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城市

一座城市的時間轉移之美:花道家談京都美意識

對京都人來說,美不光只是美的表現而已,更是一種信仰、思想,一種富含精神性的內涵。

城市對看
城市

從剩男剩女的世界到移民新故鄉:少年Pi也想去的魁北克為何獨具魅力?

有別於美國的「大熔爐」,加拿大的制度使得不同文化得以相互並陳,並保有獨特性,讓魁北克成為法語人士的新故鄉。

北海道職人系列
城市

不種稻米改種花,打造在雪國盛開的日劇場景

北海道因為冬天漫長,植物們於是把所有精華濃縮在一個夏天裏盡情揮灑,這種奔放的姿態,與北國遼闊的大地、開闊的空間完美結合。

Travel
城市

逛市場學泰料理,這樣的清邁更好玩!

瞭解異地文化,「吃」往往是最快的捷徑,所以逛市場才會那麼令人興奮與期待,如果能學上幾道當地料理,那就更棒了。

東京物語
城市

張維中:在東京街頭尋找新海誠、尋找《你的名字。》

這波《你的名字。》熱潮,最特別的是在於觀影的感動,並非在走出電影院就結束,而是延伸到動畫中出現的各個場景中。

Travel
城市

永續、在地、與眾不同:一份專為當代青年壯遊打造的地圖

USE-IT很少製作旅遊大城的地圖,反倒常出現座落於這些城市邊緣的小城鎮,例如被形容為歐洲最醜的城市Charleroi。

Travel
城市

1200個移民、270公里的鄉愁:很不日本、超級「台」的石垣島

至今,石垣島上的鳳梨田、甘蔗田依舊生意盎然,這些都是台灣人克服了離鄉背井、種族歧視的艱辛,所打下的基礎。

ON the Road
風物

只有一位居民的美國小鎮:圖書館、小酒館和她的客人們

她是莫諾維鎮的最後一個居民,身兼小鎮莫諾維的鎮長、財務部長,她自己向自己交稅,給旅客做三明治,她用丈夫的名字建了一家圖書館⋯⋯

Travel
城市

抓住夏天的尾巴,京都刨冰名店消暑指南

天然泉水在零度下的露天慢慢結成冰塊,硬度和透明度皆高,做成刨冰不容易融化,口感也更甘甜。

Travel
城市

15處私房推薦,帶你認識西營盤與石塘咀新舊交融的獨到魅力

要領略街區的魅力,最好的方法還是步行,我們製作了一張散步地圖與推薦好去處,按圖索驥與否都是種樂趣。

Travel
城市

飲美酒,賞風土:意大利五鄉地紀行

「講到意大利,外國人只曉得托斯卡尼:時髦、舒服、鄉間別墅、翡冷翠、文藝復興。利古里亞?誰曉得在東西南北?」

Travel
城市

21世紀的童話王國:拜訪吳尊的家鄉汶萊

1929年,真主阿拉開出一張大樂透,這個曾經清貧的農業小國像意外得到了豪華郵輪的船票,就此航向新世界。

北海道職人系列
城市

造訪北海道,品嚐比哈密瓜還要甜的熟成薯仔

如果願意堅持,沉睡一個冬天的薯仔,就能脫胎換骨、創造新價值;而生命有太多柳暗花明,值得這樣的等待。

Travel
城市

拜訪七種雪的故鄉,乘暖爐列車去太宰治老家

坐在暖爐邊一面小口啜飲着清酒、一面嚼着魷魚絲,看着窗外不斷往後移動的雪景,似乎也沒那麼冷了。

產地食材之旅
城市

花東蜂蜜旅行:品一口繁花盛開的香甜風景

同一地域,不同時節,花相也截然不同,是以春天的太魯閣蜜,跟秋天的太魯閣蜜,可是完全兩款花樣年華。

風物

兩蔣與台灣飲食風景:江浙菜館和牛肉麵的民國式抒情

以味道牽引情感,幾十年來台灣味道如何流轉變遷?你心心念念的味道變了嗎?

東京物語
城市

張維中:澡堂與食堂,日本中年大叔的小確幸時光

即使是一個人,就算是中年大叔了也能不輸給女人,去大方追求生活中小小的幸福感吧!

漫遊者的考現學
風物

「權力的遊戲」主題遊覽:如何在克羅地亞尋找消失了的南斯拉夫

在自若的表面下,戰爭記憶令克羅地亞更加深沉,他們自有一套處理回憶的方式⋯⋯

街道書寫 連載3
風物

原來我們還在玩「天下太平」:「環」「環」相扣的文學散步 2

太平山與獅子山,兩座山不同的意識形態,由上而下,或是由下向上,哪一種是真風光?

世界最後一間唱片行
城市

陳德政:當一座城市失去一間唱片行,寫在Other Music關門這天

我會想念那種社群精神,想念它挑高的天花板,想念那位華裔店員;對我來說,它不只是一間唱片行,它是時光的總和。

街道書寫 連載2
風物

原來我們還在玩「天下太平」:「環」「環」相扣的文學散步 1

「香港學」的其中一個含義,就是令碉堡真正成為「自由」的象徵,不會給鴉片迷惑,也不會受怨恨束縛。

街道書寫
風物

作家淮遠:元朗,擠眉弄眼和勾肩搭背

六十年代,我們造訪魚頭位於谷亭街一條橫街一棟金字頂兩層木樓二樓的住處,為的是聽一個或半個下午的披頭四⋯⋯

穹頂之上
風物

張釗維:從印度諸子看中國國學的蠟像化危機

生吞活剝,渾然不知兩千五百年前,這群在中國大地上摩頂放踵、對話辯論的師徒,他們是誰?

Travel
城市

睡醒已是另一城:日本夜間巴士旅行

全夜巴旅行考驗的不只是體力,也有意志力,以及不時冒出的「我幹嘛要讓自己累個半死」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