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親子 News for Kids

狂歡節遊行,你敢帶孩子去嗎?

逢年過節的慶祝活動,總是人潮湧動。熱鬧喜慶之餘,安全問題是家長們緊張的頭等大事。在歐洲,令人擔憂的因素更為複雜,比如恐怖襲擊。


插圖:Nana Ellis
插圖:Nana Ellis

天使、魔怪、海盜、小丑、星球大戰武士、迪士尼公主、大灰狼、小白兔……全都聚到一起,沿街遊行,又唱又跳。

2016年2月6日,又到德國萊茵地區狂歡節的兒童日。每年這一天,小朋友們把自己打扮成各種角色,盡情歡樂。

但是,今年有很多父母都在猶豫,要不要讓孩子去參加這個活動呢? 原來,恐怖分子威脅說,要到歐洲來殺更多的人。

2015年狂歡節前夕,在法國巴黎,恐怖分子衝進雜誌《查理周刊》的辦公室,開槍射殺了12個人,擊傷11人。到了年底,恐怖分子又在巴黎多個地點發動襲擊,導致130人遇難,數百人受傷。

恐怖分子殺人不分軍人和平民,也不分男女老幼。他們希望通過殺人來製造恐懼,從而獲得權力,控制一些地方,甚至控制人們的思想。 為了大家的安全,德國一些地方取消了狂歡節遊行。

為什麽不全都取消呢?因為那樣做會讓恐怖分子高興——讓人們閉口,正是他們殺人的目的。

去年狂歡節,為了不刺激恐怖分子,有些地方禁止提及《查理周刊》。但是,它還是出現在遊行隊伍中。有一輛花車上豎起一支鉛筆,長著青翠的綠葉,有人給它澆水。意思是說,恐怖分子封不了漫畫家的筆。

不僅不要害怕,而且還要嘲笑那些恐嚇我們的人。這是德國狂歡節的歷史傳統。萊茵州狂歡節現在的模式源自十九世紀,人們用狂歡來嘲笑法國佔領軍和普魯士的統治者們。

在狂歡節上表達政治意見,而且表達得幽默風趣,成了一個特色。並非敵人的政治人物,也會被拿來諷刺。比如有一年德國總理默克爾被塑造成一頭大母豬,正在為其他歐元國家餵奶。

政治人物就要經得住嘲笑。他們掌握了太多權力,太容易被人仰視。拿他們開玩笑,是保持平等的一種方式。

難民中有好人也有壞人

不過今年德國有了更多的麻煩。麻煩的製造者既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政治人物,他們是難民。

一些國家長期發生著戰爭,人們無法生存;另外一些國家雖然沒有戰爭,但是政治專制,迫害持不同意見的人;還有一些國家經濟非常落後,謀生十分艱難。

很多時候,這幾種情況,同時出現在一個國家裏。這些國家的人民,千方百計逃離自己的家鄉,跑到和平而富裕的歐美國家。他們被稱為難民。

怎樣對待這些難民,在歐美國家發生了很大的爭論。德國總理默克爾決定熱情地迎接他們,為他們提供居留和生活的方便。

很多德國人也爭相表達友善,幫助他們解決各種困難。於是,上百萬難民像狂潮一般湧入德國。

可是,難民中有好人也有壞人。有些人因為語言不通、沒有工作、孤單寂寞,從好人變成了壞人。

2016年元旦前夜,在科隆火車站,發生了集體騷擾、強姦和搶劫婦女的可怕事件,受害婦女多達八百人 。主要的犯罪者,就是難民男子。

在一些落後國家,狂歡節也是男人騷擾女人的節日。人們擔心,在狂歡節的奇裝異服和歡歌笑語的掩飾之下,會有更多的犯罪活動。

但是,人們不想因此不過狂歡節。很多人也知道,壞人只是難民中的少數人。還有,如果能夠順利地融入社會,一些壞人也會變成好人。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打算保護自己。為了讓大家盡情狂歡,警察就要做更多的工作。這幾天,科隆、杜塞爾多夫等城市的街道上,都可以看到比平時更多的警察。警察還向新來者派發傳單,告訴他們狂歡節必須要遵守的規則。

凡是令人鬱悶的政治事件,都得拿出來嘲笑一番,難民問題也不例外。但是,不可以嘲笑難民。那麽還是拿政治人物來調侃吧。下周一在科隆的狂歡節大遊行中,你可以看到默克爾面前有一堆核桃。核桃雖然好吃,但是殼太堅硬,默克爾啃掉了一大堆牙齒,也還沒有打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