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繁花之地

現代愛情快餐禮儀

現代愛情故事脆弱,有時互相暫借取暖一宵,是否愉快舒心就變得很重要,快餐禮儀該是所有色欲男女的一門必修課。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遇到不合格的快餐對象,心情真如吃了一份無味的晚餐一樣糟糕。有次和羅莎在酒吧喝酒時,坐在露天的座位,外面下着暴雨,她混着雨聲憤憤然地說:「男人一天到晚都想着上床的事,性約會倒沒什麼,但禮儀欠佳真讓人倒胃口。」

羅莎一口氣喝下半杯手工啤酒之後說,她最近在朋友飯局上認識到的 C,席上相談甚歡,單身的羅莎不抗拒和 C 發生什麼有趣的下文,C 也在飯局後頻頻發短信給她,顯示出想要約會的意思──準確一點來說是發出性邀請,C 說羅莎晚上有沒有空,不如上來我家坐坐。羅莎反正無事,就應了 C 的約,並在出發前順手把安全套放進化妝袋裏。

情節按劇本發生,在 C 的家裏他們聊天,然後順理成章地做愛。

正當他們接吻愛撫打得火熱的時候,羅莎在 C 的耳邊小聲地說:「等一等,拿安全套。」在羅莎身上亂吻一通的 C 說:「沒有。」

老實說,時間短但願意關顧女性性欲的男子,好應該用其他方法來彌補一下先天不足的問題。

她以為自己聽錯,再說一遍:「安全套啊,先戴安全套吧。」

C 含糊其詞地說:「不要安全套,我不進去就是。」

羅莎自然知道這是什麼騙人的話,於是她推開他,說沒有安全套就不要再做下去了。C 見羅莎認真起來,說他家真的沒有安全套。羅莎心想既然來到,自己也不想掃興,便說:「你沒有,我有。」

如果說是臨時起意,手邊沒有準備那是無可奈何的事,但這明顯是性邀請的約會,居然也沒有安全套。我吃驚地打斷羅莎。她說:「更讓人無語的事在後面。」

羅莎說最令人沮喪的是性對手的時間太短,我也相當同意這點,時間太短的話好像什麼都還未發生就結束了,但羅莎說出了原來有比時間短與不舉更可憐的事。

性能力不足可以用心機搭救,但不懂得尊重性伴卻是無可救藥的事。

「三十秒左右吧,」羅莎說,「我錯愕地說,我還沒有到呀。你知道他怎樣回應嗎?」老實說,時間短但願意關顧女性性欲的男子,好應該用其他方法來彌補一下先天不足的問題,他用手了嗎?我問羅莎。「他站起來,脫掉安全套,穿褲子,然後說你硬要我用安全套,用套我就很快射。」羅莎說。

我瞪大眼睛,驚訝程度與剛經歷完三十秒性愛後的羅莎不相伯仲,並且吐出一句:「他意思是不戴套子他就會變超人嗎?這樣的男人絕對不可能有第二次機會。」

安全套會加快射精一說我真是聞所未聞,說到底性能力不足可以用心機搭救,但不懂得尊重性伴卻是無可救藥的事,據說事後 C 還發短信問羅莎為什麼不理他,C 似乎並不知道他在快餐禮儀一環上接連失態,先是沒有安全性行為的意識,這是對自己與性伴的基本保護,再來把性伴當作泄欲的工具,自己滿足以後就無視對方的需要,還把性伴的不滿足推諉到安全套身上,真是令人嘖嘖稱奇之事。

現代愛情故事脆弱,有時互相暫借取暖一宵,是否愉快舒心就變得很重要,快餐禮儀該是所有色欲男女的一門必修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