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異鄉人

陳慧小說連載31: 人間出逃

他是出逃,只是這一次並不知道要躲避的是什麼。


1 到了警署,律師已在等候。林佳這才知道,女伴並無車牌,而且家裏有好幾位叔叔伯伯是當官的。

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林佳沒想過女伴居然可以在三天後如期起程到英國唸書。若無其事。女伴的父親要送林佳新的跑車,「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臉的誠懇和抱歉。林佳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覺得他應該高興,他只覺得恐怖。

林佳素來知道自己是壞,只是沒想過,別人的壞,竟能令他如此難過。

有時候難過比幸福更令人敏銳;像蒙藥消退,覺着不適與痛,林佳忽然看出了很多不對勁的事情。

林佳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覺得他應該高興,他只覺得恐怖。

2 林佳拒絕接受跑車,女伴的父親派人送來支票。林佳去銀行提了現金,要兩個A4尺寸的公文袋才能全數裝下。他去到醫院,找到計程車司機,只見病床邊圍滿了各種古怪的機器,呼嚕呼嚕地運作着。他仍在昏迷中,或許只是睡熟了,林佳不知道。忽然一股悲從中來,像驀地揭露自己卑賤的身世。林佳端詳司機的面孔良久,想像他張開眼和說話的樣子,如果有一天在路上遇見了,林佳必定可以把他認出來。

林佳悄悄將公文袋放在他的被蓋上,轉身離去。

林佳停在電梯旁大大的窗戶前,他記得七年多以前看過這樣的一片風景。鬱綠的山坡和樹叢,只是如今樹叢裏長出了好幾幢大廈,都是豪宅。不錯父親當天就是躺在這樓層的病房中。

香港回歸的那一夜,空氣濕熱,一街人馬沓雜,嘉年華會似地,沒來由的亢奮。

病房中傳來女人的哭罵聲,林佳不用看也知道,是計程車司機的妻子發現了公文袋。林佳不知道她是受驚還是憤怒,臉上又泛起了當天被消防員盯着看的滾燙。電梯門打開,他走進去,頭也不回。

3 林佳用手機上網,訂了最快能趕上的班機,是去日本的。目的地是東京,乾脆行李也不必收拾。他想起早上出門的時候,忘了將廁所的燈和熱水爐的電掣關掉,窗也沒關上。

回來的時候,不知道房子還在不在。

他甚至沒向公司請假。

4 林佳過去也曾如此,急不及待地離去。第一次就是在知道十香死訊的時候,也是什麼也沒有收拾,跳上了往澳門的飛翔船。林佳喝光了酒店房間內供應的酒,酒醒了就到樓下的賭場去。他不停重複這樣的步驟,就是醉和賭,不知道過了七天還是十天,負了巨債就給高利貸集團的人押着回到香港。第二次匆匆離去是大半年之後,香港回歸的那一夜,空氣濕熱,一街人馬沓雜,嘉年華會似地,沒來由的亢奮,林佳待在喝酒的地方,從平日轉播足球賽事的大電視中看着旗降下旗升起,台階上都是人,特區政府,一個女的站在正中,一身的紅,林佳只覺怪異。林佳截了計程車回家,命司機在樓下等候,引掣不可關上,他找到護照就直奔啟德機場,趕上夜機,目的地是倫敦。甫離希斯路機場,空氣中的清涼與公路上的藍色路牌就令他鎮靜下來,隨便挑了間酒吧,吃了一客撐飽的早餐就啟程回港。人家問起他昨天公眾假期玩什麼去了,他就說,去倫敦寄了封信。沒人相信。從此林佳護照不離身。父親離世的那天,女友陪着,他隨便編了個藉口,說要去處理殯葬的事情,把女友打發了,自己就直奔機鐵站。只是此刻林佳的信用咭再無餘額,在機場喝了杯咖啡,仍讓女友在身邊陪着去揀棺材。

什麼人會在別人家裏出事的時候還上門嬉鬧?他們說,機票行程早安排好,錢都付了,不能讓錢就這樣白白花掉……

──他是出逃,只是這一次並不知道要躲避的是什麼。

5 林佳在傍晚時份進入東京都,天色已入黑,街上行人密密麻麻。漸漸就覺着不妥,人們微微焦躁,卻格外的安靜與秩序井然。林佳在酒店大堂等候辦理入住手續,抬頭看不遠處的電子板,平日應該都是廣告,此刻播報的,卻似是極重要的訊息,林佳勉強認出幾個漢字──……關東地震……9……津波警報……

林佳什麼地方都沒去,呆在房裏看電視新聞。相比電視畫面裏的情景,一直持續着的餘震實在不算什麼。電視新聞重複播放地震和海嘯的消息,林佳毫無睡意,把客房裏的酒和小食都吃喝淨盡,天亮了就吐,吐完了躺在地上沉沉睡去。睡醒之後,有那麼一刻,林佳忘記了昨天發生的災難,他下樓想四處去逛一下,卻在大堂遇上一夥聒噪的遊客。林佳立刻就認出了他們來自香港。酒店職員安靜地接待他們,林佳冷眼旁觀,什麼人會在別人家裏出事的時候還上門嬉鬧?他們說,機票行程早安排好,錢都付了,不能讓錢就這樣白白花掉……。

錢。錢是一切的行事準則。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