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繁花之地

洪曉嫻:處女

性之美好,應該不帶有恐懼,家事料理都需要經年練習才得心應手,更何況床事。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某天下午當我忙亂地收拾的時候,手機屏幕突然顯示了一條訊息:

「妳們說我好不好去做處女膜修復手術?」

訊息是L發過來的,由於太驚訝的關係我連發了十個問號,於是L重覆一次:

「我想結婚了,好不好去做處女膜修復手術?」

L 今年三十歲,在大學裏當講師,談過兩次戀愛,與第一任男友同居,自然也開始有了性生活,第二任男友床上功夫好,常常回來和姊妹們分享他們的馬拉松式性愛大戰夜,戀愛的第一年一晚做愛五次,四年後激情稍退次數由五變三,從床上滾到床下,學聲樂的 L 口技了得,據說她訓練到喉嚨那兩片肌肉收縮震動自如,每次我在旁邊聽着都只有驚嘆的份兒。L說她睡覺總要拉着男友的陽具,我常常笑你們兩個都是性上癮,你腰上的馬甲線就是這樣練回來的吧。

L 和男友性生活美滿,但他們之間有無法跨越的障礙,如果修成正果是結婚生子的意思,那他倆的彼岸大概遙不可及。三十歲的女子急於出嫁,L 偶爾就跑去相親或者 speed dating,輾轉間終於認識了另一個高學歷紳士,L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們新紳士大方有禮,收入穩定,相敬如賓的相處可能就是美好婚姻的前奏,於是打算從一張雙人床轉移到另一張雙人床。

我總是潑她冷水:「如果他床上表現平平那怎麼辦?」L就打哈哈顧左右而言他。這天突然提出要去做處女膜修復手術,L 說:「如果未來丈夫發現我不是處女那怎麼辦?會不會嫌棄我?」

聽鄉間傳聞,舊時新婚夜,家姑會在新床上鋪一張毛巾,新婦洞房落紅,第二天在屋前高懸那染血毛巾,以示這家媳婦是處女入門。我順便就問 L 要不要先幫你買好雪白的大毛巾,好讓你術後出嫁後可用染血毛巾炫耀。

三十歲的處女。

為了保持那兩片半透明的粉紅薄膜,女子們為什麼就不能大方地享受她們值得享有的性歡愉?

處女膜修補容易,但如何把經年累積下來的性經驗深深藏起倒是困難的事,三十多歲的女子要在床上床下假裝羞澀不識人事,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頭痛彆扭,為了保持那兩片半透明的粉紅薄膜,女子們為什麼就不能大方地享受她們值得享有的性歡愉?

性之美好,應該不帶有恐懼,家事料理都需要經年練習才得心應手,更何況床事,哪個男人幻想有美麗大方能幹溫柔的處女妻子,也未免過於虛偽——或過於天真。

晉朝張華《博物志》寫守宮砂,極其綺麗殘忍,「蜥蜴或名蝘蜒。以器養之,以朱砂,體盡赤,所食滿七斤,治搗萬杵,點女人支體,終年不滅。唯房室事則滅,故號守宮。」朱砂會不會褪色能不能守宮我不知道,但那抹小小的紅痣暗藏蝘蜒被搗碎時的悲鳴,彷彿是守宮女子的悲哀。

如今蝘蜒難尋,也再無人悉心餵養治搗,現代女子的身體上再無記號,處女膜破損的原因何其多,又豈只性事。讓那一聲戳破,有如花開之聲,有期待,有綻放,荼蘼有蜜。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