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 觀點 福爾摩沙:一種關注

溫朗東:華航罷工,改寫台灣勞動尊嚴的前線

6月24日凌晨,南京東路三段與龍江路的華航公司前,上千名華航員工群起罷工。這將會是台灣勞動權益的轉捩點。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宣布24日零時起開始罷工。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宣布24日零時起開始罷工。攝:徐翌全/端傳媒

6月24日凌晨,南京東路三段與龍江路的華航公司前,台北夏季的夜晚溼熱難耐,上千名華航員工群起罷工。這將會是台灣勞動權益的轉捩點。

這樣說,對其他曾以血淚對抗資方的勞工好像不公平。

確實,這次罷工者有很多優勢。相對於過往的勞動抗爭,華航員工的薪資相對高、擁有的籌碼(罷工對資方的損害程度)強、空服員的社會形象好、參與者的論述能力強(看有多少華航員工發佈條理分明的臉書貼文)。加上發動地點在台北,媒體效應也大。

當人們盤點這些林林總總的優勢,好像也把華航罷工描繪成一種「勝利組的罷工」── 彷彿是他們不知足、得了便宜還賣乖,只會吵著要糖吃,不關社會上其他人的事。

但這種對罷工者的冷水,是資方最樂見的。勞動權益的戰鬥,絕不能陷入這種「弱弱相殘」的邏輯。此次華航罷工,即將成為台灣勞工運動史上的里程碑。值此之際,各行各業所有的勞工朋友應該站在同一陣線。

惡劣勞動環境,扼殺公共場域

台灣勞工運動困難重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勞工間的比較心理。身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個產業,只要我過得比你好一點點、職位比你高一點點,我就感覺到優越,我就覺得沒必要站在一起,對抗資方的剝削。但不要忘記:在資方面前,勞工都是弱勢。稍弱者跟更弱者互相比較,只會削弱彼此動能,讓結構問題永遠無法翻轉。

台灣每年經濟成長、企業獲利都是正的,但十幾年來,個別企業賺了錢,員工鮮少加薪;企業賠錢,就要我們共體時艱。結果 GDP中薪資所得占比節節敗退,大幅轉移到資本利得,進到老闆口袋。

當勞工工時居高不下、薪資越來越少,為了養家餬口,人們已沒有餘力去關心自身工作以外的公共議題。所以台灣的民主,變成投票當下的選邊站;台灣的NGO團體經營艱困;台灣媒體為了因應人們下班疲累後尋求放鬆的口味,日趨淺碟化、娛樂化。

台灣公共場域論辨舉步維艱,不是因為台灣人素質不夠,而是我們過得太艱辛,捧起飯碗已耗費全部力氣。

改善勞權,才能追求台灣自主

台灣勞運的另一種阻力,是左派與本土派意識型態的分歧,與行動上的制肘。

左派工運團體通常帶有普世主義色彩、重視基本人權。相對於本土派把台灣主體性當首要目標,對中國堅壁清野;左派通常不把統獨當成優先議題,也連帶願意關心中國的勞工處境。這種分歧,也常替左派團體(包括工運者)引來「左統」罵名。許多工運者都遇過本土派質疑:你們是不是統派,是不是國民黨派來亂的?

然而,我們必須瞭解,所謂的「左統」,憧憬的社會主義願景,已經與當代中國沒有什麼瓜葛。如今,全世界掌握最大資本、權力最大的企業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國是結合資本主義跟威權政治的社會。

本土派必須要知道,中國「以經促統」的戰略得以成功,其實跟台灣勞動環境環環相扣的,當有越來越多的台灣子弟被惡劣的職場環境逼退,得去中國上班、領中國老闆的錢,我們能說他們照顧自己、照顧家人錯了嗎?我們能苛求他們為了家庭生計,而對台灣意識絕口不提嗎?

如果台灣職場環境可以留住台灣人才,台灣才會有希望。在這個當口,不是計較統獨光譜、政黨屬性的時候。站在勞工這一邊,就是站在台灣人民的這一邊。  

在右翼兩黨之間突圍

民進黨未曾執政前,曾受到左派的期待。但何以先前執政八年,卻無法解決勞工問題?這涉及台灣現實政治的基礎:

長久以來,國民黨憑藉數千億的黨產,打造資本密集的選戰套路(鋪天蓋地的戶外看板、高價的電視報紙廣告),收買地方派系,拉高選舉經費門檻。作為挑戰者的民進黨要跨越這個門檻,也不免得向資本家伸手,才能獲得在選舉中出場的權利。拿人手短,民進黨又如何能真正站在勞工方,跟金主過不去?

我們不需要去怪民進黨。因為在過去,沒有更好的方法來形成良性的政黨競爭。結果就是:國民黨是大財團,民進黨也學著當起小財團,兩黨都成為親財團的右派政黨。

然而近年選風悄悄改變。過去兩年,已有若干候選人打出非典型選戰,扭轉昔日旗海飛揚、廣告猛砸的生態。這也讓左派團體,開始在兩大右派政黨之外,看見一些介入政治的可能。年初綠黨社民黨聯盟的參選雖然敗北,但也創造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聲勢。

我們得相信改變的可能。

而在推動改變的路上,此刻的華航罷工,就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只要能夠劃下成功的先例,其他勞動、罷工條件更差的勞工團體,就能在先例中學習、受到鼓舞,願意相信自己的處境,是可以透過自己去爭取的。

這種共識,也才能有化為更強勁的政治動能。

嘲諷,只是一種必然的阻力

如果有一種意識形態是我衷心信仰的,那就是一個人人活得自由、尊嚴、能決定自己幸福與命運的公平社會。這個社會註定得要靠最切身的勞動權益來達成。

華航的罷工朋友,你們辛苦了,這只是個開始。接下來的幾天,會有無數的阻擾。在未來幾天,你們或許會聽見有人說:

「你們已經過很爽了,不要不知足,有人過得比你們更慘不知道嗎?」

「你們阻礙交通、製造社會成本,把社會搞得很亂,很自私耶。」

「勞動權益很重要,但不能和平理性一點,不要聚在街上嘶吼,大家回家派代表出來好好談不行嗎?」

這是此刻台灣社會的現實。

但走上街頭的各位,必然也相信現實是可以被改變的;嘲諷,也只不過是這個過程中的一關。勞工合理的權益,是靠自己爭取來的。法律的保障、當權者的承諾,遠遠比不上實際的勞資拔河。當社會反彈的聲浪浮現,才是勞動權益戰鬥的開端。

華航罷工的朋友,你們站在勞動權益的前線,這不只是自身權益的爭取,更是整個台灣社會進步的契機。

在這次抗爭中,我們都需站上自己的前線,一起協力。

(溫朗東,udn debate 相對論執行副主編,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

編註:本文初稿原載於溫朗東臉書。由於作者在抗爭現場聲援,部分段落由端傳媒評論總監曾柏文協助增補,作者審定。

華航 台灣 華航罷工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