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旺角騷亂後,228新界東選民的最後掙扎:投票給誰?

一邊是政治表態,另一邊是守住關鍵一席。星期日的立法會補選,原本是泛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對局,在旺角騷亂後增添變數,這變數也是未來香港政治的新形態。


旺角騷亂後,228新界東選民的最後爭扎:投票給誰? 圖:端傳媒設計部
旺角騷亂後,228新界東選民的最後爭扎:投票給誰? 圖:端傳媒設計部

旺角騷亂事件後,新界東選民都因着2月28日立法會補選的一票苦惱起來。

選民掙扎:關鍵一席或即時表態?

「我認同梁天琦(本土派)所爭取的本土利益,但想到分散票源,可能令泛民主派在議會內失去關鍵一席,我最後還是打算投票給楊岳橋(泛民主派)。」30歲的彭傑宜這樣說。

23歲的葉仕容卻有不一樣的想法:「我原本支持楊岳橋的原因,與社會主流論調挺相似,但經過旺角騷亂,我改變了初衷,覺得投票給梁天琦,意味着抗爭將會成為不可抵抗的主流。」

彭傑宜和葉仕容是香港立法會新界東選區的兩名年輕選民。立法會分為五個選區,新界東是其中一個,地區包括沙田、將軍澳、大埔和上水等。根據選舉事務處資料,上一屆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新界東登記選民有87萬多人,其中超過17萬人是30歲以下年輕選民,佔整體20%,是年輕選民第二多的選區。

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是為了選出一名議員,填補湯家驊辭職後的空缺。原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在香港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於2015年6月22日宣布退出他所屬的泛民政黨公民黨,並辭去立法會議席,同年10月1日起生效。

參加補選的有七名候選人,包括上一屆立法會選舉與湯家驊一同參選的公民黨楊岳橋、本土民主前線(簡稱本民前)梁天琦、民建聯周浩鼎、新思維黃成智,以及報稱獨立或無申報政治聯繫的劉志成、梁思豪和方國珊。不過,開宗名義以建制派名義出選的只有周浩鼎一人,而楊岳橋獲得泛民主派普遍支持,所以外界認為這次補選是一場泛民與建制的對戰。

新界東選區也一直是泛民主派的「票倉」,上一屆立法會選舉中,泛民主派在9席中贏得6個議席。2015年區議會選舉中,屬於新界東的四個區議會,泛民的成績也較其他地區好,例如泛民在沙田區議會取得49%議席;在西貢區議會取得31%議席。因此,楊岳橋的選情一直被看高一線。

「佔領運動時,本身是律師的楊岳橋幫了很多被捕人士,所以我就記下了這個名字,這次看到他參選,我自然打算投票給他。」2014年曾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彭傑宜這樣說。她畢業於香港大學,現時在跨國公司擔任市場推廣及研究,與家人居於將軍澳中產屋苑。她一家人都是泛民支持者,也特別關注本土議題。

旺角騷亂事件之前,彭傑宜對票投楊岳橋意志堅定,但2月9日後,她一度為自己的投票意向掙扎起來。

2月9日凌晨時分,本土民主前線宣布運用梁天琦的競選權力,在旺角發起選舉遊行,聲援熟食小販在旺角砵蘭街擺檔,事件最終演變為通宵騷亂,示威者在街上焚燒雜物,又向警察和個別記者擲磚。特區政府2月9日,將事件定性為「暴亂」,至今最少72人被拘捕。梁天琦在當晚凌晨三時左右被捕,現時被控以暴動罪,正保釋外出,案件押後至4月7日。中國外交部2月11發出的新聞稿,更稱這是「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

彭傑宜一直留意旺角騷亂事件發展,她說:「我不反對旺角的方法,只是我不會參與,因為代價太大了,所以他們願意這樣付出,我覺得很佩服。」看到輿論批評本土派行動,彭傑宜開始想,或許應以手上的一票作出政治表態:「我想過投票給梁天琦,也許他沒有機會勝出,但如果他得到的票數夠多,就能夠以數字證明新一代想要改變,而並非政府口中所說,只是少數『廢青』在街頭搞事。」

彭傑宜還在掙扎,但她兩名姐姐和一名姐夫已經決定,由公民黨的楊岳橋轉投本民前的梁天琦。「我想楊岳橋的勝算比之前低了,其實我姐夫從澳洲回來,已計劃與姐姐返回澳洲生活,我也沒有想過他們會支持激進抗爭,甚或投票給梁天琦。」彭傑宜說。

2016年2月20日,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在造勢晚會上演講。 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20日,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在造勢晚會上演講。 攝:盧翊銘/端傳媒

本民前與公民黨,「勇武」對「非暴力」

對公民黨或者本民前來說,這早已不只是議席之爭。

旺角騷亂後本民前政治地位急升,正是要為勇武本土路線在議會開路。而公民黨則有「顧全大局」的包袱,要守住傳統泛民非暴力路線。

2月20日晚上,本民前在沙田為24歲的梁天琦舉行造勢大會,有近千名支持者出席,站台力挺者包括現任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政治組織「熱血公民」黃洋達、提倡城邦自治論的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港大事件中曾扮演吹哨人角色的前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最早提出「香港民族」的《學苑》幾任團隊、雨傘運動後成立的「青年新政」梁頌恆等等,幾乎為在香港政壇中的「勇武本土」路線吹響集結號。

翌日(2月21日)晚上,楊岳橋在上水舉辦造勢大會,大會宣佈有500人出席。這一晚,站台的除了多名泛民主派議員、網上電台D100創辦人鄭經翰,還有發起佔領中環的「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岑敖暉;及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文化監暴成員何式凝、黃耀明等等,亦是非暴力泛民路線的集體亮相。

支持本土派的一方可能也會問,為甚麼要讓一群年輕人去抗爭,而你們這群養尊處優的人在『吃花生(旁觀)』...... 反對旺角騷亂(的人)就認為我協助被捕人士,是鼓吹暴力。

公民黨楊岳橋

旺角騷亂後端傳媒訪問了楊岳橋,他明言感受到兩邊負面情緒的擠壓:「部份香港人根本無法分開激進、本土、與及泛民,這是客觀事實。支持本土派的一方可能也會問,為甚麼要讓一群年輕人去抗爭,而你們這群養尊處優的人在『吃花生(旁觀)』,不滿意公民黨(譴責暴力)的聲明,這也必然會投射到我身上。反對旺角騷亂(的人)就認為我協助被捕人士,是鼓吹暴力。」

他坦言泛民要尋找「在不違背非暴力抗爭的原則下迎接新時代」的新路,自己也有「更新泛民的問題意識」,但選舉在前,自己的壓力就在於「暫時仍未有具體方法」。

為何香港沒民主呢﹖有多少人犧牲過呢?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

旺角騷亂前,梁天琦在2月3日端傳媒訪問時,提到自己願意為抗爭做出犧牲:「人民要我做什麼我也會做,因為這是人民授權予我,沒有任何底線。你看世界各地的民主進程,有什麼地方是沒人犧牲而能享有民主呢?我想不到。為何香港沒民主呢﹖有多少人犧牲過呢?」

這堅決姿態打動了不少年輕人。出身基層家庭的葉仕容,現正就讀香港大學。港大罷課期間,他曾與同在港大就讀的梁天琦傾談過,雖然很認同梁的本土主張,但當時還未決定投票給梁天琦。「經過旺角一事,我改變了初衷。」葉仕容形容這次本土派的勇武抗爭「喚醒」了他:「他(梁天琦)真真正正為了本土思維、價值走上街頭勇武抗爭,而不怕被檢控。他的行為告訴我,面對極權,革命之火一定會蔓延下去,若革命之火能走進立法會,對本土思想的散播,一定會有幫助。一個黃毓民喚醒了一個梁天琦;一個梁天琦,也許能喚醒更多人。」

2016年2月20日,梁天琦在沙田大會堂對開露天廣場舉行造勢晚會。 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20日,梁天琦在沙田大會堂對開露天廣場舉行造勢晚會。 攝:盧翊銘/端傳媒

空戰:雙方的較量

梁天琦專訪時就曾表示這次選舉策略着重效率較高的「空戰」,也就是利用多媒體策略在網上宣傳來「喚醒」年輕人。本民前另一名發言人黃台仰,早前曾特意到台灣參考當地的選舉工程。「台灣傳統政黨着重『地戰』,即地方組織,但新興政黨如時代力量,因為地區工作、聯絡較遜色,所以會較注重『空戰』,即多媒體、影片去引起公眾共鳴。」梁天琦說。

本民前在2月1日發布了一條宣傳短片,記錄梁天琦參與社會運動及個人生活點滴,其中梁天琦一邊踏着單車,一邊旁述他的背景和參選理念等,獲近26萬次瀏覽。

公民黨的楊岳橋同樣着重「空戰」。他的臉書專頁有多段短片,其中最受歡迎的是「ThisAY」系列,最高瀏覽量的一集,點擊率為7萬多次。這個系列名稱與香港一個色情網站相似,而AY是楊岳橋英文名字的縮寫,短片中都是楊岳橋「扮鬼扮馬」。「現在已經有人說是傻仔,但網上世界界限是零,我就可以做更多新事物。另一個想法就是跳出以往選舉『鐵板一面』的海報,來到2016年,我告訴你這個真人是怎麼樣,這個叫楊岳橋的『眼鏡男』,其實他是一個很無聊、很愚蠢,會喜歡說一些不好笑的笑話,這個就是我,Politics could be fun(政治可以有趣)。」楊岳橋2月5日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說。

本土派與泛民主派用兩種路線爭取市民,建制派也用了同樣的方法:「補選不單單是選擇周浩鼎或是其他人,更重要的是選擇建設香港或繼續破壞香港,是兩種路線的選擇。」周浩鼎在旺角騷亂後向端傳媒這樣說。

在旺角騷亂前,周浩鼎的臉書較為「平面」,一般是發佈他向市民派傳單或拜年的相片、黨友為他拉票或他自我介紹的短片等,也就是將傳統宣傳記錄下來,再在網上發布。但2月14日,他在專頁發布一條全新短片,針對旺角騷亂事件而來,直接動員那些反對旺角騷亂的選民,片名是「教壞細路」。片段中周浩鼎到一個三人家庭拜年,當時屋主正在看有關旺角騷亂的電視新聞,兒子則在丟玩具,還說「電視裡的哥哥姐姐也是這樣」,周浩鼎於是向這個小朋友說,有要求應該與父母慢慢討論,不應以丟玩具作威脅。

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攝:盧翊銘/端傳媒
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攝:盧翊銘/端傳媒

建制的鐵票也增加?

40多歲的李太就是因此:她想要投票給建制派的周浩鼎。

李太一家四口居於沙田大型私人屋苑,自言是一名不懂政治的「師奶」。近年她就讀中三的女兒「迷上」激進本土派,令她又擔心又頭痛:「佔領時她已經整天嚷着要去旺角,那時她才剛升上中二,之前旺角騷亂,她竟然說那些人做得好,我們因此吵了好幾次。」李太在訪問中肯定說:「這正是泛民主派『教壞細路』。」不過記者再追問,她承認自己分不清泛民主派和本土派。

我們需要借一次選舉作出表態,香港人其實不接受這些混亂。

民建聯周浩鼎

李太說以往並不熱衷投票,不特別支持建制或泛民,沒時間就直接放棄投票。但2月9日起她從主流電視台看到旺角騷亂的連日報道,首次覺得這一次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不能錯過投票:「我只是想趕走那些搞亂香港的人,否則香港只會變得越來越差。」李太不願意透露全名,說害怕一家人會受到這些「搞亂香港的人」騷擾。

「沉默大多數以往未必投票,但希望今次對事件有感受的都會以選票發聲,議會內很多拉布,前年發生了佔中,燃燒下來甚至是近期旺角『暴動』事件,其實我們都覺得議會和社會有那麽多混亂時,其實我們需要借一次選舉作出表態,香港人其實不接受這些混亂。」周浩鼎對端傳媒說,他也希望選民明白這次補選是政治表態。

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攝:羅國輝/端傳媒
民建聯候選人周浩鼎。攝:羅國輝/端傳媒

獨立中間路線還存在嗎?

標榜自己代表中間路線的黃成智,在2月9日凌晨兩時,即旺角騷亂期間發布了一條短片。他在片中穿上超人的裝束扮演「誠摯超人」,對抗代表建制派、政客、激進派和拉布的「四獸」,他聲言這四個問題令社會空轉,阻礙香港社會及政制發展。

58歲的黃成智曾代表民主黨三度當選立法會議員,於2015年退出民主黨,另組政黨新思維,政綱強調與中央和特區政府溝通。旺角騷亂後,新思維於2月14日發表民調,在1000名受訪者中,43%受訪者「體諒但不贊成」騷亂,比率與45%受訪者「譴責」騷亂接近。至於哪一方需要為騷亂負責,最多受訪者選擇示威者,達53%,而認為是政府和泛民政黨的,則分別有27%及20%。

新思維有關旺角騷亂的民調。圖:端傳媒設計部
新思維有關旺角騷亂的民調。圖:端傳媒設計部

新思維認為調查反映市民對目前政局感到困擾。接受端傳媒採訪時,黃成智說:「這個政治表態會說明,市民對於現時政治形勢和爭拗的不滿,因此我們中間路線參選,重要性是要讓選民知道他們是有選擇。」

除了黃成智,方國珊也聲稱自己走中間路線,餘下兩名候選人劉志成和梁思豪,則較為低調。

事實上,補選的投票率一向較正式選舉為低,但旺角騷亂後各個陣營都着力催票,強調這是政治表態的重要一票。有政黨內部調查指,楊岳橋和周浩鼎的支持度原本不分上下,但在騷亂後,部分支持楊岳橋的選民轉投梁天琦,令周浩鼎有超前其他候選人之勢。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2012年在立法會新界東選區,以超過30000票勝出。他評估今次補選中,周浩鼎較有機會勝出,因為泛民主派「亂晒大籠」。他看過梁天琦的網上宣傳後,又大讚其內容和設計:「他是高手,會影響到楊岳橋的票數,如果楊岳橋輸掉,正是輸在梁天琦手上。」

專門研究香港選舉的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解讀,旺角騷亂對選情有多大影響,現階段難以估計,尤其是最後兩個星期仍可能有很大變數。但他相信,梁天琦的票源可能擴大:「他的票數會更為鞏固,因為一般支持本土派的選民都接受抗爭路線,所以不會轉投其他陣營,甚至可能增加更多支持。」

彭傑宜也曾想過投票給梁天琦,以表態自己不反對抗爭路線,但最後卻為了「關鍵一席」重新考慮起來。她解釋,雖然自己很想在體制外尋求對抗政府的方法,但同一時間,她希望在體制內有能夠代表自己的議員:「議會失效了,但它一天繼續存在,就始終不能跳過它。」

2016年2月3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黃成智於馬鞍山廣場前宣傳政綱。 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3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黃成智於馬鞍山廣場前宣傳政綱。 攝:盧翊銘/端傳媒

(實習記者許創彦、李栩翹對此文也有幫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