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影展手記:一場特別放映的香港反修例紀錄片為電影狂歡帶來暗湧風物

康城影展手記:一場特別放映的香港反修例紀錄片為電影狂歡帶來暗湧

從逐漸失落的電影到邊緣化的影展,康城已經從以前拒絕大眾的驕傲姿態轉變了。

原住民導演與轉型正義:17部台灣原住民紀錄片能夠告訴你的

「拍電影對綿羊有害嗎?」「拍電影對綿羊有益嗎?」「既然拍電影對綿羊無害也無益,那為什麼要拍呢?」

「禁片」導演王男栿:講述被政治化的愛國主義

「當政府告訴你要去看什麼的時候,你應該去看它沒讓你看到的那部分。」

專訪《佔領立法會》《理大圍城》創作團隊:當校園恍如廢墟,人們匿藏與逃生…

表現示威者狀態的鏡頭裡,微妙的神情和眼神,本能講述很多東西,但一打上馬賽克,就失效了⋯⋯

紀錄片裏的武漢封城《76天》,夾縫中定格的人性

一些細節讓萬里相隔的人們共情;一些細節又注定撞上經久的隔閡。

花總丟了金箍棒:在中國做 KOL 就是一場幻覺

他以鑑錶走紅微博,卻說自己深諳風險控制。他不是一個勇敢的人,但想做故事的紀錄者。

《迷航》導演李哲昕:拍攝中國社會運動,我害怕切壞這璞石

「什麼叫真實的色彩?就是把那些極度亢奮下說的話拿走,或是極度恐懼之下說的話拿走⋯⋯」

黃崇凱:紀錄片裡,喬丹的最後一支舞

若非COVID-19肆虐全球,The Last Dance就不會在美打破ESPN的收視紀錄,令觀眾撲天蓋地重溫1990年代⋯

《千年一問》導演專訪:漫畫奇才鄭問,追尋一生,也好像都是在碰壁的

講述一位漫畫天才的繁華奇異,也講述他最後的孤寂⋯⋯

智利導演帕里西歐.古茲曼專訪:紀錄片是對當權者定義的歷史的否定

如果你不搞清那些痛苦是怎麼發生的,當你回望過去,只覺一片混沌,你就會被困在那個過去的混沌裡。

新時代電影的獨立與酷:香港青年導演的辛丹斯電影節親歷記

相對於奧斯卡,成敗對辛丹斯的導演,甚至是今天的新人來說,獎項真的不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