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 香港

12小時旺角黑夜全程還原,通宵騷亂如何發生?


大年初一(2月8日)晚上至翌日清晨,香港旺角發生一場警民衝突的大型騷亂,政府定性為「暴亂」。本文整理當晚傳媒拍攝畫面、報導內容以及端傳媒記者現場親見情況,試圖還原12小時旺角之夜事件時序。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2月8日中午12時30分:本土民主前線在社交網絡上號召支持者晚上9時到砵蘭街聲援小販。

.2月8日晚上9時40分,香港獨立媒體報導,有食環署職員阻止小販在砵蘭街開檔,之後食環署職員與各團體聲援小販的人士發生衝突。

.2月8日晚上10時,香港電台報導,警方收到食環署要求協助。一小時後,即晚上11時,本土民主前線再發帖,指食環署職員退至彌敦道,現場出現少量警察,小販已繼續開業。

.2月8日晚上11點10分,根據香港01報導,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在砵蘭街及山東街交界攔截車輛,阻止駕駛人士進入砵蘭街,警察推出流動指揮台,圖控制場面。警方的機動部隊、便衣探員開始向示威者揮動警棍,試圖驅散人群。

.2月8日晚上11時30分,根據香港電台及蘋果日報報導,在旺角朗豪坊對開的街頭夜市,大批警察到場驅趕在場人士。警方展示紅旗,警告人群「停止衝撃,否則使用武力」。示威者向警員投擲物品,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噴霧和揮動警棍,有示威者受傷。混亂之中,有小販的炭爐翻側,一度冒煙,市民撲救。

.2月9日凌晨12時20分,根據香港電台及蘋果日報報導,大批戴備頭盔和手持警棍的警員到場增援,築起多重人鏈防止示威者衝擊,雙方在砵蘭街與山東街交界對峙。

.凌晨12時27分,本土民主前線在社交網站宣布,將運用候選人梁天琦的競選權力,即時於旺角舉行選舉遊行,根據法例,若遊行人數少於30人,無需預先申請警方批準。他們呼籲支持者攜帶眼罩、口罩、水及有效保護身體的衣著前往支援。

.凌晨1時15分,端傳媒記者到達現場,看到10多檔小販檔在砵蘭街近亞皆老街一段擺賣,示威者則繼續在近山東街一段與警員對峙(註:地圖1)。

2016年2月9日,凌晨約一時半,多名示威者帶同盾牌及口罩在旺角朗豪坊外與警方對峙。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約一時半,多名示威者帶同盾牌及口罩在旺角朗豪坊外與警方對峙。攝:盧翊銘/端傳媒

.凌晨1時35分,根據香港電台、香港獨立媒體報導及端傳媒記者現場所見,在山東街與示威者對峙的警方,再次出示紅旗,並架起長盾,要求市民往亞皆老街方向在7分鐘內離開(註:地圖2)。在紅旗舉起之後的15分鐘,對峙的警員與示威者爆發激烈衝突,示威者衝擊警方及投擲物品,警員施放胡椒噴霧,並警告示威者不要在現場灑火水(煤油),多數示威者向亞皆老街方向退去。

本土民主前線及其他本土派人士,因聲援在旺角砵蘭街擺賣熟食的小販,與警方發生衝突,雙方對峙,警員多次施放胡椒噴霧。攝:Billy.H.C.Kowk/端傳媒
本土民主前線及其他本土派人士,因聲援在旺角砵蘭街擺賣熟食的小販,與警方發生衝突,雙方對峙,警員多次施放胡椒噴霧。攝:Billy.H.C.Kowk/端傳媒

.凌晨2時,根據端傳媒記者採訪及有線新聞拍攝畫面,數十名示威者在亞皆老街追打約十名警員,同時不斷向警員拋擲木卡板及垃圾桶等雜物,警員一邊向後退,一邊以胡椒噴霧及警棍還擊。但由於地上有大量雜物,有警員被地上雜物絆倒。

2016年2月9日,旺角,凌晨二時,警員在亞皆老街馬路拘捕一名示威者。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旺角,凌晨二時,警員在亞皆老街馬路拘捕一名示威者。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凌晨2時03分,端傳媒記者見到,一名警員向天開兩槍示警,並以槍指向示威者,示威者停止行動並退後。(註:地圖3)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一名警察在亞皆老街倒地。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一名警察在亞皆老街倒地。攝:盧翊銘/端傳媒

.凌晨2時30分,香港電台及有線新聞報導指,示威者佔據亞皆老街至雅蘭中心一段彌敦道,現場有雜物著火焚燒,冒出濃煙。示威者與警方持續衝突。(註:地圖4)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有示威者在彌敦道焚燒雜物。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旺角,有示威者在彌敦道焚燒雜物。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凌晨3時,本土民主前線在其社交網站宣布,其發言人、香港大學哲學系學生梁天琦被拘捕。25歲的梁天琦同時還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

.凌晨3時,根據香港電台報導,警方及示威者在彌敦道對峙,有示威者在向警員投擲垃圾桶,被警察用警棍打傷頭部,警方一度拉起封鎖線,禁止市民走出馬路。

2016年2月9日,旺角,凌晨三時,防暴警在彌敦道近銀行中心一字排開,與示威者對峙。攝:葉家豪/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旺角,凌晨三時,防暴警在彌敦道近銀行中心一字排開,與示威者對峙。攝:葉家豪/端傳媒

.凌晨3時40分,香港電台及香港獨立媒體報道,示威者開始向警察投擲磚頭及玻璃樽,警察以長盾及警棍驅趕群眾,並多次使用胡椒噴霧。

.凌晨3時45分,根據明報記錄,明報記者採訪期間,被警員制服按地,佩戴記者證及表明身份後仍遭警棍毆打及腳踢,需要縫針治療。

.凌晨4時,有線新聞報導,警民衝突地點轉至西洋菜南街近山東街,有示威者掘起行人路的磚頭,擲向警員,又拆出欄桿作為「盾牌」向前衝擊,也有警員拾起磚頭還擊。根據香港電台、明報報導及端傳媒記者拍攝,期間西洋菜南街,包括荷里活中心外及瓊華中心外等多處有人在道路中央焚燒膠袋、發泡膠紙皮等物品作為路障(註:地圖5),一度火勢兇猛,濃煙沖天。消防處發言人指,在2月9日凌晨共接獲22宗旺角區的火警召喚。

2016年2月9日清晨約四時,示威者在旺角街道多處地方焚燒雜物。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清晨約四時,示威者在旺角街道多處地方焚燒雜物。攝:盧翊銘/端傳媒

.無綫新聞近4時30分報導,無綫新聞一名攝影記者在採訪衝突時,被示威者以玻璃樽襲擊,手部受傷。香港電台一名記者,差不多同一時間,也被示威者以磚頭襲擊,手上的錄音器材損壞。

2016年2月9日,凌晨約5時,示威者在旺角用竹枝對峙防暴警察。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凌晨約5時,示威者在旺角用竹枝對峙防暴警察。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凌晨5時,根據有線新聞,一輛安裝保護網的警車由登打士街駛至彌敦道、豉油街交界時,被示威者包圍,有示威者以磚頭擊碎車窗,當時車上仍有警員。同時,端傳媒記者現場見到,西洋菜南街持續激烈衝突。

.清晨5時15分,港鐵發佈通告,指受公眾活動影響,旺角站暫時關閉。

.清晨6時,香港獨立媒體報導,警方派出特別戰術小隊到旺角增援,並封鎖登打士街。(註:地圖6)期間,有示威者再向警員擲磚頭,警員施放催淚水劑,部分示威者四散,多人被捕。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小隊」,是香港警方2014年6月為應對佔領中環行動成立的準軍事化特遣防暴警察,是佔領運動後期的清場主力,編制約50﹣60人。

2016年2月9日清晨約七時,示威者在旺角街道焚燒雜物,防暴警察持盾戒備。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2月9日清晨約七時,示威者在旺角街道焚燒雜物,防暴警察持盾戒備。攝:盧翊銘/端傳媒

.清晨7時,示威者轉移至豉油街與花園街交界(註:地圖7),有線新聞拍攝到有人以長棍指揮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對峙。防暴警察與特別戰術小隊一同向豉油街推進,示威者一面擲磚頭,一面後退,多名示威者被制服。約半小時後,部分後退的示威者,則再轉到洗衣街焚燒垃圾桶(註:地圖8),特別戰術小隊到場,警方施放催淚水劑,有人向警員擲煙霧餅。

清晨7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期間,一名示威者在山東街近洗衣街被警察使用警棍打至頭部流血,倒臥地上,其口罩跌在身旁。攝:盧翊銘/端傳媒
清晨7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期間,一名示威者在山東街近洗衣街被警察使用警棍打至頭部流血,倒臥地上,其口罩跌在身旁。攝:盧翊銘/端傳媒

.7時54分,本土民主前線在其社交網站發帖:「散,安全至上」。同一時間,大批防暴警察到旺角增援,另一批特別戰術小隊趕至亞皆老街,沿洗衣街驅散示威者,示威者約8時陸續散去。

.9時46分,港鐵旺角站重新開放。

(實習記者林穎嫻對此文也有幫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