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 觀點

長平:林榮基挺身而出了,你準備怎麼辦?

林榮基先生在艱難掙扎之中,成為石破天驚的「香港良心」。而香港的抗爭者們,到了必須回答「怎麼辦」的時刻。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16日下午召開發佈會。攝:吳煒豪/端傳媒

如同沉沉暗夜裏的一道閃電,林榮基先生的記者會,讓很多香港人難以入眠。作為銅鑼灣書店事件當事人之一,他以令人震驚的勇氣講出了自己親歷的黑暗,證實香港人正在遭遇的噩夢。他終結了關於這場噩夢的「十萬個為什麼」,僅剩下一個誰也無法迴避的巨大問號:怎麼辦?

因為出版中共「禁書」,一家香港知名書店的股東、管理者和職員先後被秘密綁架,這個基本事實,從一開始就昭然若揭。然而,林榮基先生的講述仍然讓人感到驚恐。首先應該看到,無論是為了已經面世的圖書,還是一本尚在計劃中的讀物,北京竟然成立龐大的專案組,實施跨境、跨國及多地同時進行的大規模綁架(即便按照中國內地的法律文本,也只能如此定義),其決策邏輯及行為方式,與恐怖組織沒有區別。

也跟恐怖組織一樣,「專案組」綁架人質以後,不允許與家人聯繫,不允許聘用律師,也不明確告知解綁架者身份及關押地點。單是這種隔離造成的孤獨和恐懼,就足以讓綁架者任意敲詐。涉事者李波被迫交出了書店的訂閲資料,令大批內地「禁書」讀者落入掌控之中。

在「李波的微笑」背後

跟恐怖組織或者其他綁匪不一樣的是,「專案組」自由遊走於敲詐勒索、媒體宣傳和法律手段之間。有多少綁架者在成功實施恐嚇和敲詐之後,還能以「取保候審」的名義放人?有多少綁架者可以安排多家新聞媒體採訪當事人,並讓他們流暢自然地說出準備好的台詞?有多少綁架者可以釋放人質之後,再讓他們乖乖地回去?

林榮基先生揭露自己被逼在鳳凰衞視檢討「深刻認識到錯誤」,還透露被操縱表演的主角李波「違反自己意願被帶走」。回顧李波先生的「平安家書」、「自願偷渡」、「夫妻歡聚」、「譴責媒體」、「譴責聲援者」甚至「放棄英國護照」這一系列演出,可以看到被綁架者不僅遭受身體上的拘押和威脅,而且心理和精神也被嚴重摧殘。

綁架者不滿足於讓人質成為戰戰兢兢的沉默羔羊,還要對他們實施「移形換位大法」,讓他們的嘴說出綁架者想說的話,讓他們的身體做出綁架者想做的事。對於大多香港人來說,「李波的微笑」無異於一副面具,令人不寒而慄。

香港抗爭的一道曙光

戴着魔鬼給予的面具,譴責自己的聲援者,如同一具被拿走靈魂的軀殼,內心的苦痛可想而知。綁架者卻威脅說,唯有面具可以護身保命,摘掉面具則將置自己和家人於更危險的境地。經過苦苦的掙扎,林榮基先生做出了驚世之舉,毅然決然地摘掉魔鬼的面具,遠遠地扔掉,用自己的嘴說出真相,用自己的眼睛直視邪惡,用自己的心靠近朋友。

近年來,香港人為基本權利艱苦抗爭,北京政府不為所動,絕望情緒四處瀰漫。林榮基先生明言,艱難掙扎之中,「最終被香港6000人上街支持自己而感動,改變決定,在港鐵九龍塘站出閘,沒有回內地去」,成為石破天驚的「香港良心」。對於香港抗爭者來說,這無疑是一道強烈的曙光,讓人看到了促成更多改變的希望。

從「為什麼」到「怎麼辦」

銅鑼灣書店事件被綁架者中,桂民海仍被關押在內地,已經返港的李波、呂波及張志平仍未走出綁架者架設的精神牢籠;而勇敢站出來的林榮基先生,則面臨更大的危險。他們需要更多的救助,更多的聲援。

林榮基先生控訴這起赤裸裸的綁架案之後,香港政府和警方再也沒有藉口假裝糊塗。警方必須保護林榮基先生和他的同事們的人身安全,並對這起綁架案立案調查。

對於貫穿整個事件的國家恐怖主義決策邏輯和行為方式,國際社會不應該沉默。北京當局之所以為所欲為,不是因為他們是天生的壞蛋,而是整個世界對惡行沒有制約。記者會之後,林榮基先生一個人扔掉了面具,而所有香港人,都面臨如何「面對真實」的問題。人們對於這起事件的所思所想,不應該再受困於「為什麼」,而是必須回答「怎麼辦」。

(長平,作家,資深時政評論人)

銅鑼灣書店 香港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