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Culture

《創造101》吸金千萬,這是營銷炒作的圈錢遊戲,還是中國娛樂產業新方向?

有網民認為這只是一場圈錢的狂歡,然而也有人指勝利選手中不乏非主流選手,改變了偶像文化,你怎麼看?


中國偶像女團競演綜藝《創造101》。 攝:Imagine China
中國偶像女團競演綜藝《創造101》。 攝:Imagine China

中國綜藝節目《創造101》熱度直逼春晚,是營銷炒作的結果,還是娛樂產業新方向?

選手楊超越因個人能力欠缺卻仍身居點讚高位而被批評,楊超越現象是粉絲自身「底層奮鬥」的情感投射,還是資本市場的引導?

節目總集資額逾3000萬人民幣,因而有網民認為這只是一場圈錢的狂歡,並不會為娛樂圈或偶像文化帶來多少改變你怎麼看?

中國女團練習生綜藝節目《創造101》經兩個月鏖戰,於上週六晚收官並選拔出11位選手成團。總決賽的3.1億播放量直逼春晚,而其帶來的階級爭議、資本運作、偶像產業及相關文化生態等討論,在節目結束後仍熱度不息。

練習生孟美岐、吳宣儀、楊超越、段奧娟、Yamy、賴美雲、紫寧、Sunnee等11位選手歷時四個小時,終以「火箭少女101」之名在6月23日晚成功出道成團。在總決賽被指廣告太多、節奏拖沓的同時,一路被質疑實力卻高位出道的選手楊超越,落選練習生劉人語票數出現前後較大不一致等狀況,亦引發網民對節目運作方式及盈利模式的大討論。

《創造101》借鑒了南韓娛樂業偶像練習生的概念,101位選手的命運全由粉絲點讚數決定,粉絲們被尊稱為「全民製作人」。普通粉絲每天可以為11名選手各投1票,而騰訊視頻會員,則可以每天為11名選手各投11票。若還想單獨為某位選手投票,就需要購買選手定制會員卡,每張30元,一張可以額外再投121票。總決賽前,每期節目的點讚數都會被清空,因而許多粉絲發起了集資方式,將資金聚攏於偶像後援會手中,由後援會集中投票。

楊超越就是這樣一名被資本推向高位的選手。女團選拔本以唱跳能力為核心,但即使楊超越的名字常常和「車禍」、「實名diss」、「哭」、「划水」、「不努力」聯繫在了一起,頂著「村花」之名的她仍在節目中始終穩居前8。

「創造101」的製片人都艷表示,「創造101」並不只是一檔唱跳綜藝,金字塔的節目logo和選手座位排布都暗示著現實社會。節目組希望社會各類人群都能從節目中找到情感投射對象,而草根出身的楊超越某種程度上就是在幫那些為家境一般、能力平常、出境欠佳,但希望改寫命運的「農二代」圓夢。

然而,不少網民認為楊超越的爆紅是資本市場運作的結果,其排名在嘲諷中節節升高,粉絲則拼命投票以示對輿論的抵抗。「創造101」的總編輯戴鑫對《GQ》表示,粉絲把楊超越投到高位,而不顧她是否能承受,其實也是一種暴力。

在這樣一場資本博弈中,粉絲的經濟實力直接決定選手的去留。據財經網,截至6月22日12點,摩點網可以搜到共21次楊超越眾籌應援活動,owhat平台3次。公開的數據裏,摩點網籌集到226萬元,owhat平台累計籌集到77萬元,籌資的人次也在1萬以上。

而據《中國青年報》,截止總決賽當日的中午,「創造101」的集資總額已經超過3000萬。伴隨粉絲投票熱情而來的,是對發布名次、節目圈錢的質疑。比如雖然每期Sunnee粉絲團的投票金額都高達幾百萬元,但她的排名始終徘徊在出道位邊緣,粉絲只能不斷投錢投票。

事實上,即使節目結束,粉絲的財力還在不停地被透支。火箭少女101成團後,某乳製品企業預定了其中5位成員為旗下產品代言,但是前提是粉絲們必須買夠相應數量的產品。以其中人氣較高的孟美岐為例,粉絲要花費約543萬才能讓她真正成為代言人。

《界面新聞》指出,選秀節目只是資方賺快錢的手段。原本中國的娛樂工業沒有日韓那麼流水線化,有希望發展出新的文化符號。但事實證明,這些多元的可能都只是資方即時變現的資本。節目中具有「反抗性」的文化符號,比如王菊現象對傳統審美的顛覆,其實也是節目組樂於見到的。畢竟激烈的爭議會激發粉絲更強烈的認同和行動,即花錢投票。

而論者吳暢暢認為,在任何社會制度下,文化工業內部產品的製作過程都不是控制與被控制的單向度過程。《創造101》將主動權交給觀眾,雖然藉機進行了利潤積累,但觀眾畢竟也有了一定自主選擇的空間,選出了性格能力各異的女團。

論者小燕則指出,楊超越等人引發的輿論熱潮也暗示了中國公共空間的單一性。近年來,大陸主旋律意識愈發強勢,導致性別規範、文化符號非常單一。但與此同時,個人主義在年輕一代中被不斷弘揚,但能讓他們認同的想象非常少。所以一旦有有偏差出現,大家就會願意投入很多精力,至少這樣他們可以經歷少有的公共生活。

你怎樣看待這場選秀?這是資本圈錢的一次狂歡,還是中國全民娛樂產業的崛起?

中國因素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