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 香港

書店疑案關鍵人:陳先生,從事「黃色事業」,突然接手書店

業內知情者透露,「陳生」在李波失蹤前一個多月接手書店,「背後有一名大陸老闆」。而書店職員稱陳先生不透露全名和聯繫方式,並在李波失蹤後換掉書店大鎖。


銅鑼灣書店。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銅鑼灣書店。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自12月30日未歸家至今,已失蹤10天。一名關鍵人物「陳生」登場,為5名書店股東及職員先後失蹤的案件,尤其是李波的失蹤提供了更多線索。

這名關鍵人物,在1月4日一封傳真回港、相信是李波親撰的「報平安」信上首次曝光。信的上款寫着「陳生」。

該傳真信件上寫著「陳生:(我)已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配合有關方面調查」,以及「書店請你依合約繼續營運」。

此處的「合約」,據李波太太蔡嘉蘋之前接受端傳媒記者專訪時提及,是11月初書店4名股東和職員相繼失蹤後,一位有意接手書店的買家與李波簽訂的。端傳媒向李太求證後得知,親筆信收件人「陳生」,就是這位買家,已經與李波簽約,租下銅鑼灣書店6個月,至今年5月。

這封信,落款是1月3日,在1月4日分別傳送給了李波太太和陳先生。李太稱自己是回到公司辦公室見到此信,並確實是李波的字跡,其後向香港警方提出銷案。而陳先生則在收到信之後提供給了台灣中央社,由後者最先曝光。

這名陳先生在信上出現後,一直沒有現身,直至昨天(1月7日)下午4時半,4名港島總區重案組探員,與一名身淺色穿恤衫、黑色外套、戴太陽眼鏡的男子,其年紀介於30-40歲之間,一同前往銅鑼灣書店。該名男子,手執鑰匙,打開綁住書店鐵閘的鐵鍊上的鎖頭,然後5人一同進入書店內。經約半小時的調查後,該名男子與由探員陪同下,登車離開。

這名持有書店鑰匙的男子,經證實,就是陳先生。

從事黃色事業的陳先生

只知道他是香港人,從事黃色事業,是色情相關。背後有一名大陸老闆,稱很有錢,被老闆吩咐到香港接手這書店。

禁書出版業內知情者

他現身之後,業內一位知情者向端傳媒披露更多關於神祕人陳生的背景。

「只知道他是香港人,從事黃色事業,是色情相關。背後有一名大陸老闆,稱很有錢,被老闆吩咐到香港接手這書店。」

他進一步透露,陳生第一次在書店出現,是在去年2015年11月,正是銅鑼灣書店有關股東及職員包括柱民海、呂波、張志平及林榮基共4人相繼失蹤之後。「其他人都失蹤了,李波感到一個人難以維持書店的運作,虧了不少錢。然後,一名律師介紹『陳生』給李波認識,話他老闆對書店有興趣。」

據傳媒報導,李波與陳先生在律師見證下,於2015年11月12日簽下為期6個月的租約,至今年5月13日,陳先生每月支付數萬元給李波作租金及其它開支。

而簽約的條件之一,是必須答應讓李波信賴的一位兼職職員,轉作全職打理書店業務。該名書店員工與李波有20年交情,李波在2015年11月、失蹤前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曾形容這個老朋友,為人可靠。當時李波發給記者的手機信息寫道:「我可保證不是壞人,但脾氣暴躁,容易和人結怨,有不少『敵人』,但人是可靠的。」

該職員向端傳媒確認上述消息,並說:「陳生說,如果書店若賺錢,他取1/4利潤,而蝕錢的話,就由他包底」。雙方最終成功簽約,正式由陳先生接手。

書店起了莫名變化

作為書店老闆的李波,一向專心母公司的出版業務,鮮理店務,而陳生接手書店後,派了一名姓鄧女子處理書店運作。「我和這位鄧小姐開始一齊打理書店日常工作,這個陳先生一星期會到書店一、兩次,但每次我問他拿手提電話以便聯絡,他都不給。我問鄧小姐,她也說不知道。後來,陳先生說會給我名片,最後也沒給」,書店職員憶述。

陳先生一星期會到書店一、兩次,但每次我問他拿手提電話以便聯絡,他都不給。我問鄧小姐,她也說不知道。後來,陳先生說會給我名片,最後也沒給。

李波廿年老友、信賴的書店店員

於是兩個月以來,該名書店職員始終無法知道陳先生的全名,也沒任何聯絡方法。只是在李波失蹤後,該職員發現銅鑼灣書店的門鎖突然被換掉。「大門原本壞了,所以用帶大鎖的鐵鍊鎖住鐵閘。後來,我猜是他(陳生)換了這把大鎖,便打不開了。鑰匙只有他有,所以我猜警方要他來書店現場開門。」

李生是如何「被消失」的

巨流傳媒位於柴灣的一個辦公室。 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巨流傳媒位於柴灣的一個辦公室。 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根據業內知情者、上述書店職員、李波太太在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所透露的消息,及綜合各傳媒報道可知,12月30日下午2時,李波是和李太午膳後才分道揚鑣,李波去了書店位於柴灣貨倉康民工業中心的倉庫工作,而蔡嘉蘋則回到其任職編輯的工作單位。

下午4時許,蔡嘉蘋致電李波想討論購買床上用品之事,但李波表示趕着出貨,很忙。

據另一傳媒報導消息,下午4時許,有一名年約50多歲的謝頂男子進入書店,表示要找李波。員工指李波不在,但對方仍不斷追問誰是書店負責人,經在場的陳生勸告下,謝頂男子才離去。

其後一直在貨倉執貨的李波,據悉突然從電話收到一張訂單,要求買十多本書,而訂單上,並沒寫下客戶資料。

下午5時許,貨倉職員帶着書首先離開倉庫,送到銅鑼灣書店

下午5時45分,據警方資料,閉路電視拍到李波手持一袋物品離開貨倉

晚上7時15分,蔡嘉蘋見丈夫仍未回家,四出打聽

晚上9時許,蔡嘉蘋與倉庫員工回到倉庫,但發現無人

晚上10時半,李波致電蔡嘉蘋的來電顯示來自廣東深圳,李波反常地以普通話自稱正在協助調查,不會那麼快回家

晚上11時許,李波再次致電蔡嘉蘋,要求她別張揚。

2016年1月1日下午,蔡嘉蘋去到北角警署報案指丈夫失蹤,翌日她在家中抽屜發現丈夫的回鄉證。蔡嘉蘋告訴端傳媒︰「自李波也失蹤後,我再也聯繫不到陳生。」

昨日(1月7日)下午約4時半,警方派員到柴灣貨倉康民工業中心附近調查,向小販、停車場職員等,詢問12月30日,曾否見過可疑人士。陳先生亦在現場一同進行調查。

巨流傳媒位於柴灣倉庫。 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巨流傳媒位於柴灣倉庫。 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香港 銅鑼灣書店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