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繁花之地

一個女生去旅行

「一個人去旅行真好,但如果你是我女朋友我一定不讓你去。」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插圖由 Wilson Tsang 繪製
插圖由 Wilson Tsang 繪製

每當我一個人去旅行的時候,路上遇見的人都會說:「你一個女生出門,不怕危險嗎?」

我反問有什麼危險的呢?

「總之是好危險的哦!」

是怕在路上遇到刧匪還是遇到色狼?

如果是怕遇到刧匪的話,那這件事與性別無關,我老是帶着極少的錢走在旅途上,刧匪要是遇到我也算是他們的不幸。

所謂危險,更多的是指向一個女生柔弱,獨自出門會遇各種侵犯,特別是性侵犯。

彷彿只要有女子獨自走在路上,旁邊的男人就會獸性大發,紛紛如餓狼般撲上將女生的衣服撕破強暴。這種想法固然也對男性不公平,預想了所有男性都是有危險性的,所有女生都是沒有禦防能力的。

當我在寫的時候,剛好是自己一個在旅館裏,住進男女混宿的床位房,旅館的年輕男房東小丁和我分用一張桌子,他坐在對面看球賽,我問他說:「你們旅館多一個女生獨自入住嗎?」

「多呀。」他說。

「你會覺得她們一個人出門危險嗎?」

「不會呀,來旅遊區又不是去荒山野嶺,要是去荒山野嶺的話,就會覺得女生手無寸鐵的,沒有反抗能力,挺危險的。」

「如果是你女朋友一個人去旅行呢?」

「那就不行了,旅遊區也不行,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去,我一定會跟着她去,如果她不肯的話,可能兩人的關係出了什麼問題,肯定會吵架的。」

看慣了獨身女旅客的小丁沒有點明為什麼不讓女友獨自出門。

人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男女也一樣,獨立與勇氣,是生存的基本元素。

但這段對話毫不陌生,每次我要一個人去旅行時,都有朋友慨嘆「一個人去旅行真好,但如果你是我女朋友我一定不讓你去。」一旦是自己伴侶,就怎樣都不容許離開自己身邊,一個人提起背包去旅行,暗示了女性出門的話一定要受到男性的保護,因為她們就是手無寸鐵。

有一次我跑了去廣州看西關大宅,大宅的二樓有着西關小姐的閨房,說明牌上寫這是閨秀們全部的活動範圍。想當年三步不出閨門的纏足小姐,雙足紮得小小,本來就行動不便,房間在二樓,空間設計上就是想把女兒們圈養在屋裏,好讓她們不接觸外界,那時候的女性,根本沒有獨自出門的權利。然而纏足廢除多年後的今天,還是有很多人覺得,女生嘛,就不應該一個人到處亂跑。

我們很少聽見有人問男性的獨行者,你一個人去旅行不危險嗎?因為害怕性侵犯,也因為預設是女性是弱者,就剝奪了她們自由行動的權利,或者先以恐嚇的方式,試圖斷絕她們獨立的機會。如果獨身女子就是比較容易招惹危機的話,我們是否要倒退回到從前,禁止女性在入黑後獨自出門,又或者是限制所有女性都必須在男性的陪伴下才能出門。

人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男女也一樣,獨立與勇氣,是生存的基本元素。

我在旅途上遇上另一個和我一樣獨自出門的女孩,當我們分享防禦工具時,她亮出了一把橙色的小刀,而我說我身上放了幾個安全套。我當然不能確保旅途是百分百的安全,正如危險也不限於陌生的國度,但我可以盡最大的能力保護自己,也有另一個可能是,那幾片安全套,說不定能在旅程艷遇中派上用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