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我在香港老牌 Gay Bar的最後一夜,看見他們的性、望、愛

走過四分之一世紀的一家香港老牌同志夜店結業,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網絡交友更快更便捷,同志們的性、望、愛,又會何去何從?

香港

我的Speed Dating:「萬一遇到Mr. Right了呢?」

他坐在我對面,有口無心地和我搭訕,眼睛卻觀察到場的其他女生,我的Speed Dating就在他伸長脖子四處看的時候拉開序幕。

香港

兩代香港人談愛情:愛,不能分析;愛,令暴躁變溫柔

他們相識田間,耕作相守50年;他們夜場搭訕,未婚先孕,因意外而學習相處相伴。兩代港人的愛情故事,表面質感不同,卻有著相似的甜蜜與掙扎。

談情說愛
觀點

陳婉容:愛的渴望、虛幻,與辯證的可能

在情人節說愛的黑暗面,似乎有點煞風景。但,且聽我說下去。

談情說愛
觀點

V太太:浮誇的婚儀中,我們扮演愛情

當與婚禮「脫鉤」,婚紗照的目的與其說是紀念,更不如說是表演。以誇張而放大的情緒、設計過的親膩、符合童話故事的角色互動與特定挑選的地點,成就我們想像中的浪漫愛。

談情說愛
觀點

喬瑟芬:愛情的叛教者

「真愛」和宗教一樣,都許諾人類一份生活的意義、一份幸福。比宗教更高明之處在於,它所保證的「彼岸」不在死後,也不在來世,而在今世的現下,你一旦得到了,也就被救贖了。

大陸

花了十五年,我終於攜愛人同志和兒子回家過年

18年前,兩個背景迥異的同志在廣東相識、相戀,其中一方離異並育有一子,於是共同組成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家庭——三男一宅。歷經酸甜苦辣、悲歡離合,一直走到今天。「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是這個中國式同志家庭的追求。

繁花之地
風物

完美情人節就可以治癒你嗎?

我們急於把自己塞進完美愛情的禮服之中,反而沒有回頭細問「我到底需要一段怎樣的關係」?

大陸

中國式相親,一場合法的群體事件

中國大陸的相親市場一直是熙熙攘攘、生生不息。隨着年輕人成家年齡的推遲和自我意識的增強,越來越多為自己子女婚姻大事擔心的父母,走上公園廣場,走向民間的相親市場,為子女尋找伴侶。兒女單身則暗示了父母的失職,甚至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