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BREAKFAST

滿屏 Candy Crush 給我們帶來什麼快感?


[ WORD ]

生命應該是人俯瞰萬象的頂峰,而不是人賴以藏身的隧洞。

阿多尼斯 Adonis

[ BOOK ]

遊戲至死

Death by Video Game: Tales of obsession from the virtual frontline

出版社:Serpent's Tail(倫敦)
出版時間:2015年8月
作者:Simon Parkin

文/端生活文化組

地鐵車廂裏,只要你肯把視線稍微從眼前的屏幕移開,看看周圍:每個人都低頭玩手機。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日常場景。但把時間倒回幾年前,情況並沒有這麼誇張。再抽離一點,你不覺得車廂簡直是科幻小說的場景?

遊戲,是抓住眼球勾住脖子的最大主角之一。遊戲不再是青少年專利,無論男女老少都在玩。滿屏 Candy Crush 給我們帶來什麼快感?為什麼 Zombie game over 的音效堪比心碎的聲音?我們如此懊喪,只因為手指沒有更靈活,反應沒有更快。

比起手機遊戲,電腦遊戲讓人沉迷比較容易解釋。敘事連貫、真人互動效果,玩家置身另一個世界參與其中,容易入戲。但是在地鐵這樣的公共空間,這些小遊戲僅憑一個小屏幕就控制了心魂,簡直不可思議。

這本書通過大量訪談、實例,展示了遊戲世界的邏輯。快感背後不乏危險。媒體關於低頭族、頸椎病的討論已經乏善可陳。我們該花更多時間了解這些現象背後的原因:什麼讓我們癡迷。

無法放下手機,只是輕微症狀。書中受訪者才是病入膏肓。紐約的一位外科醫生,人生一大夢想,就是打破《大金剛》(Donkey Kong)的記錄;一位德國黑客,冒着坐牢的危險試圖去破解《半條命 2》(Half-Life 2)這款遊戲背後的秘密;一個阿拉斯加人,爲了在《永不孤單》(Never Alone)這款遊戲中取勝,不惜以自己的文化存亡爲賭注.....這些看似荒誕的案例其實離我們並不遠。

虛擬世界喚醒了我們的英雄夢想,填補了空虛、孤獨、寂寞的人生空白。只是這樣飲鴆止渴,我們抬起頭的時候要面對更大焦慮。

[ POETRY ]

水怎樣開始演奏

泰德·休斯 Ted Hughes

楊子 譯

水想活著

它走向太陽它又哭著回來

水想活著

它走向樹木它們燃燒它又哭著回來

它們腐朽了它哭著回來

水想活著

它走向鮮花鮮花皺皺巴巴它又哭著回來

水想活著

它走進子宮它碰見血

它哭著回來

它走進子宮它碰見刀子

它哭著回來

它走進子宮它碰見蛆蟲和腐爛

它哭著回來它想去死

它走向時間它穿過石頭的門

它哭著回來

它穿越所有的空間去尋找空虛

它哭著回來

直到淚水流盡

它在萬物的底部躺下

徹底疲憊 徹底乾淨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