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風物 閱後即焚

19 新上班日子

也許這群人把我瞞着,他們有方法上網,有方法聯絡到2015年。


[閱後即焚] 港產類型小說系列,閱後切記即焚。

時間快進兩星期,毫無懸念的,我在龍城道108號住了下來。我被分派至那堆天台僭建屋裏的其中一家劏房的其中一張碌架床上層,被給予了兩件綠色工作服,以及一套西裝。老爸終於從鐵籠中放出來,卻還不能回到瀝源邨的家。他被分派至碌架床的下層,劏房縱然有鎖,進出都有人監視着,也至少讓我們父子倆有片刻重聚的機會。

星期一到五的早上,我都會(被迫)換上那套西裝,拿著公事包從九龍城寨出發,坐兩塊車資的巴士到尖沙咀碼頭乘渡輪到中環上班。

所謂上班,還不是乾坐在辦公室裏熬。蘇珊(其實是那姓沈下的命令)在辦公室的保險箱裏堆滿了 CY 的資料,鎖門後,我的主要任務就是熟讀這個。辦公室其餘事項,包括日常生意營運、人手調動、與美國總公司聯絡等,都交由蘇珊及其他「合夥人」管理。他們不曾告訴我,我也不曾過問。

我一直奇怪這群人怎麼那麼強,僅兩年時間就能夠滲透這家測量行,擔任了管理層,把 CY 困成籠中之鳥。後來我才知道,那個高個子的男「合夥人」,在2015年也居然在這一家測量行擔任管理層,出身不小,在308航班上也是坐在頭等艙。要他回到30年前當同一家公司的功臣,駕輕就熟之餘,來自未來的專業知識也讓他在好多地方都有「先見之明」。

這人的認真和專注真不是裝出來,讓他年紀輕輕就在公司裏扶搖直上,也讓他在30年後當上了香港的掌舵人。

至於 CY,這名同事(有時候,說出來我也忍不住笑)倒是勤奮,除了周六日回大陸講課,他一星期五天都會待在公司,朝八晚十一。好多次經過他的房間,我都瞥見他的案頭上堆着大批文件,而從百葉簾中見得他的臉,總是板直身子,稍稍皺眉的埋首工作。

雖然很不想承認,這人的認真和專注真不是裝出來,讓他年紀輕輕就在公司裏扶搖直上,也讓他在30年後當上了香港的掌舵人。

當然,那也與我沒關。除每兩天的管理層例會,我都刻意避開這個人。

說真的,我是有點怕了他。好幾遍經過他辦公室,我又再窺探房間裏情況,恰恰他抬起頭,我倆就在百葉簾的隙縫中四目交投。他的眼神凌厲,如金魚般的雙眼瞪大,彷彿能夠看穿你,凝結的氣場又再蔓延。我的心跳狂飆,連忙別過頭來,就像在墳場裏撞鬼般唸一聲:「見怪不怪,小朋友不識世界。」

作為管理層,我的辦公室當然偌大。有時候看着落地玻璃外缺少了 IFC 和ICC 的維港,我會突然恍惚,搞不清情況,我到底在哪裏?畢竟在2015年的我,只是個月領萬多塊的八十後廢青,回頭怎麼就能搖身一變,當上了一家公司的管理層呢?原來,我除了穿越時空,也穿越了職場的階級制度。

兩星期裏,有一件小事讓我困擾。

保險箱裏,蘇珊給我讀的那箱資料,在我初到九龍城寨的那天,蘇珊給的也是同一箱資料,我一直沒看。關於 CY 的生平歷史,從他父母一輩,到出生,到求學時期,到成績優異到英國深造,到回港工作,考取專業資格,加入測量行工作,資料整齊打印在一疊 A4 紙上,猶如新打印出來,夾雜着彩色與黑白照片,非常詳盡。

我到底在哪裏?畢竟在2015年的我,只是個月領萬多塊的八十後廢青,回頭怎麼就能搖身一變,當上了一家公司的管理層呢?

問題是這疊資料,我一直納悶,他們到底從何得來?

如果我們帶到1984年的所有物件,都是當初上飛機前的隨身行李(比如說我的背包,及包裏那五本完全沒用的特價書),那豈不是意味着當初登上308航班的時候,居然有人是 CY 的超級粉絲,隨身帶着這批資料上機?

「還是,有另外一個可能性。」

夜深靜的時候,我跟老爸躺在碌架床上竊聲討論。

爸說:「那就他們當中有人能夠未卜先知,知道飛機會出事,穿越來到1984年,所以這批資料會用得着……可是,怎麼可能?」

我一想,看着窗外月光:「不,還有一個可能性。」

「嗯?」爸奇怪。

「爸,你不明白,我見他們給我的那堆資料,其中一頁是從一個叫做『維基百科』的網站下載下來。網站就是電腦裏分享資訊的地方,而『維基』就類似是一本非常龐大的百科全書。我看見那紙上頂端的一小行字的打印紀錄,那是2015年6月16日。」

我一頓,又道:「我是2015年的6月1日登上飛機的,這紙是在穿越後才被打印出來──爸,也許這群人把我瞞著。他們有方法上網,有方法聯絡到2015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