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深度解析影視、文藝、生活現象,讓文化流動打破地域與領域的阻隔。

《Expats》劇評:金錢買不來幸福,但可以治病

《Expats》劇評:金錢買不來幸福,但可以治病

《Expats》對這些角色身在的城市或文化沒有興趣。它展示了一個極其淺薄的城市印象。

2024台北國際書展觀察:「閱讀造浪」,造出了什麼浪?

2024台北國際書展觀察:「閱讀造浪」,造出了什麼浪?

台北國際書展在推廣書籍與版權交易外,向來重視展覽元素,而今年的書展現場,你甚至會看見旋轉木馬、雲霄飛車及旋轉咖啡杯⋯⋯

「南洋」流轉:在2024台北國際書展尋找馬來西亞、新加坡華文內容

「南洋」流轉:在2024台北國際書展尋找馬來西亞、新加坡華文內容

毋需直接將香港當代境況與複雜南洋的歷史情境進行直接接駁,南洋與香港的離散脈絡、狀態與模式,終究大相徑庭

台北國際書展2024:香港獨立出版群像闊別五年再渡海;大獎名單三分一港人作品

台北國際書展2024:香港獨立出版群像闊別五年再渡海;大獎名單三分一港人作品

一次暫時但齊心的連線,連結,可以預期有關香港的話題或題材,仍會在台灣的出版和閱讀視野中生長⋯⋯

裸體即政治:論香港懲教署禁書事件

裸體即政治:論香港懲教署禁書事件

在香港,裸體不再代表真實自我的呈現和個人身體之美,成為政府展示絕對權力的工具。

 《飯戲攻心 2》導演陳詠燊:如何在香港悲觀時代拍一部賀歲片

《飯戲攻心 2》導演陳詠燊:如何在香港悲觀時代拍一部賀歲片

「我們這代香港導演,已很難像以前那樣儲存名聲,可能要等好幾年才拍一套戲,而且一套不行,就要拜拜了。」

「老男人」過時了,新女性贏了嗎?春節檔觀望2024中國電影

「老男人」過時了,新女性贏了嗎?春節檔觀望2024中國電影

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愈加難見,中國2024年的新片如何從市場低谷衝上高地。

2024春晚:為何6年來收視率最高?內宣沒有過猛,但外宣很硬?

2024春晚:為何6年來收視率最高?內宣沒有過猛,但外宣很硬?

央媽你明明什麼都懂!胡德夫來春晚的最大價值,就是在結尾大合唱出「共祝願 祖國好」

【新春特輯】中港台劇評人圍爐聊劇:兔到龍年,所有你關心的煲劇事都在這裡!

【新春特輯】中港台劇評人圍爐聊劇:兔到龍年,所有你關心的煲劇事都在這裡!

民意在過去三年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大家覺得:「這不就是我嗎?生活中我很慘,但我也渴望出人頭地,有一天也會反抗。」

河國榮的「香港地」:當「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經歷高潮之後

河國榮的「香港地」:當「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經歷高潮之後

事情很困難,環境很亂,香港是否「仲係我屋企」,「之前係,而家係,將來都係」?

2023年中國電影現象:奇案電影成績斐然,是類型的勝利還是自欺欺人?

2023年中國電影現象:奇案電影成績斐然,是類型的勝利還是自欺欺人?

失序的市場、成熟的觀眾、陳舊的創作觀念與嚴苛的政治審查,奇案電影的複雜狀況,其本身已然也是一樁奇案。

AI來了,小說家要死嗎:董啟章X伊格言X糖匪|港台中三地文化對談

AI來了,小說家要死嗎:董啟章X伊格言X糖匪|港台中三地文化對談

被AI屠殺之前,作家們,有信心成為更好的AI嗎?

席捲俄烏的黑幫俄劇:「惡少」普京與俄羅斯的「霸燦之年」

席捲俄烏的黑幫俄劇:「惡少」普京與俄羅斯的「霸燦之年」

《霸燦一言》爆紅的2023年中,犯罪、監獄與幫派的世界在俄羅斯被以一種英雄般的形態向俄羅斯社會呈現。

劇版《繁花》如何融入官方敘事,重塑歷史的王家衛被觀眾評為「又紅又專」

劇版《繁花》如何融入官方敘事,重塑歷史的王家衛被觀眾評為「又紅又專」

《繁花》帶著近年來影視作品「重塑正確集體記憶」的特徵:按習時代的喜好講述過去。

「紅線」在哪,為什麼不給藝術家清楚知道?|香港戲劇協會被削資助事件

「紅線」在哪,為什麼不給藝術家清楚知道?|香港戲劇協會被削資助事件

文明社會裡公民守法是常識,但當人們經常聲稱「會守法」「要守法」,說明其對意外違法何等恐懼。

行走東京尋作家蕭紅:八十八年後,「東京在落雪,好像看到了千里外的故鄉」

行走東京尋作家蕭紅:八十八年後,「東京在落雪,好像看到了千里外的故鄉」

我帶著她八十多年前在此寫過的文字,來到神保町;而在富士見町二丁目九番,消失掉的五號,隱隱讓我感到不安。

在紐約辦一次中文獨立書展:飄洋過海的地下出版物,和兩家離散華人的紐約書店

在紐約辦一次中文獨立書展:飄洋過海的地下出版物,和兩家離散華人的紐約書店

「天南地北的參與者們,立場各異,背景不同。但都是人在異鄉、生逢亂世,大家都逃不開『離散』這個緩慢而深刻的過程。」

《賀瓏夜夜秀》受台年輕人熱捧:大選前後,那個葷素不忌,「沒在怕」的氣場

《賀瓏夜夜秀》受台年輕人熱捧:大選前後,那個葷素不忌,「沒在怕」的氣場

只是隨著中國言論自由和娛樂政策的一波波緊縮,未來對突破敏感、禁忌與爭議的脫口秀內容之期望,或要更多放在台灣的節目中成長?

他是性愛影片創作者:穿上制服不是為了扮演誰,而是變成我想要的樣子

他是性愛影片創作者:穿上制服不是為了扮演誰,而是變成我想要的樣子

豪曾是瑜珈老師,現在是性愛影片創作者,他愛文學,藝術,菲林照片,並在網誌內不斷書寫自己的家庭關係。

金球獎《奧本海默》五獎掄元:社會性死亡後,金球獎可以華麗重生?

金球獎《奧本海默》五獎掄元:社會性死亡後,金球獎可以華麗重生?

奧斯卡名單揭曉在即,奧斯卡風向標金球獎在今年,卻是自2021陷入醜聞泥沼之後的復出之戰,成果如何,整個好萊塢都在看。

《繁花》現象級熱潮:追完頭兩集就罵的人為何錯了?繁花也有真正無法跨越的?

《繁花》現象級熱潮:追完頭兩集就罵的人為何錯了?繁花也有真正無法跨越的?

真正看過王家衛作品的人,會期望他忠於原著嗎?當下國進民退,繁花卻追憶了一個自由經濟路綫的故事⋯⋯

《金手指》梁朝偉與劉德華:20年了,「無間道」真的可以再來一遍嗎?

《金手指》梁朝偉與劉德華:20年了,「無間道」真的可以再來一遍嗎?

廉署故事於中港合拍片市場受盡青睞,概因一來劇情可配合中國政府肅貪倡廉的政治意識形態,再來貪污舞弊的黑警又屬英殖前朝醜事

《菠蘿,鳳梨》胡伶專訪:接拍《頤和園》的時候,我還很年輕

《菠蘿,鳳梨》胡伶專訪:接拍《頤和園》的時候,我還很年輕

有人擔心她是不是被斷送了演員的前程,胡伶以《菠蘿,鳳梨》入圍金馬獎,再次獲得公眾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