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台灣深度台灣MeToo

陳宗元:在台灣,性騷擾及性侵害的困境是什麼,司法如何避免二次傷害?

在現實中,各單位在處理相關事件時,多為遮家醜而以各種方式勉強、勸服被害人息事寧人,導致被害人反而被體制所傷害。

2023年6月29日,民進黨立委范雲(左)29日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曾遭執業律師性騷擾的當事人黃綺瑀(中)訴說自身經歷期間一度哽咽。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3年6月29日,民進黨立委范雲(左)29日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曾遭執業律師性騷擾的當事人黃綺瑀(中)訴說自身經歷期間一度哽咽。攝:陳焯煇/端傳媒

陳宗元

刊登於 2023-07-05

#metoo#台灣metoo#性騷擾

(陳宗元,前檢察官,現為逢侖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2017年10月,美國影視界爆發MeToo運動,後續延燒全球屬實個國家,然而彼時台灣並沒有因此掀起多大的波瀾。反而是在今年5月底,由前民進黨黨工在臉書上發文,指曾遭到同車導演性騷擾,向民進黨申訴後卻未獲民進黨正式處理與協助,反而身心受創離開民進黨,接著又接連有被害人出面指控遭民進黨黨內性騷事件,因而在台灣開始掀起MeToo浪潮

這股浪潮也開始席捲各個政黨,甚至文化圈、校園、媒體界、社運圈都陸續爆出類似的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更糟糕的是,有許多被害人循正式管道申訴時,都被負責處理性騷擾、性侵害申訴之主管所漠視。

傳統上,有許多性騷擾或性侵害事件,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都存在不對等的上下隸屬或權力結構關係,尤以在職場及校園中最為常見。在職場中,曾發生某些主管利用自己之職權或機會,對下屬為性騷擾甚至性侵害。例如,要求下屬晚上陪同應酬,於席間對下屬毛手毛腳,亦或於出差時,藉故將下屬邀進其房間或進入下屬房間討論工作,並趁機摟抱、親吻下屬。在校園中,也發生過某些師長利用輔導功課之機會,將學生單獨留校並加以性侵害;也有學校教練藉教導學生運動技巧、調整姿勢之藉口,觸摸學生之私密部位。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