組織力量。做了兩屆區議員的鄧永昌,在隨後的2015區議會選舉,被政治素人、「傘兵」黃學禮拉下馬。

2015年區議會選舉點票。
2015年區議會選舉點票。攝:羅國輝/端傳媒

郭天立認為「屋苑裏不少人都清楚她嫲嫲的狀況」,因為她生前是個活躍的長者,常去晨運,間中又會參加鄰近社區中心的粵曲班。

端傳媒記者8月9日下午,到林嫦娥居住的美松苑,向她的鄰居及街坊查詢,他們有沒有收過類似信件,他們均表示沒有留意。

得悉林嫦娥姐收到懷疑種票信件時,年約70歲的鄰居彭婆婆指出︰「很多時老人家都會參加一些社區活動,又或政黨搞的『蛇齋餅糉』(派送蛇宴、齋菜、月餅、糉等優惠),需要登記地址、電話等資料,有立心不良的人要用來做壞事,很容易。」

郭天立表示,「有人因此作出相應部署,把選民轉移到她地址上這個可能性是有的」,不過他不想揣測這是哪些人、哪些政黨打的主意。

「以前我們聽過什麼一屋七姓十三伙,什麼京士柏種票事件,這些太明顯,容易被人抓到。恐怕有人現在轉了模式,故意利用一些不能舉報的住戶。如果情況果真如此,真的很恐怖。」他憂心忡忡地說。

漏洞處處的選民登記制度

在香港,種票並不罕見,其中一個原因,是漏洞處處的選民登記制度。

選舉事務處回覆端傳媒指,香港選舉一直「採用一個誠實申報機制,以寬鬆處理及利便登記人士為原則」,換言之,選民登記程序相對簡單。

未曾登記的市民,僅需要填上基本資料,包括身分證號碼、姓名和地址就完成程序;已登記的選民如果要更改地址,只要填上舊地址和新地址,得到選舉事務處和審裁官同意便可。由於選民毋須提交住址證明,即使有人虛報,選舉事務處也未必能察覺。

2011年,區議會選舉過後,部分選區被揭發有種票嫌疑。比如,美孚南、廣東省茂名市政協梁平擁有的一個單位,原本只有4名選民,但2011年選舉前,突然新增了9名選民,13人之中,夾雜着7個姓氏。經警方調查後,因證據不足未能起訴。

同年,在油尖旺京士柏選區,有13處虛報地址曝光,廉政公署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拘捕53人,其中8人被裁定罪成。原本以2票之差,在當區落選的民協林健文,獲法庭批准在2013年重選,最後以1515票贏回議席。

風波過後,選舉事務處亡羊補牢,向大眾承諾加強查核所有7名或以上選民的單位;與房屋署、香港房屋協會及民政事務總署覆核選民登記住址;以及增設隨機抽查機制,要求被抽中的選民提供住址證明。

但這一連串措施,似乎只是隔靴搔癢,對打擊種票無補於事。

「種票模式近年似乎起了變化」

根據選舉事務處發佈的新聞公報,審裁官由司法人員出任,主要負責為未能識辨的可疑個案「作公開和公平的裁決」和「批准更新地址」。
根據選舉事務處發佈的新聞公報,審裁官由司法人員出任,主要負責為未能識辨的可疑個案「作公開和公平的裁決」和「批准更新地址」。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泛民政黨內部人士黃日滔對端傳媒記者表示,正因選舉事務處的監察不如理想,公眾透過查閱臨時選民登記冊,抽出可疑個案,「就變得非常重要」。

他表示,政府每年公布臨時選民登記冊後,都會有大概一個月時間,供大眾查閱 。「那段時間就是政黨『做嘢(辦事)』的時間,很多區議員對自己選區內的住戶情況都很熟悉,一眼就能看出不尋常狀況。」

2015年夏天,民主黨、公民黨、工黨等數個泛民政黨就在區議會前夕,舉報了多宗懷疑種票個案。其中西環有79名選民,被發現登記了在4棟丟空的舊樓裏;荃灣有護老院已去世的院友「被登記」成了選民;另外有5間護老院、接近40名長者,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做了選民。

法庭同年9月審理案件,刪除了接近300個虛假的選民申請。裁判官馬漢璋在判辭中指斥,選舉事務處辦事不力,要法庭審理超過1500單可疑個案「近乎荒謬」,浪費公帑、時間,促請選舉事務處檢討審核機制。

可是選舉事務處在庭上表示,不少「懷疑虛報個案」經調查後,只不過是選民填錯地址,或選舉事務處職員輸入資料時的「手民之誤(筆誤)」。

有些個案,明明登記了A區A地址,原來住在B區B地址,你說哪有可能填錯?

泛民政黨內部人士黃日滔

這一切,令黃日滔聽得很不是味兒。近年積極抽出懷疑種票個案的他說:「十個個案,十個都說自己一時大意填錯了,是『手民之誤』。但有些個案,明明登記了A區A地址,原來住在B區B地址,你說哪有可能填錯?」

itemprop="image"
圖:端傳媒設計部

就着王浚的個案,選舉事務處於8月15日回覆端傳媒指,王浚是與林嫦娥住在同一屋苑的居民,但同樣是「不小心填錯地址」。他們已跟進事件,幫他更改地址,並通知了區議員黃學禮;但黃學禮至今仍未收到書面通知。王浚是否能提供住址證明、如何確實他住在同一屋苑,選舉事務處未有說明。

「一句尊重投票權,裁判官就讓他們更改選民登記作罷了。」聽到王浚這個個案,黃日滔忿忿不平地說:「他有沒有提供新的地址證明?選舉事務處做了什麽調查?」

儘管要全然打擊虛報地址很難,黃日滔仍舊覺得臨時選民登記冊有它意義,至少能拆穿一部份人種票的詭計。

不過,過去一年間,黃日滔發現,「種票的模式好像起了變化。」

黃日滔留意到,這些圖謀不軌的人,自去年開始漸漸改變策略:「他們知道我們能從臨時登記冊抽出種票個案,於是他們在臨時登記冊刊出後,才向選舉事務處登記種票地址,直接載入正式選民登記冊。」

由於涉及私隱問題,正式的選民登記冊不會公開;一旦過了臨時選民登記冊查閱期,政黨即使懷疑新增選民有問題,「都一律跟進無門」。

端傳媒到選舉事務處網頁查閱選民登記資料,必須輸入身份證號碼,及中文姓名、英文姓名或中文姓名電碼,才可以查到所屬選區及功能組別的資料。因此,要在這個階段抽出種票個案,幾乎沒有可能。

巧合地,來歷不明的王浚,亦是在今年6月25日、登記冊查閱期完結後,才申請轉移選民地址到林嫦娥美松苑家中,成功避開政黨監察。

2016年選民登記流程
圖:端傳媒設計部

「不務正業」的選舉機關

對於今年立法會選舉前夕,選舉事務處如何確保選民登記資料正確,選舉事務處回覆查詢時表示,他們「按照相關選舉法例,將處方有合理理由懷疑他們的登記住址可能已不再是其唯一或主要居所的選民納入法定查訊程序,並向約十萬名選民發出查訊信,要求他們確認或更新其登記住址,並在完成查訊程序後將約七萬名未有回應查訊信的選民剔除」。

就着王浚在臨時選民登記冊刊出後,成功更改地址一事,端傳媒向選舉事務處查詢,於臨時登記冊刊出後,選民在什麼情況下能更改地址。選舉事務處沒有正面回覆,只表示「選民在法定限期(2016年周期為5月2日)後提交的更新登記住址申請,選舉事務處會按法例規定在下一周期處理」。

縱觀整個種票疑團,最令郭天立不滿的,就是審裁官馬虎的審核。

選舉機關原本就應該保持選舉公平、公正、合法進行,很可惜香港不是。他們限制市民參選,影響選舉合法性,現時連選民登記也不把好關。

市民郭天立

根據選舉事務處發佈的新聞公報,審裁官由司法人員出任,主要負責為未能識辨的可疑個案「作公開和公平的裁決」和「批准更新地址」。也因此,當王浚向選舉登記主任申請更改地址時,必先經過審裁官核實。

但現在,郭天立認為審裁官明顯犯下錯誤:「我就真的當他(王浚)寫錯地址吧,這個審裁官還是懵然不知,避免不了漏洞。究竟他如何把關呢?有沒有按照既有的程序去辦事呢?」

選舉機關草率把關,大眾又不能從選民登記冊中找出端倪。郭天立覺得,這代表「今時今日,有人種票,只要那戶人家不舉報,好像就沒人知發生什麼事」。

新界東是近日最受爭議的選區,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和陳國強因為「支持港獨」,接連被選舉主任何麗嫦否決參選資格。說到這裏,郭天立顯得份外氣憤,連珠炮發:「選舉機關原本就應該保持選舉公平、公正、合法進行,很可惜香港不是。他們限制市民參選,影響選舉合法性,現時連選民登記也不把好關,我真的接受不了。」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黃日滔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