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34 講課

「梁老師!」他們這樣的叫着 CY,讓我有點不習慣。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翌晨起來,窗外的雪停了,天氣卻變更冷了。習慣早上洗一個熱水澡的我,發現浴室關了熱水,大概是晚上某特定時間才開。整個早上我都混混沌沌的,頭髮也隆起一角,梳不下。早上八點正,我跟 CY 離開了招待所,在附近一條巷子裏路邊攤吃早餐,嘴吐着白煙。我嗑的那個饅頭比石頭還硬。我正想問今天行程,CY 已經說道:「我今天會先到一個工業園區去講課,何主任如果不嫌棄的話,也來看看吧。」

胡亂填飽肚子之後,我們又攔下了一輛黃色麵包車,顛簸了一個多小時。沿途經過北京城大街小巷,卻沒有任何我認得的地標建築,我無法確定自己的位置。早上十點半,黃色麵包車停在一個被圍牆封起來的龐大工業區前,後方都是兩層樓高的房子,每個建築物旁都掃上編號,不是生產廠房,就是給生產廠房的工人住的地方。

甫抵達,兩三個看起來階級不少的男人即跑了出來,迎接着我們。

我看見這一帶的兩層建築物後還有一串機房,煙管噴着白煙。我心裏慨嘆,就是這個讓你們在二十年後的天空蓋着霧霾,你們等着瞧吧。

「梁老師!」他們這樣的叫着 CY,讓我有點不習慣,可當 CY 把我也介紹了之後,他們即叫我:「何老師!」,這叫我更加不習慣。

他們騎着單車,讓我們坐在後座,載我們到將要講課的地方。廠房規模比我想像還大,我看見這一帶的兩層建築物後還有一串機房,煙管噴着白煙。我心裏慨嘆,就是這個讓你們在二十年後的天空蓋着霧霾,你們等着瞧吧。

我們來到園區深處的一棟主樓,從入口處撥開髒兮兮的布簾,室內暖氣襲來,這內外溫差讓我頭暈。我倆被帶至一個課室,讓我非常驚奇是,裏面已經坐滿了人,人數乍看有兩百多三百人,從椅子到地上。

聽說每一個在歷史上有着影響的領導人物,無論其影響對世界是正面還是負面,他們年輕時,都會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演說家,透過一枝麥克風,一字一句,就能把意識貫注於別人腦袋之中。

一見到我們進來,眾人即鼓起掌聲。我有點不知所措。

卻見 CY 駕輕就熟,踏上那小小的台階,調動麥克風,麥克風甚至沒有正式揚聲器,而只是連接着一個細小如中學老師在課室用的小喇叭。

「各位好,我是梁老師,這位是何老師,今天很高興和榮幸來到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些土地使用的實踐經驗。」CY 普通話說着。雖然現在的他,比20年後在電視上接見國家領導人時所操的普通話,還沒那麼的字正腔圓,仍不失其清晰,至少我和在場所有人都聽得懂。最重要是,當 CY 每說一個字,都帶着一種震懾力。曾聽說每一個在歷史上有着影響的領導人物,無論其影響對世界是正面還是負面,他們年輕時,都會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演說家,透過一枝麥克風,一字一句,就能把意識貫注於別人腦袋之中。

我忽然覺得,自己眼前在看的,正是這樣一號人物。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