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說「賭」之後,搞活化是澳門博企的新「社會責任」大陸

不再說「賭」之後,搞活化是澳門博企的新「社會責任」

「出事了就算博企的,做得好就算政府的。何樂而不為?」

走水貨的澳門青年:黃金時代已盡,在「放下身段」之前,先賺一點快錢

「當這個城市裏沒有比較多合法的、向上的工作機會......那肯定something wrong、結構性的wrong 。」

《海鷗來過的房間》:如何書寫不一樣的澳門故事

除了賭場和奢華布景板之外,澳門的真實生活中集結了怎樣的焦慮和壓抑?

老江湖帶我走一趟窮賭廳:「這不是困境,是生死存亡」

在澳門賭業打滾32年,他見證豪客如潮汐湧退,賭收百萬上億,以至政策震盪和周焯華事件。對於行內的未來,他感到一切已到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