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專訪圍堵學生:以為李國章為對話折返,「那刻覺得很有希望」

港大校委會新任主席李國章在沉默了40小時後,突開記招指責包圍校委的「部分學生就如吸了毒」,26日晚有份圍堵的港大學生不以為意,「已習慣被指滋事、廢青,再加一個吸毒的標簽也無所謂。」


2016年1月28日,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召開記者會,指責公民黨「荼毒」部份港大學生。攝:葉家豪/端傳媒
2016年1月28日,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召開記者會,指責公民黨「荼毒」部份港大學生。攝:葉家豪/端傳媒

「部分學生就如吸了毒,做出不理性行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新任主席李國章,1月28日下午召開記者會,以英語這樣開場。李國章口中的「不理性行為」是指,1月26日,他首次主持校委會例會時,一批學生圍堵開會大樓,阻止他及其他校委會成員離開。

正當李國章於中環一商業大廈單位召開記者會,有份參與當日圍堵的香港大學三年級學生陳然,正密切留意著手機中的通訊群組,他的同學正在討論有關李國章記者會的消息。他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憤然地說:「他竟然說我們吸毒,用這樣的說話形容我們,還要在西裝上扣上『I Love HKU(我愛香港大學)』的胸針,真的很嘔心。」

2016年1月28日,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召開記者會譴責有學生在早前的校委會結束後包圍他,席間他戴上「我愛港大」襟章。攝:葉家豪/端傳媒
2016年1月28日,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召開記者會譴責有學生在早前的校委會結束後包圍他,席間他戴上「我愛港大」襟章。攝:葉家豪/端傳媒

一個被反對的主席,一群反對的學生

2015年12月31日,政府刊憲宣布,擔任港大校監的特首梁振英,委任李國章成為校委會主席。此前的11月29日,港大畢業生議會發起投票,4400多名有投票的校友中,97%反對李國章出任主席一職。但梁振英沒有理會反對聲,繼續委任李國章。其後,港大學生成立罷課委員會,於2016年1月20日發動罷課表達不滿。

陳然並非罷委會委員,但一直積極參與有關討論,是約200名主要參與者之一。1月28日傍晚,校委會開會當日,他6時許到達位於港島薄扶林沙宣道的會場外,收到的第一個消息是同學已經成功突破示威區。「以往同學未必敢推鐵馬,當時知道成功擴大示威區,就覺得我們爭取的,其實真的能夠做到,於是覺得當晚的行動,還是會有希望的。」陳然說。學生成功衝破第一道防線,鼓舞了陳然及所有在場同學。

當晚,香港大學校委會通過成立專責小組,檢討香港大學條例,但由於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相關報告會在兩個月內完成,專責小組會等報告出台後才會組成。

大家都不知道這次如果等下去,會否同樣是一場空。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那是不信任的後果。

參與圍堵行動的港大學生陳然

8時多,陳然在會場外聽見校委會不會立即成立專責小組討論改革大學管治的消息,他腦海瞬間閃過「果然就是想要拖延」的念頭。拖延,對於圍堵會議現場的學生來說,是如此的熟悉。陳然回憶說:「那時說等首席副校長上任,才考慮陳文敏擔任副校長的任命,結果等了數個月,最後還是否決。大家都不知道這次如果等下去,會否同樣是一場空。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那是不信任的後果。」

去年6月30日,校委會開會討論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出任副校一事,在12票鐵票護航下,任命被校委會以「等首副」為由懸置。事件跌宕數月,學生試過衝進校委會畢業生議會亦召開百年來首次緊急會議向校委會施壓,但陳的副校任命最終被否決。

港大校委會爭議事件簿。圖:端傳媒設計部
港大校委會爭議事件簿。圖:端傳媒設計部

等待等如拖延,防線信任瓦解

學生在陳文敏的副校事件中,嚐到所謂等待只是「被拖延」的滋味,於是急切地要以行動獲得正式答案。陳然透露,當時他們在通訊群組中分了兩隊人馬,第一隊守在會議現場大樓正門外,第二隊衝入大樓停車場,並守著進入停車場的各個出入口,阻止校委成員離開。學生們不想再等待,他們要求即時對話。

陳然屬於第二隊,擔起守在停車場的崗位,回憶起那晚的守候,他還能感受到入夜後那份刺骨的寒冷。「身邊的同學用手機查看了天氣,知道很快會下雨了,我這才突然覺得身體很冷,之前各個同學一起情緒高漲,一直沒有為意。」

守了一個多小時,傳來李國章和校長馬斐森從大樓正門離開的消息,陳然和其他同學,峰擁由停車場跑到正門外。「不能讓李國章離開」的念頭,當時佔據了他的腦海,行動會否造成危險,他坦言壓根兒沒有時間細想。而更重要的是,這時他遠遠看到李國章折返大樓,燃起他的鬥志:「當時以為他返回大堂會與我們對話,覺得很有希望。」學生們由突破防線到迫令李國章折返,一直存在與校委對話的信心。

然而幾分鐘後,學生們失望了,因為李國章進入大樓後,保安隨即鎖上大門,學生仍然被關在大樓外。

港大校委會成員紀文鳳10時多試圖離開,被學生圍堵,陳然再次衝到前線,要求紀解釋為何校委會未有即時成立專責小組,但經過一個多小時對峙和推撞,紀文鳳最終由救護車送走。

2016年1月26日,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在校委會會議結束後被學生包圍,一度折返校園內暫避。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1月26日,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在校委會會議結束後被學生包圍,一度折返校園內暫避。攝:盧翊銘/端傳媒

深夜12時過後,大批警察進入校園,當時陳然和同學已在停車場坐下休息,沒有任何行動。看到警察想進入停車場,學生推出大型回收箱和垃圾箱等試圖阻止,對峙期間,一名警察拿出疑似胡椒噴霧的武器,作勢想射向學生。突然,有人大叫李國章從別的通道溜走,這時與學生對峙的警察撤退,陳然這才驚覺,但一切已是徒然:「很失落、很氣餒,李國章走了,突然覺得沒有甚麽可以再堅持下去。」

凌晨一時多,港大校長馬斐森獨自在大門前與學生見面,並聲言「感到生命受到威脅」,對學生的行為失望。27日,馬斐森向校內師生發信,表示會將錄影交給警方。李國章在28日的記者會則說,他願意與學生見面,但學生不能以「暴動」去脅迫他。

自我感覺良好?或是加強對立?

李國章在自己舉行的記者會上,除了發表「示威學生吸毒論」外,還笑咪咪一臉自信地形容,自己第一次主持的校委會議很成功:「有校委還稱讚我,你們可以問問馬斐森,只是之後有人以假消息誤導學生。」李國章其後又直指,學生代表馮敬恩作為校委之一不尊重保密精神,「是一個騙子」。

他又提到:「不要譴責我們的學生,我們要譴責學生背後的人。他們給年輕的學生們錯誤的資訊,誤導他們……是誰這些毒品提供給學生?這些人是否要被社會接受?」而所謂「背後的人」,李國章稱其中包括公民黨,證據包括罷課委員梁麗幗曾擔任公民黨梁家傑的實習生。

梁麗幗其後回應,指李國章的言論是不實指控,召開記者會只是為了模糊焦點,又形容雙方建立的溝通基礎已經破壞。她提及自己當梁家傑的實習生,已是4年前的事。

而1月7日在選舉中勝出、加入港大校委會的港大法律學系首席講師張達明,也批評主席李國章的言論:「他作為校委會主席,說這樣一番言論,既非基於全面客觀的事實,又充滿挑釁、煽風點火,我覺得並不恰當。這樣的解釋無補於事,只是加強對立。」

張達明被外界視為開明派,衝擊當晚就曾親身到大樓外,與學生解釋校委會決定,又表示會向校委會轉達學生的訴求。第一次參加校委會會議,就面對這樣的衝擊場面,張達明表明:「我不想看到這樣的對立。」

2016年1月28日,香港大學罷課委員會在傍晚召開記者會,回應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對他們的指控。攝:盧翊銘/端傳媒
2016年1月28日,香港大學罷課委員會在傍晚召開記者會,回應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對他們的指控。攝:盧翊銘/端傳媒

承諾對外交代決定,後臨時變卦

張達明透露,當晚校委會得出共識後,李國章曾表示毋須向公眾交代決定,但張達明本人主張事件已引起很大關注,必須交代,最終李國章承諾作為校委會的發言人,當晚就向學生和公眾交代相關決定,但其後臨時變卦。

對此,張達明表示:「現在李國章在隔日召開記者會交代,也總比完全沒有交代好,但為何這番話不在當晚說出來呢?我也不想看到衝擊行為,這無助解決問題、推動改革。但另一方面,也不能將責任全都推到學生身上,校委會也要反思,怎樣才可以更有效地將決定和理由,向學生和公眾解釋。」

他作為校委會主席,說這樣一番言論,既非基於全面客觀的事實,又充滿挑釁、煽風點火,我覺得並不恰當。這樣的解釋無補於事,只是加強對立。

港大校委會委員、港大法律學系首席講師 張達明

港大校長馬斐森當晚凌晨一時多在會場外與學生對話,他自陳文敏副校事件後,一直被外界認為較支持學生,但這次他卻說對學生感到失望,40個小時後,他更陪同李國章召開記者會,指校方與學生可以就不同議題辯論,但前提是「和平、理性、安全」,又形容當晚的學生示威是「暴民統治」。

陳然卻並不在意:「有溫和派站在自己那邊當然最好不過,但一場運動,如何運用關鍵少數,比爭取溫和大多數來得重要。或許有人說行動並不理性,但每一場運動都由燃點一點不理性開始。」

他說他們一班學生已習慣被指控「滋事、廢青」這些負面標籤,現在,「再加一個吸毒也無所謂」。

最後,陳然對記者說:「當晚大樓停車場有一個保安員一邊阻攔我,一邊跟我說,他明白學生只是為了社會的未來。其實很多人只是為了生計不敢表態,最後才會好像只剩下反對學生的聲音。」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陳然為化名;實習生林穎嫻對本文亦有貢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