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十論:政治的苦役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鹹魚姬,回應《從負到零的中國抗議:如果轉折點沒有來,是因為現在才是開始

當網絡綫上只允許胡錫進、奶蕉、「岡本六君子」之類的在野國師唱讚歌,那些忍無可忍的人們就總有一天會在線下聚集。統治者不願意在綫上看見反對的文字,那些忍無可忍的人們就總有一天會在線下朝著統治者發出自己的吶喊。四通橋上的橫幅曾經被認為徒勞、無意義,現在那些橫幅和掛橫幅的孤勇者已經被後來者賦予了意義。接下來,發聲的勇者不僅要面對獨裁者的抓捕,還要面對微博「蛆塊鏈」大V的污衊、抹黑,祝願所有勇者不再需要成為烈士。你們所做的一切未必會成功改變什麼,但肯定存在意義,可以投降但無需懷疑自己的信念。

2. Annatar,回應《【現場】在香港聲援反封控抗議,政治風險更大了,但「至少種下了希望」

作為香港人,如果我置身事外覺得最近的抗議跟我沒有關係,那才是正中中共下懷呢。回想 2019 年國家機器全力抹黑香港抗爭運動,為的就是斷絕大陸民眾感同身受或者同情香港人的可能性。一般散沙成不了威脅,互相憎恨互相埋怨互相忽視,那是中共樂見的。

所以我個人作為香港人,明知有「很多」抗議者在防疫措施放鬆後就會回家歲月靜好,我還是認為應該支持和留意現時中國大陸出身人士發起的抗議活動。我覺得一個社會應該有集會和結社自由,而這些價值觀讓我會同情、支持實現這些自由的人。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些自由,但考慮到高壓統治的現實,打破禁忌走到街頭上本身就是防抗,就是逼使紅線鬆動的作為。更何況,中共想要治下人民一盤散沙,那我就更要偏其道而行。

三年了,香港人心灰了也被攻擊夠了,不想理會中國大陸的事情可以理解。但也請不要勸阻其他人參與,他們知道風險同時也在實現自己的價值觀。

3. xzhang19,回應《【現場】烏魯木齊中路一夜一日,燎原的火花被點燃

過去是我們太糊塗,於是間接地使得很多人受到了傷害,這些傷害不是一次覺醒就能抹除的。對新疆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對香港,還有台灣,我們曾經因為愚昧和膽怯,脆弱的自尊和由自卑引發的自大,給你們和他們造成了深植於你們集體記憶中的創傷,這是如今和未來的我們必須承擔和揹負的歷史責任,絕對無法逃避。

而對我們自己來說,承認對過去負有責任,也意味着肯定自己是有選擇的人,畢竟只有有選擇的人才需要對選擇負責任,也恰恰只有承擔了這些責任,我們才能找回真正的屬於中國人的主體性和尊嚴。畢竟,自由,不僅意味着自主的選擇,也意味着要自己擔負起自身選擇的後果。這次的事情證明了,即使受到全世界最強政治高壓的中國人,其實也是有選擇的,而這個選擇現在已經開始被重新考慮了。

既然有選擇,就有責任。未來還要有更多的「白紙革命」,更多的學生和工人應當都要加入抗爭,直到最終的那個臨界點的到來。這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份義務——為了過去的錯誤,我們現在要服一種政治上的苦役,而只有通過服這樣的苦役,中國人才能得救。而這隻能依靠我們自己。

實際上,不論外部支持不支持,同情不同情,中國人實際上都只能靠自己,並不是有了外部的支持就會增加我們成功的幾率。從週四晚到週一凌晨,那些勇敢走向街頭的人,那些在網絡上無數發聲的人,都不是因為有了國際社會的支持才這麼做,事實上他們想都沒有想過將這場運動展示給外部看,把它變成什麼改變中國人形象的努力,而是只是為了表達出對那些不公不義的憤怒與對改變的渴望。就算有了外部的同情和支持,也不會有實際的好處,因為中國當局的權力不是任何其他國家的人賦予的,而恰恰就是我們中國人自己賦予的,別的地方的人的支持,充其量也只能傷傷這個權力的面子,卻無法動搖它的統治。只有中國人自己收回這份對權力的賦予,才能夠將它趕下台。至於外部的看法,我只能說,所有的尊嚴都是自己給的,不是別人給的,只有那些極端民族主義者才會向別人要尊嚴。想要尊嚴,就只能通過自己的行動獲取。其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們究竟做沒做到一個有尊嚴的人該做的,所有人都會看在眼裏。

因此,面對香港人和台灣人的冷眼,不要去抱怨,而是以尊敬和謙虛回應。他們已經受得夠多的了,現在應該輪到我們親手去解決這個我們自己犯下的錯誤了。

4. xzhang19,回應《拒絕防疫政策,火災後的烏魯木齊及多地民衆上街抗議封控

說實話,我既高興又擔心。高興是因為終於出現了抗議浪潮走向街頭,從口號落實向行動的轉變,而且人數真的不少。擔心則是因為,很明顯這場運動暫時不太可能成功,原因也太明顯了,所以之後會不會清算真的不敢說。

不管怎麼樣,最有價值兩件事是:

1.大家終於開始拋開那些宏大的,虛無縹緲的抽象概念,來談具體的事情和人了。國家,政府,黨,民族,此時統統都失去了原有的光環。甚至連抽象的民主大家也不談,談的是具體的實踐中的民主,比如應不應該在制定任何公共政策的時候要經過每個人的同意,這種行動和具體導向的抗爭要比爭取抽象的民主要有效也有號召力。

2.從武漢到上海到現在各地,居民開始嘗試繞過政府進行自我組織,這是進行更大規模行動的基礎。在過去傳統的由自由派精英領導建立公民社會道路被堵死的情況下,這是一條更新的道路。很類似香港反修例運動中的無大台模式,藉助互聯網平台,分散的個體得以在沒有中心的情況下自行協商行動。這個方式將來會怎麼樣不好說,畢竟如果斷網,這個方式還進不進行得下去依然是個問題。也許伊朗局勢的走向可以提供一點參考,看看那邊的狀況會怎麼變。

總之,這是一次很難得的經驗。成功的道路肯定很長,但是邁出一步就是開始。至於革命完美主義,其實不是不能理解這種情緒,但只能說,這片土地上的情況只能以這種方式開始抗爭,別無它法。

5. 利歐塔,回應《【更新】杭州湖濱銀泰悼念活動遭警力提前部署,以民眾被帶走及清場告終

我作為一位對中國而言的外國人,作為曾經在中國哲學系讀書的人,也作為曾經差點因為政治出事情的人,想寫這個文,給每一位外國人——無論你在中國境內,還是中國境外——一點提醒和建議。這些建議與提醒,或許不太周全,或者有些矛盾、或者有點問題,等等。請各位閲讀時,自行多加思考與判斷,反駁或者更正。


1.這場運動畢竟是中國自64以來,大規模爆發的公民運動。 這場運動的主體,屬於他們。 先不管到底要不要共產黨還是習近平倒台、抑或所謂「要民主的共產黨,反對修正主義」,but,重點是,這是中國自64以來,第二次發展出具有普世意義價值的公民運動——他們要的,無非是政治道德價值上的理念,即:「民主」,和,「自由」。 無論你來自哪個國家、什麼身份/職業、什麼樣的哲學/政治思潮、和中國的政府/個人/機構有恩有仇....... 都好,請讓我們放下一切涉及到我們自我認知的標簽——你的身份、國籍、立場,去理解、甚至支持他們的訴求。

2.如果理解,甚至支持他們的訴求,你:

a. 可以告訴他們,「我支持你們的理念,即,民主和自由」,給予他們保持信念的勇氣。 b. 如果在中國境內:有能力,且法律允許的範圍內,請保護這些學生、示威者、反抗者,等。 c. 讓更多外國人知道他們的情況。做這件事情,要求你知道中國發生的許多事,並盡最大的努力查覈事件的真實性。請你盡可能完整呈現這些事件之間的脈絡——支持一個道德理念的實踐,不代表我們可以全然不顧事實。沒有事實,就沒有可以合理捍衛道德理念的基礎。 d. 請不要訴諸壓力,逼迫他人同意這些反抗者的理念。道德理念的傳播,最好的情況下,從來都不是依靠壓迫——我們反對家長制的道德意識傳播。

3.不理解,甚至不支持他們的訴求,也請你:

a. 不要網絡、現實中舉報他們,或者舉報他們為了這個理想而寫的文章、畫作。 b. 如果在中國境內:請不要配合當地一些鎮壓警察的行為,說出反抗者的名字、居所之類的。 c. 如果在中國境外:請不要配合當地一些疑似來自中國機構的人員的要求,說出海外支持者(尤其是中國人)、紀念者的名字、居所之類的。 d. 不要屏蔽、抹黑他們的訴求。 e. 切勿人身攻擊、嘲笑他們的理想與熱情。

4.因為這次運動的主體是中國人,同時,極權政府很可能會為了鎮壓這些道德理念的行動,說出、做出各種讓這場運動消失的行為,支持這場運動的外國人,請你:

a. 如果在中國境內:切勿讓自己的支持,尤其是現場的支持,成為主導這場運動的核心、或者成為核心焦點。中國政府(或者其立場的維護者——比如什麼「司馬南」、「烏合麒麟」一類人)極可能藉口說:「這是境外勢力干涉」。這事情發生的機率雖然很低,但還是多加註意。 b. 如果在中國境內:切勿做出暴力行為,讓有心人士汙名化這場運動。 c. 如果在中國境外:請不要經濟和物資上,資助他們。中國政府確實可以說:「這是境外勢力干涉」。 關於這一點,我清楚有人會說:「社會運動的主導力量一般是學生,要是當地企業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顧他們,他們的運動該怎麼繼續下去」;「社會運動會迫使很多人無法工作,這樣下去,他們會沒有經濟和物資來源,支持這場運動的。」,等等。但是,現時段,他們需要的,是白紙、蠟燭和嘴巴,不是什麼其他的。當然,這一點,或許我多想了。 d. 不要讓自己的支持,明顯地出現在中國的社交媒體與中國控制的互聯網網站中。中國政府或者其立場的維護者極可能藉口說:「這是境外勢力干涉」。 我大概就想到這些。請各位自行注意,對此文多加反思、更正。 如果認為這文有指導意義,請轉發。

6. chillcat,回應《【現場】北京亮馬河:此刻,我們在這裏就是意義

那晚接近一點抵達燕莎橋下,為了找朋友擠進人群,當時並不知道那裏正在成為「中心」。車從三環路駛過,鳴笛或踩油門,路兩邊的人群歡呼,雖然沒聽見口號,但被一種氣場擊穿。對,就是擊穿,三十年來第一次。我不是勇敢的人,做出版時被審查得整夜睡不着,經常大哭,審查機構裏不乏好人,但「好」僅限於勸你刪改以保證順利出版,結果我變成了一個麻木的、擅長自我閹割的人,喜歡躲在虛無裏故意搞笑。接近兩點時,我們準備回家。同行的朋友突然說,如果我們走了,他們被抓就沒人知道。

7. rhrm,回應《【更新】新疆大火頭七,抗議氣氛轉平淡,民間信息不明確,政府開始施壓

指望這樣一場稚拙的抗爭能夠讓黨國低頭認錯,乃至有更大的政治變革,無疑是不現實的。但是,能夠有一部分人能夠打破內心的恐懼和自我審查,明確地喊出自己的訴求,參與一場被視為禁忌的政治實踐,並且親眼看到四面八方的同行者,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孤單脆弱的原子,確實已經是重大的突破了。

問題在於,除了這些勇敢的行動者之外,究竟有多少人看到這些高舉的白紙,能夠從白紙上讀出,或者從這些年來政權種種荒腔走版冷血殘暴的手段中領悟到,這個政權並不是什麼「祖國母親」「阿中哥哥」,而是隨時可以將你的生活碾得粉碎的利維坦,而所謂「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不過是一個幌子,它所關心的只是統治的穩固和領導人永遠英明正確的神話?又有多少人能夠從此對香港台灣維族等等早已在鐵拳下受壓的人們多一份理解和共情,能夠在下一次需要做出抉擇的時候(譬如戰爭)選擇站在高牆的對面?而不是滿足於能夠走出鐵門幾步,能夠讓基層打手有所收斂而已。在茫茫黑幕中,我們很難看到一個清晰的答案。

8. Lxt,回應《要喊甚麼口號?訴求是誰的訴求?從阿姆斯特丹到台北,海外聲援者的困惑

從這篇報道中真的聽到了很多平常難以聽到的聲音……就像文中那位不認識東突旗幟的受訪者,我對此的了解也幾乎一片空白。看到有人最後向維族人組織者道歉並嘗試交流了解真是太好了。更驚喜是看到紐約場將主場交給維族人民。中國的抗議運動發源於對死難維族人民的同理同情,但說到底仍舊是借彼之酒杯,在維族人聲音本就極難傳遞的中國更有鵲巢鳩佔之嫌。很慚愧,但是我們在努力,並且希望能走得更遠。中國社會原子化、民族主義氾濫,離「看見」和「理解」我們還有太長的路。

9. xzhang19,回應《要喊甚麼口號?訴求是誰的訴求?從阿姆斯特丹到台北,海外聲援者的困惑

路長得很,這就是現實。

當下根本不要想去爭取什麼外國人的理解和支持。別人憑什麼支持你?你有一個值得肯定的價值理念嗎?你能為自己的行動負責嗎?如果中國人自己都不能獨立地面對和思考自己的問題與方向,說實話,就算有「境外勢力」它都不屑於理你。

別說香港人台灣人維族人願不願意理解,就算人家耶穌再世願意理解,你都不一定配得上。香港人說這次你們自求多福,這不光是對三年前大陸人背叛的復仇之語,還是一句一針見血的大實話——「沒人能替中國人解套,只有中國人自己能解套,這個我們自己給自己綁上的套」。

10. 俊偉,回應《安華實現大馬首相夢:24年間,馬來西亞政治、皇室和民意的變幻沈浮

據我個人觀察,馬來西亞政治其實有很多很好玩的地方:

1.所謂喜來登政變,至今看起來任然像是老馬為擺脫同盟制約(那時的土團是希盟的一員,但只有10++席位,雖然被希盟推舉為首相,但過少的席位讓這野心勃勃權力欲過剩的老傢伙難以接受的)想要一統天下所做的大龍鳳。當然最後被慕尤丁背刺截胡那當然是另一回事了。

但好玩的地方在於,這曾經在位22年讓馬來西亞朋黨貪污腐敗政治走向頂峰的老馬恰恰是希盟自己迎回來的。希盟一方面打著反對弊案纏身的前首相納吉(這位仁兄在下台後竟然被發現是被首相耽誤了的網紅bossku也是個很好玩的故事),一方面卻迎來老馬這位「貪腐」之父的神操作,也讓我深刻了解到「反貪誠可貴,意識形態(不論族群還是宗教)價更高,若為權力故,兩者皆可拋」這句話的深沉含義。

2.馬來西亞相當一部分的狂熱希盟華裔選民是另一個很好玩的地方。從2018年高喊救國並願意減壽捐給老馬,到這次的扎希從印尼仔到比木村拓哉帥,恰恰說明他們不是精神分裂,而是為了心中的神(希盟)能夠執政而毫無原則和底線。這種毫無原則和底線的行為,也恰恰印證了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這句話。

更神奇的是,他們竟然對自己國家的政治制度毫不了解,不知道內閣制需要擁有過半席位才能組建政府,不知道懸浮議會,卻能大放厥詞地在那邊說為什麼第二第三加起來贏第一名的偉倫,簡直看得我目瞪口呆。

3.眾所周知,馬來西亞華裔有相當一部分是所謂的中華膠。在某個角度來說,這群人是幸運的,至少比小粉紅幸運得多。除了能和小粉紅一起意淫他們偉大的“祖國崛起”,又不用像小粉紅那樣整天被核酸和關在牢籠裡。但是,就是這群人整天在網絡世界的偉大言論,在我看來就是這次土團和伊斯蘭黨能大勝的最佳助力之一。

事實上,族群和宗教一直以來都是很敏感的課題。尤其在政客多年來為了自身利益與權力的操控下,這問題在很多方面實際上是被放大了的。這導致在兩方面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和受委屈的情況下,都會瘋狂擁抱並鞏固以族群和宗教為主的意識形態。是的,華人越中華膠化,馬來人也會越土著和伊斯蘭教中心化。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贏得最多席位的兩個政黨就是伊斯蘭黨和人民行動黨。他們也就是文章中所說的一體兩面。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