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風物 News for Kids

現代愚公移山

這是一個現代的愚公故事,但故事主人翁要移走的,不是大自然的山嶺,而是山嶺上積累十年,已經儼然成為小山丘的棄置汽水罐。


插圖:Kennis Li
插圖:Kennis Li

位於麥理浩徑第三段的許林士多附近,有許許多多空罐子,它們當然不是樹木結出的果實,而是小店的顧客遺留下來的。店老闆文哥大可以把空罐子丟進附近的政府垃圾桶,但他認為這是浪費資源。最初,他把罐子送給住在山下的兩位阿姨拿去變賣,可是山上遙遙長路,罐子又沉又重,賣價也不高,阿姨很快就不來了。然後,存起來的罐子慢慢積成小山丘,再然後,一個小丘變成兩個。

很多路過的山客都問:「那麼多罐,怎樣處理?」文哥總是答:「先存着,再想辦法。」問了一年、兩年,答案依舊,有山客覺得不是辦法,於是找來另外36位現代愚公,走了兩小時的坡路,清理出50多個黑色大垃圾袋共14,000個汽水罐;然後用抱的、用擔挑撐的,把沉甸甸的鋁罐搬下山,完成一趟愚公移罐之旅。

37位現代愚公,14000個汽水罐。相片由撰稿人提供
37位現代愚公,14000個汽水罐。相片由撰稿人提供

如果請小學生來搬,以每位同學提20個罐來算,要700人才搬得完。小朋友可能會說,這樣怎麼比得上古代愚公動員子孫曾孫玄孫經年累月的浩瀚工程?沒錯,這明明難度不大,但正正因為大家袖手旁觀,日子拖得愈久,罐子積得愈多,要解決的難度就愈高了。這跟原裝正版的愚公移山又是兩回事:畢竟故事裏的山長不大。

有人問:喝汽水不是你,怎麼替人家去撿那麼笨?其實那37位現代愚公都不是為遊客去撿鋁罐和執垃圾的。他們只是愛看綠悠悠的大自然,而不是漫山遍野的「鋁罐果」和「紙巾花」。

有人又問:政府不是有清潔工的嗎?小朋友試想像一下,我們吃完喝完,沿路丟垃圾,即使路上氣喘吁吁,但肩上總算愈來愈輕。可是在遠足徑上替大家撿垃圾的清潔人員,卻因為撿了垃圾,擔挑愈走愈沉,何況許多山路都無法讓車輛直達的呢。

山路上,把鋁罐兩肩挑的現代愚公。相片由撰稿人提供
山路上,把鋁罐兩肩挑的現代愚公。相片由撰稿人提供

又有人說,店老闆賣汽水賺了錢,不是有責任打掃乾淨的嗎?店老闆當然有責任減廢,所以文哥除了存起罐子等待資源回收,最近還多走一步,拒絕即棄餐具,改用碗子來盛載豆腐花和即食麵,不辭勞苦蹲在鋪子後面把用過的碗子洗啊洗。這比起很多大企業以「環保增加成本,影響營商環境」來推搪責任,又顯得更可敬了。

說到底,貪圖一己方便,糟蹋郊野的心態,本身就是一座積習的惡山。不過,只要抱持愚公愚子愚孫堅守理念的態度,綠色公民的種子終將逐步養成。如果每個小朋友都帶自己的水壺上山,同時帶走在山上製造的垃圾,那麼「鋁罐果」和「紙巾花」根本不會出現,「罐子山」也長不成,山林就變得更綠了。

兒童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