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親子 News for Kids

他們的思想犯了罪?周子瑜、桂民海、李新……還有沒有更多?

「有些政權認為,在國家認同上,人只能有一種思想,持不同的想法就是犯罪。人類文明證明,限制思想才是犯罪。」


插圖:Nana Ellis
插圖:Nana Ellis

1

周子瑜今年16歲,在韓國唱歌。有一天,她和幾個日本女孩一起,參加一個綜藝節目。怎樣讓觀眾知道,她們既是韓國演出團體,又來自不同的國家呢?韓國的編導想了個主意,讓她們手裏拿著兩面小國旗,一面代表自己的國家,一面代表韓國。

編導沒有想到,這個很普通的主意,惹來一場大風波,影響到台灣的總統選舉,餘波至今還沒平息。

國旗的含義比較豐富,有時它僅僅表示身份,有時它又包含著政治意義。台灣人的國家叫中華民國,國旗叫「青天白日滿地紅」。六十多年前,中華民國政府在中國大陸,內戰中被中國共產黨打敗了,移到了台灣。這個名字意味著,它希望有一天能統一中國。

有些台灣人卻不想統一,而想要建立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他們被稱作「台獨分子」。台獨分子不喜歡「中華民國」這個國名,也不喜歡它的國旗。

周子瑜要麽不是台獨分子,要麽不在意國旗的政治含義,她拿起了那面小小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揮了幾下。

可是,有一個人看了她的演出視頻,卻在網絡社交媒體微博上宣布,她是一名台獨分子。這個人叫黃安,今年53歲,也是台灣歌手,十多年前搬到北京。他認為中國應該統一,反對台獨分子。他在中國大陸的網絡上舉報了多個港台藝人,說他們不愛國,大陸網民紛紛響應,群起而攻之。演出公司取消了和這些藝人的合作計劃。

這次也是如此。大陸網民紛紛辱罵周子瑜,一家電視台取消了和她所在的韓國公司JYP的合作計劃。隨後,JYP發表致歉聲明,也讓周子瑜錄制視頻道歉,稱「中國只有一個,海峽兩岸是一體的,我始終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感到驕傲。」

反不反台獨都是敵人

周子瑜因為揮動國旗而被攻擊,讓台灣人感到震驚。很多人以為,認同中華民國和它的國旗,就是反對台獨。

黃安後來說,他舉報周子瑜不是因為她揮動國旗,而是因為背後支持她的電視台是台獨勢力。那麽他怎麽解釋,正是他發了周子瑜揮動國旗的照片,引來網民圍攻的?在中國大陸的宣傳教育中, 認同中華民國和主張台灣獨立,都是敵對行為。

這件事讓很多台灣人明白了,在現有的國家認同中,不管他們怎樣選擇,都是中國大陸的敵人。於是,他們就去投票支持中國大陸政府不喜歡的民進黨。

舉報和圍攻錯在哪裏?

黃安做得對嗎?他反對台獨,號召大家一起來反對,有問題嗎?大陸網民表達自己的統一思想,轟走台獨分子,又有什麽錯呢?

他們的第一個錯誤是,認為在國家認同上,人只能有一種思想,持不同的想法就是犯罪。人類文明證明,限制思想才是犯罪。

網民們以為,他們對「台獨分子」表達了集體憤怒,就把他們趕出了大陸市場。他們驕傲地說:看,這就是群眾力量!事實上,那些演出公司或電視台撕毀合同,是怕政府找麻煩,而不是怕網民抗議。

在中國大陸,民眾抗議對政府的影響很小。有些事情,不管網民如何憤怒,只要政府不願意,「群眾力量」都無濟於事,比如官員財產公開。

去支持政府限制思想自由,往往自討苦吃。黃安舉報讓中國政府高興了很多次,但這一次沒有做好,他就灰溜溜地刪除了微博上的全部內容,要回到言論自由的台灣開記者會「喊冤」。

黃安和他的支持者一定都知道,這樣的記者會,在中國大陸是不允許開的。

2

香港有一家出版社叫巨流傳媒,它經營的一個書店叫銅鑼灣書店。去年10月到12月,這家公司的五名股東和職員,先後神秘失蹤。

大約是10月14日,公司總經理呂波覺得腰痛,到深圳去看醫生,失去了聯系。三天後,公司股東桂民海,在泰國芭提雅公寓被一名男子帶走,不知所蹤。10月24日,書店店長林榮基失蹤。同一天,業務經理張志平在廣東東莞被十多名持槍便衣人士帶走。

12月30日,有人打電話到銅鑼灣書店,要訂購十多本書。公司股東李波把這些書包好,也許是按要求送貨去,再也沒有回來。

這一系列失蹤案受到各方關注,成為輿論焦點。奇怪的是,其中幾個人都一直和家人聯系,宣稱自己平安,而且要求媒體不要報道,外界不要關心。林榮基和李波的家人都到警局報了案,但隨後又撤案。

失蹤三個月之後,桂民海出現在中國中央電視台的屏幕上,稱自己因13年前的一樁車禍備受良心折磨,主動回到中國自首。李波則傳出在內地的照片,稱自願前往配合警方調查。但是,泰國和香港都沒有他們的出境記錄。

人們普遍相信,這些人被中國警方從各地綁架。然後,他們受到很大的威脅,被迫按照警方要求說話或出鏡,應付外界的抗議。

「自願配合調查」也要有法律文件

事實上,中國大陸警方已經承認,是他們抓了這五個人,關押至今。

警方花了很多心思,讓他們反覆表白「自首」或者「自願配合調查」。 但是,這無法解釋為什麽沒有出境記錄。去自首也好,配合調查也好,都沒有必要偷渡。

更重要的是,從法律上說,無論是自願、自首還是追捕,警方拘押一個人,都應該立即通知家人,送去法律文書,允許家人及律師前往見面。就算當事人強烈要求,也不可以取消這程序。因為,沒有這程序,後面的審訊都是無效的。

不看禁書也要捍衛出版自由

中國大陸的警察為什麽要抓香港書店的股東和職員呢?官方媒體批評銅鑼灣書店出版、銷售與內地有關的政治書籍,說它是「靠給內地社會搗亂維持生存」「不能不說它變相插足了內地的事情,損害了內地保持和諧穩定的重大利益」。

在中國內地,領導人的財產、行蹤、家人和私生活,都不允許像民主國家那樣報道和研究。但是,由於權力很大,他們對民眾生活的影響,又可能超過西方政治人物。

因此,大家都對領導人的生活非常好奇。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出版了很多政治類書籍。這些不可以在大陸出版和傳播的書籍,叫做「禁書」。

銅鑼灣書店出版了很多「禁書」。據報道,最近他們打算出版一本關於習近平私生活的書籍,就遭到滅頂之災。也有報道說,北京很早就發出命令,要求鏟除掉香港所有的禁書出版機構。

假如內地警方非常聰明,讓人完全相信這些人被抓,各有不同的原因,個個都是罪有應得,那麽它也沒有達到目的。北京的高官們當然要讓人知道,他們的私生活不可以隨便打探。

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他們中的很多人,從來不看這些禁書,但是他們要捍衛兩點:一是法律尊嚴,二是出版自由。

3

李新有兩份工作,一份是公開的,一份是秘密的。公開的工作是廣州南都網編輯,編發評論時事的文章;秘密的工作是為秘密警察(在中國叫國安、國保或者文保)當「線人」,悄悄搜集律師和記者的工作情報,定期向秘密警察匯報。

這兩份工作是相互矛盾的。南都網的評論立場,是主張公開透明,支持律師和記者的工作權利。秘密警察讓他做的事情,卻要偷偷摸摸,監控律師和記者的思想和言行。

對那些揭露時弊、維護公正的好律師和好記者,秘密警察會想辦法陷害他們。線人提供了有用的情報之後,他們有可能會被秘密警察綁架。經歷了受盡虐待的審訊之後,他們有可能遭到起訴,然後被送進監獄。通常,他們是線人的同事、鄰居甚至朋友。

李新還沒有向秘密警察提供這麽有用的情報。秘密警察對他不滿意,要求他要付出更多努力。李新認為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心理壓力很大,但又不能對別人說。

他可以辭掉這個見不得人的工作嗎?秘密警察說,不可以。李新在印度留學的時候,對台灣政府機構講過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的事。回國後,秘密警察找到他,說他犯了「間諜罪」,要送他進監獄,除非他肯乖乖當一名線人。

為什麽要當線人?

李新只是中國大陸很多很多線人中的一員。並不是每一個線人都有把柄掌握在秘密警察手裏。有些人只是接到秘密警察的電話,邀請他們到茶館聊聊天。

因為秘密警察會秘密搜集情報,秘密綁架人,秘密做一些誰也不知道的事情,大多數人都不敢拒絕他們的邀請。

秘密警察一邊威脅,一邊利誘。不當線人,你有可能遇到難以想象的麻煩。當了線人,你會得到好處,比如金錢,或者把孩子送到一個好學校。

秘密警察還會告訴線人說,他們的工作很了不起,幫助政府找到那些隱藏的敵人,維護了社會穩定。為了國家的利益,他們不得不忍辱負重,委曲求全。很多線人都相信了這個說法。

但是李新沒有相信。也許他知道,跟以前的蘇聯、東德、台灣和韓國一樣,專制政府總是擁有大量的秘密警察和更大量的線人。他們的工作,主要並不是去發現恐怖分子,而是去監控別人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羅列思想罪名,打壓不同意見者。

李新決定不再忍受這樣的生活。去年10月,他告別妻子和年幼的孩子,逃到了印度,向西方國家尋求政治庇護。印度沒有延長他的簽證。今年1月1日,他去到泰國。

在這個過程中,他公開身份,接受採訪,講述被脅迫成為線人的經歷。1月10日,在前往泰國北部一個城市的路上,他和家人失去了聯系。他的妻子懷疑,他已經被中國警察抓起來,帶回了中國。

李新的行蹤,很有可能,被另外一個線人發現了。

兒童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