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好奇的孫仔——我辦了幾場香港人家族史寫作班香港

做個好奇的孫仔——我辦了幾場香港人家族史寫作班

我突然看到一條無形的線,因着大家開始講述自己家庭的故事,將很多不同的人生連結起來。

在香港邊緣上的南涌和梅窩,外來人如何做一本地方書?

人們在鄉郊開展自己的事情,反而「很多東西不可以做」的城市,「顯得很脆弱」。

學人對談|鄺智文 x 高馬可:歷史不只是看資料,那歷史是什麼?

歷史不只是相對的,因為有些事比其他重要,這有好、有壞。

IPO熱潮背後,你了解港交所大堂的秘密嗎?

現代證券交易所與公眾關係的真正目的:在一個不斷擴張的金融化的市場經濟中投資的能力,最終產生了高度不平等的結果。

樹在香港:此城前世今生,人不記得的,問問樹

「在泥土上鋪石屎,鋪磚,只剩下一小孔,生存四百年的榕樹就這樣被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