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38 只能用法文說出的感覺

「香港最高領導人?當然是港督啊,難道是你嗎?」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被一下失重的感覺扎醒。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畫面居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雲海,並排在下方遠處,陽光反射特別刺眼。我聽到吵耳的引擎運轉聲,然後是「噔──」的電子信號:「各位旅客,我們的航機即將開始下降,請各位返回座位,椅背拉直,打開擋光板,並扣上安全帶,我們祝你有一個愉快的旅途……」我失措站起來,看周圍,發覺自己在一架飛機的機艙裏。

「幹嘛?」身旁有人問。

我當然認得這把聲音,化成灰我也認得。我看見自己的女朋友正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她看着我,似乎被我嚇到了。

「什麼事?你在找什麼嗎?」她又問。

當下我心情複雜,驚愕之餘,也感動,畢竟朝思暮想的人此刻就坐在自己身邊。我抱着她,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喂?搞什麼?」她失笑:「傻的嗎?」

我無從解釋,只一直抱着她,嘴裏不斷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在說什麼?」她問:「什麼為什麼?」

當下我心情複雜,驚愕之餘,也感動,畢竟朝思暮想的人此刻就坐在自己身邊。

「我們在哪裏?」我問。

「飛機上啊。」她回答。

「飛機要去哪?」我又問。

「當然是回香港啊,你有毛病嗎?」她一副理所當然。

回香港的飛機,我只能再問一句:「我們剛剛……是從台北機場起飛的嗎?」

「不然呢?」她回問一句:「除非你一早答應我去韓國啦,不然我們怎麼會浪費整個星期的假期來台北。我說台北這麼近隨便一個週末來回也成啦,我不理,下一次我一定要去韓國,你看這節目,好想吃這種正宗的韓式炸雞……」女友一邊說,一邊指着她前面的椅背電視,飲食節目裏一胖一瘦的主持人在鏡頭前努力炒熱氣氛。

這場景,這畫面,這裏是……

Déjà vu,那種只能用法文說出的感覺。難道我又回到了三〇八航班上?

怎麼可能?

不,要說的是,過去幾個月時間,我明明被穿越回到了一九八四年香港……

就在一分鐘之前,我人明明還在北京街頭,被那個賣冰糖葫蘆的奇怪大叔擺了一道,暈在地上。不,要說的是,過去幾個月時間,我明明被穿越回到了一九八四年香港,認識了自己的老爸,被威脅加入了一個奇怪的英藉組織,阻止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還被派到一家測量行裏當合伙人,秘密按近 CY……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剛剛是不是睡着了?」我問。

女友點了下頭:「你起飛不久就睡死了,還錯過了飛機餐呢。」接着她從座位前方的儲物袋裏取出一小盒橙汁:「來,特意幫你留下的。」

這時候,空姐走了過來:「先生,不好意思,你要扣上安全帶。」

我才放開女友:「對不──」我忙扣上安全帶,想跟空姐道歉,可看到她臉我即迷惑了。我認得她。我記得在三〇八航班出事之前,這空姐也曾經跟我說過類似的話,我記得她被氣流扔上了天花板……

不好。

歷史在重演!

這飛機快要出事了!現在隨時一刻我們都會捲進氣流裏回到一九八四!如果發生了,你一定要記得我說的話,到沙田找我!

下一秒,飛機果真搖晃了下,我不其然抓緊座椅,以及我女朋友的手。「聽着,我跟你說一件事。」她疑惑地看着我。「如果你待會出現在彌敦道,別要怕,無論你出現的年份是什麼,你都先到沙田的瀝源邨我爸的老家等我,我會在那邊等着你。記住你要在天黑前走到紅磡火車站,對了,你身上還有女皇頭的硬幣嗎?是在哪年製造的?一定要在一九八四之前!」我一口氣說,女友卻是愈聽愈怕。「你在說什麼?」她遲緩了:「怎麼你醒來就怪怪的?你要不要再睡一會?」我握緊她的手:「聽着!你聽我說!這飛機快要出事了!現在隨時一刻我們都會捲進氣流裏回到一九八四!如果發生了,你一定要記得我說的話,到沙田找我!」女友花容失色,看着我道:「你別嚇我,飛機都要降落了……」

「你不明白!」我大聲說:「這飛機永遠都不會降落!」

下一秒,飛機的顛簸更加明顯了。

「嘭!」似是碰撞的聲音。

腳下某個地方傳來震盪,我閉上雙眼,準備那致命一刻的來臨。然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在接下來的兩三秒鐘,我只聽得的卻是一陣吵耳的剎車聲,以及氣流急速捲動的聲音。我睜開眼,轉過頭看窗外,發現飛機正在跑道上滑行。

「?」我愣住了。

無容置疑的,飛機平安降落了。

對,我做了一個很惡的夢……

三〇八航班沒有出事,平安着地了,着地在……我認得窗外遠處,在海峽彼端的屯門龍鼓灘發電站,這裏無疑是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剛剛的巨響,居然是飛機輪胎着地的摩擦聲。

「你剛剛發什麼神經?」女友抱怨,已迫不及待拿出手機,關掉飛行模式:「你是做惡夢了嗎?」我遲緩回答:「對,我做了一個很惡的夢……」我看見她手機上的日期跳動了:「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我在做夢嗎?我現在才是做夢對吧?我跟她說:「快,刮我兩巴掌。」她看我一眼:「神經病。」

飛機停定了,乘客魚貫下機。我急不及待的拖着女友奔到隊伍最前,無視其他乘客和空姐的白眼,來到艙門前準備。我畢竟忍夠了,在這飛機上待多一秒我也會受不了。其他人大概會奇怪,這又不是來往美加的長途機,我怎麼會從台北回來的一個多小時也坐暈了。

「啪嘶──」艙門終於打開,我深吸一口新鮮的空氣。得救了。

我拖着女友進入機場,早已過了熱戀期的我這些年都沒有這麼熱情過,她大概會感到非常奇怪。可是我忍不得,此刻只想在機場大樓裏放歌,大聲呼叫。即使我依然無法相信過去的幾個多月,原來只是我人在台灣海峽,躺在飛機窗邊所造的南柯一夢。現在我只想將一切拋諸腦後。

特首是什麼?

我們一直從閘口走到機場的主建築,準備過關。我從錢包取出身份證,進入「E 道」。看見身份證的一剎那我卻呆住了。雖然我不是當海關,可對這張打從十八歲起晝夜都帶着的香港成人身份證至少會有點熟悉。我看着是身份證的背面,還沒有翻過來看自己的黑白照,在卡背原本印着香港特區紫荊徽號的地方,此刻卻是印着一條龍和一隻獅子。兩隻頭戴皇冠的動物,一左一右,共組成一個紋章,下方寫着:「HONG KONG」。

「該不會是……」我呆立原地,手微微震抖。我仰頭,想從這個入境大堂處找到任何可以辨識自己身在何方,甚或是哪一個時空背景的事物。排在我後方的女友見我再次不妥,擔心問:「又怎麼了?」

「我……我問你哦。」我結巴:「香港現在的特首是誰?」

我看着她,期待她會說出一男子的簡稱。

女友聽見我的問題,卻不解:「特首是什麼?」

我深深呼吸,再問:「那,香港現在的最高領導人是誰?」

這次,女友化疑為笑:「香港最高領導人?當然是港督啊,難道是你嗎?」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