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大陸 封控抗議潮

【更新】杭州湖濱銀泰悼念活動遭警力提前部署,以民眾被帶走及清場告終

蘋果店前的大廣場,早被特警、保安等人員圍出一片約50m*70m的長方形空地,如一張巨大的白紙,禁止民衆進入。


2022年11月28日晚上,杭州一處商圈「湖濱銀泰in77」,大量警察包圍現場防範示威。 網上圖片
2022年11月28日晚上,杭州一處商圈「湖濱銀泰in77」,大量警察包圍現場防範示威。 網上圖片

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大火造成至少10人死亡、9人受傷,隨後從11月26日開始,社交媒體上輿情洶湧,中國多地線下爆發民眾悼念及抗議活動。

以下為按時間倒序的不斷更新。

杭州:警方圍出一片空地,像一張巨大的白紙

11月28日晚7點多,為悼念烏魯木齊11.24火災遇難者,有杭州市民在湖濱銀泰蘋果店前的廣場邊聚集,參加原計劃於8點進行的哀悼活動。起初現場平靜,但8-10點期間有幾人被警方盤查帶走,引致民衆高喊「放人」,後警方進行清場。

據網傳照片,下午4點多,廣場前已部署多輛警車。端傳媒獲悉,下午6點左右,有民衆從該商圈地鐵站「龍翔橋」出站時,已經看到刷卡機旁有兩名警察牽着一隻警犬,還有多名便衣在地鐵站內巡視。出地鐵口後,路邊也有數名身穿寫有「平安上城」(隸屬杭州上城區)紅馬甲的志願者和便衣。

晚上7點,地鐵「龍翔橋」站被暫停運營,該地鐵站是1號線與2號線換乘的重要樞紐,當時也是人流量高峰期。有不少市民上前詢問擋在地鐵口前的工作人員,地鐵為何停運,被告知是「運營調整」、和疫情無關,此外無可奉告。

2022年11月28日晚上,杭州一處商圈「湖濱銀泰in77」附近,有市民在街上抗議,隨即遭警察鎮壓,有市民被抓。
2022年11月28日晚上,杭州一處商圈「湖濱銀泰in77」附近,有市民在街上抗議,隨即遭警察鎮壓,有市民被抓。影片截圖

晚上7點半,現場氛圍緊張,蘋果店前的大廣場,早被特警、保安等人員圍出一片約50m*70m的長方形封控區,禁止民衆進入,大塊空地如同一張巨大白紙。民衆陸續從警衛身後的臨街商店前穿過,也有三三兩兩站在路邊,暫未有行動。工作人員反復勸人離開:快下雨了,回家吧;不要在這邊聚集。

除了蘋果店外的大量警力,附近多條商業街和西湖邊也有身穿黃背心的警察、手拿對講機的便衣巡邏,更有便衣進入街邊商鋪內觀察。現場還有一群身穿紅馬甲的社區志願者,以及「晴雨公益服務中心」志願者,喇叭播報着「疫情防控,請不要聚集」。但部分市民並未離開,亦無示威。街頭人流量照常,不少民衆在周邊轉悠。也有獨行女生被街邊警察攔下檢查手機。

據推特賬號@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的投稿影片,8點左右一名帶着菊花的男子在西湖邊被盤查並帶走,後有一名女生在蘋果店門前被拖走。影片中這位女生發出大聲尖叫,廣場較大、民衆分散、警察過多,有個距離她較遠的男生走入警察封控圈,質問為什麼抓她,迅速被便衣阻攔。大多路人圍觀拍照,或原地逗留,被警察勸說離開。

9點20分左右,有私家車經過時播放《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9點半左右,聚集在現場的民衆越來越多,有影片顯示人群大聲高喊「放人」,隨後附近道路被臨時封禁,禁止車輛進入。此後又有一男子被警察拖走,他大喊「救救我」,此時現場有些混亂,群眾包圍警察和該男子,錄製視頻的女聲語帶哭腔,並在影片最後激動地喊到「警察打人!」

約11點多,現場已被清場完畢。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北京市民在亮馬河聚集,手持白紙表達對烏魯木齊火災的哀悼和對防疫防控措施的抗議。
2022年11月27日晚上,北京市民在亮馬河聚集,手持白紙表達對烏魯木齊火災的哀悼和對防疫防控措施的抗議。 圖:網友提供

對警察高喊「黑社會」

27日晚上,網上流傳片段顯示,在一輪大巴車內,有穿着黑衣男子要求車內一名民眾解鎖手機被拒絕,兩次向他掌摑,並拉上車簾。之後疑似該黑衣男子的姓名與警號被微博用戶發出並在網上流傳。另有身穿制服的上海警察在另一輛大巴車上,與被帶走的民眾發生拉扯,期間警員涉搶奪該名市民手中的手機。

另有網傳片段顯示,一名上海民眾站在慢駛中的警車前,試圖阻擋警車前進,路旁的市民先是發出歡呼聲,但迅即有一批警員衝前,把該名市民按在地上,拖行拉走,市民立即鼓譟大罵。

在上海的抗議現場,民眾喊出四通橋口號,「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民眾鼓掌叫好;亦有人高呼「我們要奪回自己的權利」、「放人」、「罷免習近平」、「習近平下台」等,更對警察高喊「黑社會」。

在北京,聚集在北京亮馬河的民眾點起燭光及放置鮮花,悼念死難者,部分人手持白紙,另有民眾圍繞手持白紙的人聲援,高喊四通橋口號,以及「還我電影、還我新聞、還我尊嚴、還我自由」、「要新聞自由、要出版自由」,並聲援上海;有路過車輛播放《國際歌》。

現場有大量警車駐守。有警察要求聚集的群眾離開,指市民「已經表達這個訴求」,在場人士回應︰「我們還沒有表達完,我的悲傷還沒有散去,我希望站在這裏,可以嗎?」警察又問在場有沒有負責人,市民回應:「沒有負責人」、「我們對自己負責」、「自發的」。

該位警察表示能理解市民有憤怒,但要用正確的方式表達,在場的群眾則回應道,「現在就是正確的方式」、「我們是最和平的方式」、「我們是全世界最可憐、最安順的人民。」及後,市民唱起歌曲《送別》。

根據推特帳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分享的錄像,民眾一度跟警察交涉。期間,他們高喊起「繼續封控、全部關死」,又反諷地高呼「我要做核酸、我要被封控」等等。接近晚上10時,據現場人士提供的消息指,亮馬橋的兩岸已被封鎖,只出不進。另有現場影片顯示,聚集的人群沿河遊行,有人與對岸的市民喊話:「不要走,很需要你們。」對岸群眾回應:「不會走,我們都在。」

在廣州海珠廣場,抗議者叫喊「不要圍觀請加入;不要封控要自由」,又有民眾高唱香港樂隊Beyond名曲《海闊天空》,「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在四川成都望平街區域,示威者也喊着「解封」、「要自由」,警察突然清場抓人,引起混亂。

除上述四個地方,武漢、大理等地27日也有民眾上街抗議。

上海抗議行動在27日持續

昨夜在烏魯木齊中路持續到凌晨的抗議行動結束時,根據影像資料估計被警方抓走帶入車中的人至少有8人,也有網友表示,「用警用麵包車大概抓了兩車人」。27日午後,上海有民眾再次聚集在烏魯木齊中路不同路段,有視頻顯示,在場人群高喊「放人」,而有警察對路邊圍觀的人群表示,「你們沒有收錢的,(不要)跟著人家收錢的去幹一些壞事」,有人馬上反駁「我們沒有收錢!」。

網上流傳另一視頻,安福路與烏魯木齊中路交錯路口,一名青年男士手舉一束菊花,在現場人行橫道遊走並高聲演講,「我們要勇敢一點,昨天被抓走那麼多人,他們沒有老婆孩子沒有工作麼,我們不用怕,怕什麼呢?」起初他質問警察「我犯法了麼?」,並未被捕,視頻後半段在說完「(貴州)27個人是怎麼死的,我們都記住,對不對?」,被警察與明顯是穿便衣人士強力拖到警車前,周圍人群高喊「放開他」「不許抓人」。

根據推特帳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發布的內容顯示,警察於下午三點開始封路,並有大批警車駛進烏魯木齊中路與安福路,有人被多名警察抓起四肢、上衣脫落抬走。據現場親歷者表示,隨著入夜,警方不斷將警戒線往外推,也有著便衣人士開始抓人。

鄰近晚上六點,現場圖片顯示有卡車攜黃色可移動路障到場,路障被卸下安放在烏魯木齊中路入口處。仍有人群站在警戒線外仍未散去,並舉起白紙及呼喊「放人」,也有人表示烏魯木齊路、安福路、武康路幾條街手機信號非常微弱,很難將現場畫面傳出。

2022年11月27日,上海出動警察包圍現場。
2022年11月27日,上海出動警察包圍現場。網上圖片

清華數百名同學高喊「表達自由、民主法治」

11月27日中午,清華大園數百名學生加入最近的抗議潮,現場齊聲高呼「民主法治、表達自由」,並在抗議活動的最後齊唱《國歌》與《國際歌》。

據社交媒體流傳出的「T大1127事件簡述」,當天中午11時左右,清華大學紫荊園門前,一名女生站在大門入口處手舉白紙表達抗議。隨後,陸續有另外四名女生加入支持。紫荊園是清華校內餐廳,午休時間大量同學前往食堂,不少同學駐足圍觀,並拿出手機拍照。據現場視頻,此後,至少有數百名同學加入支持。

12時30分左右,有一名同學在紫荊園門前阻擋其他同學加入,稱「自己也有表達的權力」。在另一則流傳出的視頻中,現場另一名男同學大喊「想保研」諷刺前述企圖破壞抗議的同學,並得到其他同學支持。

2022年11月27日中午,清華大園數百名學生加入最近的抗議潮,現場齊聲高呼「民主法治、表達自由」。
2022年11月27日中午,清華大園數百名學生加入最近的抗議潮,現場齊聲高呼「民主法治、表達自由」。網上圖片

據「T大1127事件簡述」,下午1時許,紫荊園門前更多同學加入了舉白紙的行動。其中一名同學在一張紙板上寫著「未見異常」,另一名同學寫著「戲子嫖娼天下知,人間疾苦無人曉」,有同學在白紙上寫著「沈痛悼念1124火災遇難同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還有同學舉著「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現場附近的欄桿貼上了「拒絕每日一檢」的標語。

據網傳視頻,抗議現場先後響起口號:「民主法治、表達自由」「我們要為沒飯吃的人們說話」「人民萬歲」「無產階級萬歲」。有同學問:「富士康的工人怎麼辦?」有人喊:「這裏有境外勢力嗎?」同學齊聲回答:沒有!視頻中,一名女生拿著喇叭哽咽著說:「如果我們因為怕被抹黑,就不敢發聲,我覺得我們的人民會對我們失望,我作為清華的學生,我會後悔一輩子。」

據網傳圖片,清華大學校黨委副書記過勇在現場承諾,不追究參與抗議行動同學的責任,但拒絕提供同學們要求的書面保證,稱,「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願。」

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悼念、口號、被捕,「今夜為勇敢的人們淚流」

26日,數間中國高校的大學生加入抗議,其中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是率先表態的;晚上,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有大批人群聚集,手舉白紙,悼念逝者,入夜,現場有人帶領高喊口號抗議封控,包括「解封新疆」、「要自由」、「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等,而後警察到場,現場一度爆發衝突,有多位現場民眾被警方帶走,據稱有「兩車人」。

26日晚22點,有民眾自發來到上海烏魯木齊中路,悼念在烏魯木齊火災遇難者。悼念者在街邊立起一塊寫有紅字「烏魯木齊 1124 逝者安息」的紙板,陸續有路人前來擺放蠟燭和花束。有微博用戶發文指,因悼念人數逐步增加,警察曾在路的兩頭拉起封鎖線,但經在場民眾與警方協商後,警戒線曾被鬆解。此時現場氛圍較為平和,參加悼念者多手持蠟燭或花束默默圍繞紙板站立,警方與悼念民眾之間相對溫和,並無激烈言語或肢體衝突。悼念人數也不斷上升。

27日凌晨0至1時,在場悼念的人群開始舉起白紙,向火災中的遇難者默哀,有2、3人與警方發生推搡,警察對人群發出警告,有民眾呼籲「不要動手」。2時左右,警方第一次嘗試列隊封路未果,聚集的人群開始喊出口號,包括,「不要核酸要自由」、「要道歉」、「不自由,毋寧死」、「場所碼,操你媽」、「要人權,要自由」、「新疆,解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不要核酸,不要健康碼」、「解封新疆,解封全中國」。情勢升級後,人群開始高喊「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

警察於此時形成人牆分列在道路兩旁,在場有民眾唱義勇軍進行曲(中國國歌)。警方隨後開始圍堵在場的悼念者。有現場民眾質問警察,「人民就是被大家拿來壓在底下的是嗎?」,「人民警察為人民服務,為國家貢獻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站在這邊圍堵自己的人民群眾」,「為什麼這條路不可以走,為什麼要站在人民的對立面?」

至3時左右,現場發生衝突,據Twitter用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發布的照片與說明,警方從3時開始分化在場人群,核心路段所剩民眾不多,一名男子手舉白紙站到警察面前,後被警察抓走,在場民眾試圖營救並與警察理論;3時07分的微博#烏魯木齊中路#廣場實時板塊中,有大量用戶呼籲在場者「快跑」,「快跑啊,你們是勇士」;Instagram有用戶開始直播烏魯木齊中路的現場狀況,直播觀眾呼籲在場民眾「保護好自己」,約20分鐘後有多支影片在網路上流傳,據@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的說明:有人試圖離開現場但被警方阻攔,同時有悼念者被抓走。之後警察曾放開一角十字路口勸在場民眾離開,但民眾要求釋放剛才被抓的人,拒絕離開現場,雙方陷入僵持;4時左右,網絡流傳的影像資料顯示,警方與最後留在核心路段的幾十名悼念者爆發衝突,數名女性被抓走,其他人再次試圖營救被捕者未果,在場有參與營救的女性哽咽,「她們被抓了怎麼辦…」。根據影像,初步估計,被警方帶走的人數超過8人,亦有網友表示現場「用警用麵包車大概抓了兩車人」,「並且絶對超載了,車門都差點關不上,車開走的時候裏面的人還在拍打車窗。」

至凌晨4時30分左右在場人群散去。

2022年11月26日深夜,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大量市民,悼念11.24烏魯木齊火災10位逝者,有人人們在街道上點燃蠟燭,獻上鮮花。
2022年11月26日深夜,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大量市民,悼念11.24烏魯木齊火災10位逝者,有人人們在街道上點燃蠟燭,獻上鮮花。網上圖片

事件結束後,相關影片和視訊資料被新浪微博迅速屏蔽,但關注此事的微博用戶依然在隱晦地討論並希望被抓捕的悼念者們平安,「他們有了血腥鎮壓的藉口了,現在真的好擔心」,也有部分用戶認為這樣的行為並不理智「這樣的抗議方式是完全無效的,失去了原本的意義」,遭到了其他用戶的激烈回應,「這個沒意義那個沒意義,那怎麽辦?繼續跪着?」社群媒體平臺Mastodon上亦有用戶討論,「表達對上街抗議和以其他各種形式勇敢抗爭的同胞們的關心和擔心,應當永遠是以實際支持他們為基礎的,是『你們好樣的,千萬要保重安全,我祝福你們,支持你們,我和你們在一起』,而不是上來就『這樣沒用、這樣多危險呀』」,「去你的吧,咱們沒去、咱沒人家那麼勇敢,就別在家點評數落真正走上街頭的人,說沒用那還是說這種話的人更沒用」

27日清晨至截稿日,上海之夜的信息繼續在網路上發酵。

南京傳媒學院:燭光與白紙抗議,「你們要為此付出代價」?

11月26日夜,大批南京傳媒學院學生在校園鐘樓前聚集,手舉白紙、打開手機閃光燈集會,高喊「人民萬歲,逝者安息」的口號,並抗議疫情封控亂象及言論管控的不斷擴大。為驅散集會學生,該校校長到場對學生喊話,據網絡流傳影片,他站在抗議現場用大聲公對學生喊話,表示「如果你們現在走我們什麽都不追究」,不少學生憤怒呐喊:「舉頭三尺有神明!」「誰跟你講這些做不做核酸的事情啊!我們舉白紙礙著你什麽了!」。

舉白紙在中國具有特殊的政治意涵,因中國嚴酷的政治氣候,舉起任何具「非官方」性質訴求的標語都有可能被羅織罪名。因而舉起白紙通常被視為是一種對公權力表示反抗的政治表態。

後來這名校長向學生喊話:「你們總有一天會為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現場馬上有學生接,「中國要為這一切付出代價」。有自稱在抗議現場的學生披露,當校長質問學生敢不敢説出來自己的名字時,「一個女生大聲説出來了,所有人都在喊自己的名字」。

2022年11月26日晚上,大批南京傳媒學院學生在校園鐘樓前聚集,手舉白紙、打開手機閃光燈集會,紀念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中遇難的民眾。
2022年11月26日晚上,大批南京傳媒學院學生在校園鐘樓前聚集,手舉白紙、打開手機閃光燈集會,紀念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中遇難的民眾。 網上圖片

據自稱在現場的學生發佈在公開社交平台上的消息,為控制學生抗議規模,警方已派駐特警、將防暴車開入南京傳媒學院之内,同時對參與集會的學生進行驅散和拘捕。有自稱南傳學生匿名表示,現場有老師在嘗試拍攝集會學生的臉、調整監控角度,為後期追究責任留下資料;也有南傳學生發文表示,在南傳校内緊急組織的在線會議中,組織示威的女生和參與的學生均被通告將收到被記過和留檔處罰。

而學生的社交軟件發言也遭到徹查。據網傳信息,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均收到通知刪除各自社交媒體上發佈的相關信息。據端傳媒搜索發現,此前由學生個人發佈在微信、微博、抖音等主流社交平台上的大量現場影片都遭到平台快速刪除;而微博「南京傳媒學院」超話也已開啟禁言管控,限制所有用戶發表新帖。截至26日晚間23時,微博南京傳媒學院的詞條與話題廣場均被屏蔽,搜索僅剩一片空白。

但也有網民發佈信息表示,南京傳媒學院校長完整的發言中,曾面對鏡頭實名做出「事後不追究」的承諾;並且,校方關閉抗議現場燈光,是為保護學生不被拍到臉、保障學生安全。兩方説法均有流傳。

一位自稱為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在看到網上對學生們的聲援後表示:「不想等到明後天報道的時候,又是單純的歸為封禁的衝突。學生的本意不是一定要得到什麽,不是這樣的,在這所學校裏發生的一切,只是想為不能發聲的人發聲,為所有人,也為我們。辛苦大家了,真的。」

南傳的抗議活動也迅速引發網民關注。有網民憤怒質問:「白紙上到底有什麽讓你麽那麽害怕?」有網民讚揚傳媒學生勇氣:「大學生還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大學生現在經歷的一切不就是為你們付出的代價。上大學等於坐牢,畢業了等於失業,當年輕人的未來本就一片灰暗的時候,威脅說『別想擁有光明的未來』還有意義嗎?」一名微博用戶寫道。

一張疑似南傳學生在微信反思發言的截圖在網絡廣為流傳,該學生表示:「大一的時候第一節課,我們老師就和我們說,你們進了這個學校,就要知道你們要去做人民的喉舌。如果我學傳媒的意義不是去做人民的喉舌,那我的存在是為了什麽?」不少網民讚揚學生勇氣的同時擔心他們遭到校方報復。有作家表示,若是學生因抗議行為而在畢業和就業上遭到刁難,希望在各行各業有話語權,尤其是在傳媒業的人士能「伸出援手」——「孩子們站出來了,大人們應該保護他們,不做可恥的大人。」

曾奪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中國演員春夏也轉載此呼籲。「這麼善良老實的人們,都只是想吃飽穿暖,想有基本的尊嚴和自由,為什麼這麼難呢。」她表示,學生是希望本身,「每個人都平安不要出事。活著、在場,才是希望。」與此同時,不少中國網友也在微博、微信等平台發布空白圖片,或將頭像換成白紙支持學生。

一位有著超過3萬追蹤者的網友也為學生們發聲:「希望今天鼓勵大學生站出來的各位,不只是為了慷青年之慨,讓這群年輕的孩子短暫燃燒自我,為這一刻真誠的正義與孤勇付出日後被清算的沉重代價。所有看到學生發聲的成年人、社會人,尤其是中生代,要儘一份良知去身體力行保護這些孩子。不要讓青年人的不顧後果,最後成為黑暗裏的墊脚石。」

更有超過40萬追蹤者的傳媒大v在微博替學生們發聲,稱現場學生「喊得只不過是『人民萬歲,逝者安息』,南京以及全國的朋友,請保護他們。」獲得超過8千轉發。然而,該賬戶發佈的抗議現場影像隨後被微博屏蔽。

有網民表示:「如今,即使舉起一張白紙,你也能知道上面寫的是什麼。」

2022年11月26日晚上,大批南京傳媒學院學生在校園鐘樓前聚集,手舉白紙、打開手機閃光燈集會,紀念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中遇難的民眾。
2022年11月26日晚上,大批南京傳媒學院學生在校園鐘樓前聚集,手舉白紙、打開手機閃光燈集會,紀念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中遇難的民眾。影片截圖

全國各地大學生紛紛發起行動

11月26日,有微博用戶發帖表示,在西北政法大學核酸檢測現場,一名同學在排隊等候檢測時,背後掛着與早前貴陽防疫大巴事故有關的標語:「大巴車翻車的是我,生病拒診的是我,崩潰跳樓的是我,火災被困的是我。如果這些不是我,那麽接下來就是我」,該用戶在微博中表示,該學生剛走到檢測台即被學工部門(負責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帶走,并予以嚴重警告處分六個月。

當日晚間,一則據稱是該同學本人回應的帖文截圖在Twitter上流傳,截圖中該同學表示:26日早上的事件確實是他所為,但西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和學工處對他表示理解,不會對他處分,希望大家停止傳播處分謡言,其本意只是想讓大家關注近期發生的一系列案件,并稱新聞傳播學院對他有「救命之恩」,「學校怎麽可能會處分我,正義之舉正義之聲,我們政法大學怎麽可能會打壓?」。有網友在這則轉載帖文的評論區評論稱,「這是很聰明的回應,勇敢,又有智慧」,並希望他平安。

而發起無聲抗議的不止這一位同學,從24日開始,中國多間大學陸續出現各類抗議標語。11月26日,「把青春還給我!」「狗比人自由」「學費六萬塊」這些抗議標語出現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的核酸亭、廁所、校園圍牆,很多標語在第一時間被校方抹除,但新的塗鴉又不斷出現。

有學生在央美校園的空地上樹起了用口罩和木板組合製成的作品,「這是真正為人民發聲的藝術!」「藝術家是共和國的希望」。該作品在微博得到了廣泛轉發,引發無數網民感嘆,然而微博上的這些照片在數分鐘後即轉為一片灰白。有網民引用Bob Dylan的著名的抗爭歌曲,為作品賦上了名字:《答案在風中飄蕩》。亦有網民在評論中提及六四民主女神像,當年正是由央美雕塑系的師生參與製作而成。

夜間,有央美的學生自發舉行燭光紀念活動,被紙船和蠟燭簇擁的紙板上寫著:「不要怕,路是通的,只有燭火」「你也會忘記昨夜的我們嗎?」

不只是央美,中國各地的大學院校裏都出現了抗議和紀念活動。北京電影學院的樓梯扶手上,綁滿了染上鮮血的口罩,一側的牆上貼滿了「不要溫柔走進這良夜」、「我是中國公民」、「明天會更好嗎?」「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天津美術學院的學生用蠟燭在地面上擺成「11.24」日期字形,以示對烏魯木齊大火逝者的悼念。而在四川傳媒學院、浙江傳媒學院、中國美術學院等多所高校裏的圍牆、佈告欄乃至路燈上,都能見到表示抗議的海報、塗鴉。廣州美術學院亦有學生策劃「舉白紙」活動,但卻由於信息洩露而遭到校方的阻攔,活動也被校方定義為「政治事件」。

除了塗鴉、舉白紙之外,26日晚,西安美術學院的大批學生亮起了手機閃光燈湧向室外,高喊著「反對過度管控」「反對形式主義」「道歉!道歉!」並像昨晚新疆烏魯木齊的抗爭那樣唱起了國歌。現場有越來越多的學生聚集,有老師試圖拉走學生,但受到眾人阻攔:「不要動他!鬆手!」

2022年11月26日深夜,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大量市民,悼念11.24烏魯木齊火災10位逝者,有人人們在街道上點燃蠟燭,獻上鮮花。
2022年11月26日深夜,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大量市民,悼念11.24烏魯木齊火災10位逝者,有人人們在街道上點燃蠟燭,獻上鮮花。網上圖片

西安外國語大學,有同學貼出標語「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浙江萬里學院,有同學在教室牆外張貼「默哀、不要麻木、不要沉默、不要無視、不要忘記」,一旁貼出的大大的「自由」,卻早已被人撕爛,最下面寫著作家魯迅的一段「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最後還寫到,「這個社會至少要讓年輕人看到希望!」

深圳大學有學生在學校到校外的封閉門上寫道「路是通的,他們不跑」,隨後這一標語就被校方塗掉,亦有網友表示像極了2019年香港運動時寫在街上的標語最後被用厚重的白石灰蓋過去。

四川電影電視學院裏有人用白紙紅字寫下中國導演賈樟柯的《賈樟柯電影手記》的一段話:「我們在這裏談政治、辯論,為沉默的土地哭泣,為陌生的人群紅臉,我們出盡了文藝青年的洋相,這一切有胡同記得。但你錯了,我從不羞愧,從不後悔。」

北京大學家園食堂門口有人在校內階梯上寫下早前四通橋抗議時的口號「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核酸要吃飯」「務實不是躺平,睜眼看看世界,動態清零終是謊言,早日轉向還有緩衝。」而後現場馬上有校方工作人員用黑色大衣蓋住紅色的大字。隨後校方工作人員使用工具將寫在階梯上的紅字沖刷乾淨。

還有許多無法查證出處的標語和海報,比如有人用紙板寫上「戲子嫖娼天下知,人間疾苦無人曉」、「對過度防疫說NO!」、「請關注1124烏魯木齊火災 默哀」,而這張紙板的最上方還貼著一張紙寫著「別害怕,如果有一天命運把你推到了需要你勇敢的位置,勇敢,如果不能那麼勇敢,那麼至少把槍口抬高一吋,如果這也做不到,至少不要為對方裝子彈。」

比如一紙來自江西某處的樓盤廣告上大大的寫著「我不是境外勢力,我是中國公民」。

截至發稿時,中國傳媒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中央美術學院、中國人民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吉林大學、湖南大學、西北政法大學、深圳大學、河北傳媒學院、南京傳媒學院、南京林業大學、四川電影電視學院、廣州暨南大學、廣州醫科大學、浙江萬里學院、浙江大學、武漢理工大學、武漢大學、四川外國語大學、西安美術學院、中國礦業大學、廣州美術學院等數所中國高校,都出現抗議標語或作品。

2022年11月27日凌晨,警察圍堵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的大量市民。
2022年11月27日凌晨,警察圍堵上海烏魯木齊中路聚集的大量市民。網上圖片
解封抗議 小端網路觀察 高校抗議 烏魯木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