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32 上京

自動門一開一合,那個叫作 CY 的男人還沒到,沒想過他會遲到。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我離開政治部白屋的隔天,已經是我跟 CY 約定上京的日子。

兩天裏除了臉腫頭破的皮肉之痛,心內也是一陣混沌。簡單說我不是一個討厭政治的人,近年比較矚目的幾場社會運動我也有參加,可是我也只是僅僅參加而已,並沒有帶上防護裝備走上最前線。

反正我對自己的結論是,大是大非前我必表態,要不在臉書上換個頭像,打一篇痛罵特區政府的狀態,或到立法會前坐坐。然而,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天會成為中英兩個對陣的一隻棋子。還要是頗為重要的一隻。我沒想過,相信308航班上其他的幾百個乘客也沒想像過。

「我到底在幹嘛?這到底是在幹嘛?」我一直在問自己。

「先上京,不會有事的。」

那個夜裏,蘇珊扶着被打至傷的我:「根據沈女士的計劃,你這次上京只為滲透,年底正式在人民大會堂簽署時,好戲才會上演。」──是啊,可到時候我已經死了吧。我很想這樣回復她。可想到被脅持着的老爸和還沒有出現的女友,我又把話吞下肚子。

我對自己的結論是,大是大非前我必表態,要不在臉書上換個頭像,打一篇痛罵特區政府的狀態,或到立法會前坐坐。然而,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天會成為中英兩個對陣的一隻棋子。

起行當天,我按原訂計劃早上8點半到機場,等候上京的飛機。1984年的香港機場,還在啟德。

「轟──」一台747在九龍城上空飛過,徐徐轉彎四十五度,降落在維多利亞港前的跑道上。

我看着這個只曾在我小時候才出現過的畫面,有一種錯置了的感覺。下意識地,我懼怕飛機會撞在跑道末端的郵輪碼頭上。

我乘的士出現在啟德離境大堂,那橘黃色的燈光,狹小的空間,不同航空公司甚至要共用一個櫃台,我彷彿變成了《閃靈》裏的男主角,看見早已空置荒廢了的大酒店,再次住滿了幻影般的鬼魂。

「先生,請問你要去哪裏?」一個穿灰色套裝的航空公司女職員問。

不,這是真實在發生的事,不是鬼魂。

我彷彿變成了《閃靈》裏的男主角,看見早已空置荒廢了的大酒店,再次住滿了幻影般的鬼魂。

「我上北京的,可我先要等一個人。」我苦笑:「飛機票都在他那邊,我想讓他來處理比較好。」說時我的眼光都放在離境大堂的出入口,自動門一開一合,那個叫作 CY 的男人還沒到,沒想過他會遲到。

我從行李包取出蘇珊一早為我準備了的證件,把玩着那張偽造出來的身份證,上面我的出生年份要比真實的早了十幾年。我不知道他們用何種方法弄來像真度如此高的證件,可如果事情真如蘇珊所說,有英國人在背後橕腿拍板,證件再真實也不足為奇。

我忽然想到,事情如果成功,不知可否讓他們也給我做一張英國護照?順便讓我變成英國公民?不,傻了,假若這事真的成功,香港也不會回歸,依舊給英國政府統治,那麼公不公民也沒有太大影響了。

想着想着,我留意到自動門「吱──」地打開,一個穿著整齊西裝的男人出現,把行李箱放在推車上慢步過來。

眨眼已到我身前,他微笑,使勁跟我握手:「何先生」「CY。」我也帶點笑容,半分尷尬,半分懼怕的那種。

他取出兩張飛機票,往櫃台走:「那麼,我們走吧。」我正想說句好,他忽然轉頭問:「緊張吧?」

小說連載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