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新聞 親子 News for Kids

難民到了德國以後⋯⋯

要是國際社會不僅能救助難民,而且還有辦法制止戰爭,那麼那海灘上的小男孩埃廉・庫爾迪,一定還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家鄉。


插圖:Kennis Li
插圖:Kennis Li

艾蘭•庫爾迪(Aylan Kurdi)是一個三歲的男孩。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家裏有爸爸、媽媽和五歲的哥哥。可是他出生在一個不幸的國家——敘利亞。這些年來,這個國家一直在打仗,很多人死在炮火之中。為了讓他和哥哥擁有更好的生活,爸爸媽媽決定全家離開家鄉,經過土耳其前往歐洲。

和他們一樣,為了躲避戰爭和飢荒,成千上萬的人們從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和阿富汗等國家逃往歐洲。這些人被稱為難民。僅在今年7月份,就有十多萬難民到達歐盟。有人預計,接下來將有數百萬難民湧來。

七十年前,歐洲經歷了殘酷的戰爭。從戰亂中覺醒的歐洲人,重新建立了和平的家園。當年發動戰爭,也被戰爭摧毀得最嚴重的德國,現在是歐洲最富裕、最和平的國家之一,是難民們理想的目的地。

逃難的旅程十分艱難。按照通行的法律,一個人去別的國家居住,要先提出申請,獲得准許才行。難民們沒有條件完成合法手續,大多數付很多錢給非法的人口販運組織,由他們用危險的方法將自己偷渡出去。

因為沉船、翻車和疾病,每天都有很多難民死在旅途中。

在和平、富足的環境中生活的人們,難以想像難民們的悲慘遭遇,直到他們看見了艾蘭•庫爾迪的照片。這時候,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活潑可愛的男孩。上週三,他們一家乘坐的渡船翻沉在地中海,十多名乘客喪生,包括小艾蘭、他的哥哥和他們的媽媽。一家四口,只剩下爸爸一個人還活着。

第二天,海水把小艾蘭的屍體衝到沙灘上。他是那麼安詳地躺在那裏,看上去好像甜甜地睡着了似的。有人拍攝了這個情景,發到網上。這張照片立即傳遍了世界。它讓那些平靜地喝着咖啡、吃着甜點的歐洲人感到震驚,彷彿回想起先輩們的痛苦經歷。他們立即伸出援手,去幫助這些背井離鄉的難民。

德國人熱情迎接難民

慕尼黑是難民們抵達德國的第一站,大批市民前往歡迎他們。這些熱情的德國人,不僅為難民們提供食水、麵包、香腸、衣服和被子,還為他們唱歌、跳舞、彈琴,警察還和難民兒童踢足球。

德國其他城市也歡迎難民的到來。幾天來,針對難民的捐款和物資倍增,為難民服務的義工也十分踴躍。難民們雖然還沒有走出家鄉的陰影,但是他們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們還組織了一支足球隊,名叫「聯合三號(United 03)」。波茨坦火車頭足球協會歡迎他們參加比賽,結果他們以3:2取得了勝利。

各慈善機構紛紛出謀劃策,在居住、登記和教育方面提出建議。人們呼籲,必須讓難民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在很多時候,難民們只能住在體操房、舊校舍、兵營或者帳篷裏。越來越多的人說,他們應該住進私人寓所裏。尤其是兒童,現有法律中還有很多對他們不公平的東西,應該立即廢除。

居住在梵蒂岡的天主教教皇方濟各,在周日的彌撒上呼籲,歐洲每個天主教團體都收容一個難民家庭。

為着更好的明天,爸媽抱着孩子逃難到歐洲,但哪裏才是樂土呢?攝:Ognen Teofilovski/REUTERS
為着更好的明天,爸媽抱着孩子逃難到歐洲,但哪裏才是樂土呢?攝:Ognen Teofilovski/REUTERS

增撥60億歐元援助款

德國市民的歡迎,讓難民潮水般湧來。上週五,大約有一萬難民進入德國。週六,又來了八千人。近一個月來,進入歐洲的難民共有16萬人。

難民的居住、生活和醫療都要花錢,錢從哪裏來?

星期日晚上,德國柏林總理府召開緊急會議。商量的結果,德國決定增加60億歐元預算來救助難民。另一方面,收緊了難民留居的一些規則。比如,以前在收容營裏等待申請庇護的難民,可以得到一些援助款,現在就只能拿到實物了。

當然不是所有的德國人都歡迎難民。一些政治領袖擔心,好心帶來無法承受的負擔。基社盟主席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說:「作為28個歐盟成員國之一,我們德國不能一直接收幾乎全部的難民。沒有任何一個社會能夠長期這樣堅持下去。」

納粹主義右翼一直反對外國移民,他們不僅遊行示威,而且還恐嚇、騷擾和襲擊難民。在一個叫海德瑙的小鎮上,右翼分子狂呼亂叫,難民嚇得不敢出門。

一個反對納粹主義的組織專門派人到海德瑙守護這些難民,和他們一起組織音樂會、足球賽和募款活動。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其他政治領袖也專門訪問海德瑙,對難民表達了支持。

德國人瘋了嗎?

七十年前,德國納粹給全世界帶來災難。也有很多受納粹迫害和戰爭威脅的德國人,離開家鄉前往美國、法國、瑞士和中國,獲得了庇護和照料。如今,他們知恩圖報,並為此感到驕傲。

但是,很多歐洲國家的人都說德國人瘋了,認為他們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這些人擔心,德國的慷慨給整個歐洲帶來了負擔。這些難民一旦獲得德國國籍,他們就可以在歐盟自由遷徙。有人甚至擔心,英國會因此而退出歐盟。

匈牙利、捷克共和國的領導人,都明確表示反對移民。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領導人馬琳・勒龐則說,法國「既沒有錢,也沒有興趣、精力來慷慨地應對世界上的不幸」。

聯合國負責難民的官員要求歐洲拿出一個分配方案, 「不能讓德國一個國家來解決整個歐洲的問題」。聯合國官員還說,目前的危機應該由全球通力解決,有必要召開一次國際緊急會議。

要是國際社會不僅能救助難民,而且還有辦法制止戰爭,那麼艾蘭•庫爾迪一定還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家鄉。

兒童新聞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