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朝陽群眾

北京設計周:恍惚,遇見美麗新世界

設計師必須對未來抱存希望,沒能改變地球,至少稍扭轉城市修正觀念,最微小也能為在地社區出計謀做點事。今年六歲的北京國際設計周當然也趕上世界,十一假期的兩個藍天午後,碰見的每一個人,總熱情地訴說他們的故事,或者,將要實現的夢想……


「從農夫到鄰居」設計周市集,我請Erica捧起這款粉紅肉心的蘿蔔,純因它有個動人名字:心裏美。攝:阿Lo
「從農夫到鄰居」設計周市集,我請Erica捧起這款粉紅肉心的蘿蔔,純因它有個動人名字:心裏美。攝:阿Lo

去設計周,無論米蘭倫敦或什麼,恍惚,總讓人遇見美好未來。因為,設計師必須對未來抱存希望,沒能改變地球,至少稍扭轉城市修正觀念,最微小也能為在地社區出計謀做點事。今年六歲的北京國際設計周當然也趕上世界,十一假期的兩個藍天午後,碰見的每一個人,總熱情地訴說他們的故事,或者,將要實現的夢想。

要延續中國「藍染」民藝的時裝設計師尤鴻雁說,出道二十年,終於可以做點「理想主義」的東西。請來跨界藝術家合作「藍色鄉土的聲音」生活美學展還在798內的751D·Park舉行,她已構想好下兩屆主題,明年關於對母親手作的記憶,後年是「藍色骨頭」──崔健電影,來自《給你一點顏色》專輯一首歌,跟崔健竇唯份屬好友,她希望搞場搖滾音樂會,曾經的一块紅布確實早已溝成「當代中國藍」。

太古地產北京第二個合作商場頤堤港內,搭起Pop-up Store的So Far So Good工作室好友Lily(趙夢婷)說着讓她感動的事:趁黃金周帶母親來京見識的女孩,手捧設計周地圖,從798徒步到這裏,像要把地圖每個點看盡,極累的母親只好在臨時店的展品椅子上歇息;買走他們獨家代理意大利搞怪餐具的,竟是個五十來歲路過的大叔。

頤堤港另一角,朋友介紹迎面而來挾「騎士精神」的黃柏楊。他打開手機圖片跟我們分享最新成品──單車身電單車頭好型的“e-bike”。話說愛改裝復古電單車的設計師,偶然發現百年前的美國印第安牌子,原來由單車改裝而成,於是落手落腳組裝e-bike原型在城市游走,意外地收到不少度身訂造的要求,他決定將私人興趣變成品牌Munro,讓客人自選心愛組裝參與開發。十月底舉行發布會,每輛只售五千人民幣,以另一「小牛」牌為假想對手,把「復古機車」美學平民化。

居民依舊在貼有「恭喜發財」的棋牌室悠然自樂,老書店內觀堂仍賣《歷代勞動人民詩歌選》,並不因你是設計師就有特權改造人民如常的日子。

在北京設計周非官方主場的大柵欄(楊梅竹斜街及周邊胡同),建築師好友Jenny(周貞徵)的ATLAS Studio參與了「大柵欄更新計劃」,與自幼隨祖父習鐵線編織及宮燈製作的居民周師傅合作一年後,舉辦「野茶館和WIREWORKS」工作坊,讓大家邊飲茶邊將上百年手藝翻新傳播。大柵欄更新計劃始於2011年,請來城市規劃師建築師活化六百年歷史舊城,2013設計周開始邀請中外設計師藝術家經營者進駐。

門口架起「民國文具:1912-1949有關文人們的注腳」的模範書局,去年設計周開張,我因拍攝店內全套繁體初版《天龍八部》被阻,而與老闆娘邢娜聊起來,受邀到接待客人的後院和閣樓,參觀其設計師兼收藏家丈夫姜尋的「民國範兒」──由藥櫃到書架、魯迅等大作家初版書籍、翻新設計的書寫器物,還有將莫言曾被禁的短篇,以木刻印製成獨家限量版線裝書⋯⋯老闆娘指着對街酒店(曾經的青雲閣)說,以前這裏就像三里屯,胡適等文人的「蒲點」。由百貨化誠品聊到香港要關門的精神書局,我更想知道,美學造型之外,這對夫婦到底想復刻怎樣的民國精神?

由民國集七大書局出版社的「書局一條街」到今日文青熱愛的楊梅竹斜街,大柵欄的官民協商改造,算是個不錯案例,凡事要向北京看的港府官員該到此學習。舊同事推廣家鄉手工布料的「夏木」工作室、台灣編輯開的Book Design Shop.org、非常日劇感的鈴木食堂等等,青年入主確是潤澤老古董的空氣清新劑。但同樣重要是,居民依舊在貼有「恭喜發財」的棋牌室悠然自樂,老書店內觀堂仍賣《歷代勞動人民詩歌選》,並不因你是設計師就有特權改造人民如常的日子。當然,位處前門,大柵欄的兩難,恐怕就像今日的798和南鑼鼓巷,迅即被全國遊客攻陷。十一假期,前門地鐵站因遊人太多而關閉。書局老闆娘笑說,正如人人頭上長草,中國人太愛跟風。

設計無處不在,空氣也沾政治。中國的摩登唐吉訶德,風馳電掣上路先要以口罩護己。

其實在798,豈止穿西裝國人,連外國小孩頭上也長出花來。當大夥遊客被廉價塑膠花草摧腦時,另一端D·Park天橋上,組織「從農夫到鄰居」參加設計周的台灣好友Erica(黃莉莉)呼籲:新趨勢應該是關乎安全食材。兩年前來京時,她原本在《 VICE 》當編輯,可能紐約長大的身體對中國環境作出反應,皮膚出現嚴重粒粒,甚至因此有憂鬱徵兆。於是她從解決自身問題出發,到處尋找安全食材和手作食物,去年創辦「從農夫到鄰居」。辭去雜誌工作後,平日她會從京郊到河北滿山跑,跟生態農場合作社溝通,周末聚合大家在寶鈔胡同老摩酒吧辦市集。設計周市集上,師傅現場手作來自通州的掛麵、退休老夫婦義工協助首次來京的農民推銷無農藥產品、年輕小子講解豐台的生態黑豬、農業大學同學推介「蚓食生態」養殖箱;來京讀中醫的香港青年邊分享雲南古樹荼邊替人打脈。談及北京近年興起的其他有機市集,Erica說,她沒用這詞,一來,大家對Organic易有誤解,二來,其實很難做到百分百有機。

「有機」實質變相處處機會,看似頭頂百花齊放。不打隱喻先說實體,即使素食者亦不用自欺欺人,植物也要呼吸,空氣污染不解決,吃啥沒分別。眼看朋友和設計師努力開拓各自美麗新世界,就不好意思潑冷水。騎士說,「現在已是全民設計師的年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設計無處不在,空氣也沾政治。中國的摩登唐吉訶德,風馳電掣上路先要以口罩護己。所謂設計,可以是「設置計謀」,布一個局,正如設計周官方藍地毯開幕禮上,榮獲2015經典設計大獎的,竟是中國高鐵。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