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百年港大 畢業生的進擊

港大畢業生大規模團結進擊,出來反對他們出身的母校管理層,儘管並無實權,但他們說要把聲音記錄在案。


港大校友關注組於校委會舉行會議時示威。 攝:羅國輝/端傳媒
港大校友關注組於校委會舉行會議時示威。 攝:羅國輝/端傳媒

9月2日(今天)下午1時,投票結果出爐,9,298位有份投票的香港大學(港大)校友中,7,821位表決贊成母校應該在30天內確認副校長任命事宜,7,657位表決贊成取消香港特別行政長官作為港大校監的既有規定,該規定自港大1911年創校伊始沿用至今,港英時期由港督擔任港大校監。

「見到很多舊生出席此會議,感到很鼓舞,希望能讓所有院校及全港市民,了解什麼是院校自主。」前往投票時,港大畢業生碧樺依在現場表示。

校友不滿母校荒謬決定

老實講,校友們都不是很清閒,是因為「等首副」的理由實在太荒謬。

葉建源

港大校友關注組召集人

9月1日夜晚,畢業於不同年代的香港大學校友先後趕去開會。會場原定於港大校內黃麗松講堂舉行,但由於登記出席人數太多,要臨時改至校外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這是港大畢業生議會歷史以來的首次特別會議,會議矛頭是要投票表達對港大校委會一直拖延任命副校長的事件。

自2014年年底發酵至今的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此前已引發港大在校生在7月28日發起校委會衝擊事件,其後,由港大畢業生組成的港大校友關注組,曾經發表聲明及致信校委會,這次進一步團結進擊,舉行是次大會。

據畢業生議會統計,這次參加特別會議的校友有3,402名。許多校友畢業超過30年,當中不少已成為社會上的中堅分子,包括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商台首席智囊陳志雲、公民黨主席余若薇及大律師吳靄儀等。

「老實講,校友們都不是很清閒,很多人都有孩子,要在9月1日開學日,花一個晚上開這個會,我相信是因為『等首副』的理由實在太荒謬,校友不得不藉出席畢業生議會,把校友的聲音凝聚起來,希望撥亂反正。」1980年入讀港大的校友葉建源說。

市民於港大畢業生議會舉行特別會議時到場支持。 攝:盧翊銘/端傳媒
市民於港大畢業生議會舉行特別會議時到場支持。 攝:盧翊銘/端傳媒

史無前例的集體發聲

大批校友抱着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守護港大。

李柱銘

前立法會議員

54歲的葉建源是教育界立法會議員,也是這次畢業生議會特別會議的發起人之一。葉建源1980年入讀港大中文系,1983年擔任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畢業後任職中學教師期間,先後回到港大修讀教育文憑和教育碩士。

在葉建源看來,港大畢業生議會的投票結果是「一次史無前例的集體發聲,港大校委會不可能置之不理」。

會議在晚上7時舉行,歷時3.5小時的會議中,港大校友輪流上台發言。面對逾3,000名不同年代的港大校友,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表示:「今次大會關乎能否捍衞一國兩制,大批校友抱着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守護港大。」

曾任港大學生會會長的政協張家敏則指:「從太古橋的六四字句,到八一八事件導致徐立之不能續任校長,充斥對中共毫無根據的指控。」

雖然會議用傳統的議會方式進行討論及投票,但根據《香港大學條例》(University of Hong Kong Ordinance),港大畢業生議會並沒有實權。

港大畢業生議會與港大校委會均為法定組織,但兩者權力不同。後者可行使大學所有權力,包括管理大學財務、決定大學主管人員的人事任命等。而前者畢業生議會只可就大學議題向校董會、校務會或教務委員會提交報告或溝通。

葉建源亦坦言,以往畢業生議會與一般校友組織無異,向來都是負責校友通訊、社交聯誼,間中或會舉辦一些研討會。

港大校友會 VS 港大畢業生議會。製圖:端傳媒
港大校友會 VS 港大畢業生議會。製圖:端傳媒

畢業生進擊行動

不過,港大畢業生議會這次罕有召開緊急會議,召開成員包括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梁家傑及公民黨主席余若薇等20人。他們首先在7月1日發起「捍衛港大尊嚴」行動,宣布召集舊生和校友發起大型聯署行動。

7月12日,這群校友又在港大校園內宣布,431名自1958年至2015年的港大畢業生,組成「港大校友關注組」,落實發起聯署聲明,要求校委會按既定程序和行事習慣,盡快處理副校長任命,同時又要求取消特首兼任大學校監的安排,維護院校自主。

7月18日,24名港大舊生向港大畢業生議會提出,要求召開緊急會員大會,就拖延任命副校長及改革特首出任校監的制度,進行表決。7月20日,葉建源與港大校友關注組約十名成員,會見港大校長馬斐森及校委會主席梁智鴻,討論延遲任命港大副校長一事。會後,葉建源指馬斐森希望盡快任命副校長,只是校委會一再拖延。於是在9月1日(昨天)正式舉行大會投票。

別讓特首做校監了

對於任何執政者來說,權力是很大的誘惑,所以我們應該修改這個條例。

葉建源

港大校友關注組召集人

在拖延副校長任命中,港大校友們起初以聯署、靜坐、開集思會及發布宣傳文章和信件的靜態的方式,去表達意見。不過,這些方法在他們看來,似乎未能獲得相關部門的的回應,最終決定召開這個歷史性投票會議。

透過這次幾千人的聲音,葉建源希望盡快處理副校長任命之餘,同時揭示港大校委會存在的制度問題。

他直指︰「港大百年歷史得來不易,現時校委會做法已嚴重損害港大的國際形象。我相信校委會成員都不是蠢人,(他們)都有社會歷練,在各行各業是十分出色的人士,才能進入校委會。為什麽他們會作出如此可笑的決定?」葉建源把矛頭一轉,指出這是制度控制者的問題,「我們最關注的不是校委會中某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制度的問題。」

他指出畢業生議案其中一個動議就是要求改革特首校監必然制,就算未能改革,亦應規限校監的角色只是「禮儀性」,而非擁有實權。

「過去得以維持院校自主,全賴政府的自我約束,他們很明白院校不是隸屬政府的,大學不需要聽命於政府,過去的特首作為校監,亦守着這條界線。但現在特首跨過了這條線,視大學條例賦予的權力為實質權力。」葉建源嘆說,「我們都知道,對於任何執政者來說,權力是很大的誘惑,所以我們應該修改這個條例,一是別讓特首做校監,另外就是讓他只做禮儀性的角色,實行釜底抽薪。」

港大畢業生議會提案投票結果。製圖:端傳媒
港大畢業生議會提案投票結果。製圖:端傳媒

衝擊以外的可能性

年輕時我會選擇衝,但我現在要多顧慮家庭、孩子,自己的身體、時間、精力都沒以前那麽多,所以我正在尋找『衝』以外的位置。

張韻琪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

與葉建源並肩作戰的,還有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張韻琪,她與部分港大校友關注組成員提出議案,要求將來委任的校委會主席及校委會成員,需要被港大教職員及學生接受。

今年38歲的張韻琪,2001年在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畢業,2000年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當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指首任特首董建華的民望不斷創新低點,董建華涉嫌透過中間人向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施壓,時任香港大學校長鄭耀宗要求停止有關行政長官及政府的民意調查。同年7月,張韻琪手握擴音器,高呼「鄭耀宗下台」,後鄭耀宗在多方壓力下辭去香港大學校長職務。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 攝:羅國輝/端傳媒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 攝:羅國輝/端傳媒

10年過去了,張韻琪現在已是兩名小孩之母。畢業生議會特別會議的前一晚,她趕忙哄了孩子睡覺後,便立即為特別會議徹夜準備講稿。對於是次拖延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張韻琪如當年聲討校長般,激昂地說︰「現在的政府,不公義到一個地步,是把市民當作不用腦的。校委會主席、成員只是躲在集體保密制背後,如果『等首副』的理由是那麼合理,就應理直氣壯出來向大家交代為何要『等首副』,但他們又沒有。」

作為畢業生,張韻琪自言採用的手法與現今大學生早前衝擊議會有所不同︰「我們始終沒學生那麽前線,年輕時我會選擇衝,但我現在要多顧慮家庭、孩子,自己的身體、時間、精力都沒以前那麽多,所以我正在尋找『衝』以外的位置。利用校友的身份,指明一些宏觀、制度性的問題。我們認為這方法比較合理、恰當,能向校方和大眾表達我們的看法。」張韻琪說。

張韻琪深明這種制度外的畢業生議會提出的結果,都沒有法律效力,「但畢業生作為學校的持份者,希望能把聲音記錄在案。」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