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親子 News for Kids

南京大屠殺與「世界記憶」

很多人都認為,如果中國政府真的重視歷史,在乎中國人的生命,那麼就應該把「大躍進」、「文革」和「六四」等歷史檔案,也一併申請進入「世界記憶名錄」。


插圖:Nana Ellis
插圖:Nana Ellis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有一個項目,叫做「世界記憶名錄」(Memory of the World Register),收藏世界各地重要歷史事件的文獻。10月10日,這個項目公布了最新一批收藏,南京大屠殺檔案名列其中。

1937年12月13日,侵略中國的日本軍隊攻佔了南京,隨即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強姦、縱火和搶劫,時間持續六周之久,導致大量俘虜和平民受虐、受辱和死亡,犯下了無比殘忍的反人類罪行。

戰爭結束之後,從1946年到1947年,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對戰爭罪犯進行了審判。判決結果說,南京大屠殺受害人數達20萬以上。主犯松井石根、谷壽夫等人被判處死刑。

南京大屠殺是一段慘痛的人類記憶,人們應該通過它更好地哀悼死難者,反思戰爭的罪惡。但是,多年以來,它卻成為中國和日本之間的一個爭議。「世界記憶名錄」收藏其檔案以後,日本政府表達了抗議,並威脅說要減少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經費支援。

受難人數是爭議的焦點。日本政府承認,南京的確發生過「對大批非參戰人員的殺戮和搶掠」,但是認為實際受害者人數「難以確定」。日本學者的研究中,有20萬以上、十萬以上、四五萬、幾千人、幾百人等不同的說法。有些被稱為極右翼的日本人還說,南京大屠殺根本沒有發生過。

冷戰妨礙日本深刻反思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人類很快陷入冷戰。冷戰就是世界被分為兩大部分,一部分以美國為首,一部分以蘇聯為首,互相敵視,隨時可能發生戰爭。日本屬於美國陣營,中國屬於蘇聯陣營。日本是戰敗國,在很多方面受戰勝國美國控制。

美國陣營主張政治民主、市場經濟和言論自由,蘇聯陣營則實行專制政治、計劃經濟,限制思想和言論自由。有了民主和自由,就會反思戰爭。日本社會也做了很多檢討,現在大多數人都熱愛和平。但是,這樣的冷戰格局,讓美國沒有督促日本做更深刻的反思。

一些日本人對美國的管制不滿,中國支持他們。後來呢,中國和蘇聯鬧翻了。為了一起抵制蘇聯,中國和美國及日本都要搞好關係,還免除了日本的戰爭賠款。

中國政府需要敵人

美國陣營越來越富,蘇聯陣營越來越窮。70年代末、80年代初,窮得沒法活了的中國,向日本政府借錢。從戰爭廢墟上站起來的日本,已經變得非常富有,就慷慨地借給中國上百億美元,支持了中國的經濟發展。90年代,蘇聯陣營瓦解了。

中國和日本的關係卻更加緊張了。

從日本方面說,經濟繁榮讓一些人驕傲自大,更不願意低頭反思,向貧困而專制的中國真誠道歉。他們希望日本走出戰爭陰影,恢復成「正常國家」。

從中國方面說,經濟發展了,社會安寧了,人們更想要政治公平,就會問憑什麼要一黨專制?為了維持一黨專制,中國政府就需要敵人。它告訴人民說:看啊,敵人一直都在那裏,想要消滅我們。現在的關鍵任務是,我們要團結起來,抵禦它們。至於民主嘛,以後再說吧。後來它又說,民主是敵人的圈套,我們千萬不要上當,堅決不學他們。

讓誰來當敵人呢?一個是老是批評中國人權問題的美國,另一個就是侵略過中國的日本。

「大躍進」、「文革」和「六四」也是「世界記憶」

儘管受害者人數存在爭議,但是南京大屠殺的慘痛不容否認。如此重要的歷史,收入「世界記憶名錄」似乎並無不妥。日本政府反對說,中國政府申請這個名錄,不是認真對待歷史,而是一種政治利用。

其實,很多中國人也是這樣看的。他們認為,如果中國政府真的重視歷史 ,在乎中國人的生命,那麼就應該把「大躍進」、「文革」和「六四」等歷史檔案,也一並申請進入「世界記憶名錄」。

這幾宗事件,是中共執政之後帶來的政治災難,導致幾千萬中國人慘死,受害者人數遠遠多過南京大屠殺。但是,中共不僅沒有深刻反思,而且禁止人們充分討論。

美國作家張純如(Iris Shun-Ru Chang)通過深入調查,出版了《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一書,讓全世界都了解這段歷史。然而,這本書在中國大陸出版,也遭到了嚴重的刪改,去掉了其中不符合中共政治宣傳的話。

兒童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