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台灣 大陸 評論 中共二十大

林穎佑:大陸軍主義復活與台海幫確立?解讀二十大中央軍委會成員

聽「習」指揮,這絕對是雷打不動的硬道理。


2019年10月1日,中國國慶70週年閱兵儀式。 攝:Jason Lee/Reuters/達志影像
2019年10月1日,中國國慶70週年閱兵儀式。 攝:Jason Lee/Reuters/達志影像

(林穎佑,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

2022年是變動之年,先在春季,俄羅斯發動「特別軍事行動」、夏季中共發動圍台大軍演,而在秋天召開的中共二十大,其常委與軍委會名單都讓外界感到意外,習近平不僅打破了許多過去前例,並在人選上都有許多出乎意料的佈局。

其中,原中央軍委會副主席張又俠留任、新任軍委副主席何衛東,以及新任聯合參謀部部長劉振立、新任國防部長李尚福、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與軍紀委張升民留任,此名單在人選與職務上都讓外界多為震驚。

無論是張又俠的留任,或是新進將領的職務安排以及在軍種平衡上,都可以看出習近平並無參考過去的先例,而是直接以其個人來對人事名單做出安排。此後習近平有何盤算?這些新人選背後可能具備的戰略意涵為何?這是否可算是習近平欲建立的人事「新常態」?值得研析。

中央軍委會副主席人選

首先須注意兩位軍委副主席的人選,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軍委會副主席是解放軍中最重要的職務。在中共的體制中,習近平身兼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會主席,但習畢竟對軍事事務的認識有限,因此在軍事決策與管理上會更加依賴兩位副軍委主席的協助,這也說明了軍委副主席的重要性。

2020年5月25日,北京,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人民大會堂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全體會議。
2020年5月25日,北京,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人民大會堂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全體會議。攝:Thomas Peter/Reuters/達志影像

解放軍的巴頓將軍:張又俠

張又俠雖有中越戰爭的經驗,但小米加步槍已成為歷史,72歲的張又俠對新一代戰場與戰略的認識能否與時俱進?

在軍委副主席人選上,高齡72歲的張又俠意外留任。張又俠1950年生,陜西人,從小生於軍區大院。其父親張宗遜為解放軍上將,與習近平父親習仲勛有相當多互動,奠定他在習近平體系中的地位。

張又俠經歷過懲越戰爭、兩山戰役,後於2000年出任解放軍14集團軍軍長(正軍級)、2007年7月晉升中將,又於9月調任瀋陽軍區司令員,正式成為大軍區級別。並在2011年晉升上將,又在2012年十八大出任總裝備部部長,進入軍委會,最後於2017年十九大擔任軍委副主席一職,並於2022年二十大續任。

張又俠能續任最大的原因應與其受習近平的信任有關,張具有實戰經驗、且同為軍二代,他長期在陸軍所建立的人脈網路,應是續任的原因。張又俠在任內對於軍改的推動,以及在面對軍改後的組織調整問題,並無太多過失,且底下所帶領過的各部將如今也位居各單位,由張續任或許與軍改後維持部隊穩定有關,特別是在陸軍的組織中,更需要張又俠。

縱觀張又俠軍旅發展,經歷西南、華北、東北三區,且在2007年參與在瀋陽軍區洮南合同戰術訓練基地的中俄和平使命聯合軍事演習,雖非聯合軍演總導演,但身為瀋陽軍區司令在參演過程中,必會感受到當時的解放軍距離經過兩次車臣戰爭後的俄軍水準仍相當遙遠,也增加他對當代戰爭的認識。

張又俠過去個性火爆,相當推崇二次大戰中美軍巴頓將軍,對其軍風有刻意模仿,但這是否會造成其在領導統御上的問題,又或是這樣的管理風格正是當前解放軍需要的模式?同時,張又俠對於解放軍目前積極推動的一體化、信息化聯合作戰,與海空軍發展以及新興航天、電磁、智能化領域的認識是否能應對未來戰爭?這都是問題。

雖然張又俠發表不少軍事學術文章,但多半都是合著,是否真能參透其中道理需再評估。未來戰場不會只有傳統陸戰,雖有中越戰爭的經驗,但當時的作戰環境與現在副軍委主席的高度勢必有相當大的視野差異,小米加步槍已成為歷史,72歲的張又俠對新一代戰場與戰略的認識能否與時俱進?有待觀察。

2022年10月12日,北京,參觀者站在一個展覧内的屏幕前,屏幕顯示中國人民解放軍對台軍演的台灣地圖。

2022年10月12日,北京,參觀者站在一個展覧内的屏幕前,屏幕顯示中國人民解放軍對台軍演的台灣地圖。攝:Florence Lo/Reuters/達志影像

台海幫二路元帥:何衛東

何衛東雖為陸軍將領,但其所在的31集團軍與東部戰區,都做為攻台主力的兩棲機械化部隊,對於渡海兩棲作戰應有一定程度的認識。

新晉任的軍委副主席何衛東上將,1957年生,江蘇人,軍旅生涯初期多在南京軍區的31集團軍服務,何衛東在2008年便已晉升31集團軍副軍長,並晉升少將,但直到2013年才升任正軍級江蘇省軍區司令,其後再出任上海警備區司令。2016年更上一層樓,出任西部戰區副司令兼陸軍司令員晉升副戰區級別。2019年晉升上將並出任東部戰區司令成為正戰區級別,在2022年1月調任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並在二十大正式成為軍委會副主席。

何衛東雖然亦為陸軍將領,但其所在的31集團軍與東部戰區,都做為攻台主力的兩棲機械化部隊,對於渡海兩棲作戰應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但何擔任的戰區副主官卻是在西部戰區,西部戰區在聯合作戰上缺少了海軍,這是西部戰區先天的地理限制,因此在海空聯戰體系可能會是何衛東之前所欠缺的一環。

雖說如此,何衛東在2022年1月調任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有可能便是賦予他籌畫2022年8月的對台飛彈軍演,這也可能是習近平對何聯合作戰能力的考核。

此外,何衛東在南京軍區31集團軍摩步92旅服役時,應有經歷1995、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這個經歷對他日後指揮對台軍演應有相當程度的幫助。類似經歷過兩次台海飛彈危機的將領,還有現任東部戰區司令林向陽,也在2022年1月從中部戰區司令平調回任東部戰區司令,東部戰區的主要任務就是對台,因此這個人事調動,可能也與8月對台軍演有關。此種經歷兩次飛彈危機的「台海幫」可能就是二十大後解放軍的中流砥柱。

其他軍委會成員

新任聯合參謀部司令劉振立(右) 。

新任聯合參謀部司令劉振立(右) 。圖:影片截圖

越戰幫少主劉振立

劉振立在2014年回任38集團軍,其後出乎意料居然在2015年調任人民武警部隊擔任參謀長;在過去中國各武裝力量中,相對解放軍而言,武警是較為次等的選擇。

新任聯合參謀部司令劉振立,1964年生,河北人,也曾參與對越南的兩山戰役,亦為解放軍中少數具有實戰經驗的將領。軍旅初期多在有「萬歲軍」之稱的38集團軍,所在的112師更是解放軍第一個機械化部隊,2009年調任65集團軍,2010年12月晉升少將,2012年擔任65集團軍軍長,正式晉升正軍級。在2014年回任38集團軍,其後出乎意料居然在2015年調任人民武警部隊擔任參謀長。

事實上,在過去中國各武裝力量中,相對解放軍而言,武警是較為次等的選擇,一般陸軍將領轉調武警對於未來仕途發展較為不利,但在2015年底隨著軍改腳步,劉振立回任陸軍,擔任軍改後的解放軍陸軍參謀長,並在2021年更上一層樓擔任正戰區級陸軍司令員,最終在2022年出任聯合參謀部部長,進入中央軍委會的行列。

解放軍聯合參謀部前身為總參謀部,是解放軍過去四大總部中最重要的單位,聚集作戰、情報、電偵、電戰等功能,由於軍改前解放軍並無陸軍總部的設置,因此直接由總參謀部管理七大軍區。軍改後雖然部分職權分至其他單位,但無損其地位。甚至在職權上,聯合參謀部遠比中國國防部長更具有實權。

劉振立能脫穎而出,最大的關鍵應在於張又俠、王西欣這一個越戰體系的提攜,王西欣從俄國進修返中後,回到成都軍區擔任13集團軍參謀長,與當時擔任軍長的張又俠有密切互動,甚至合寫《實施訓練模式的歷史性轉變》論文,探討解放軍訓練模式與如何應對「打贏信息條件下的局部戰爭」。

但王西欣也與張又俠一樣,因個性問題(或當時派系鬥爭問題)而發展受阻。2012年調任國防大學副校長,最後只有在2016年回到北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於2017年中將退役。可注意到的是,王西欣在2007年擔任38集團軍軍長與劉振立有所交集,這也可能是劉振立日後可以再向上發展的原因之一

航天部長李尚福

李尚福因牽涉與俄羅斯的軍火交易,因此遭美國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列入制裁名單,但對於主要職責於軍事外交的中國國防部長而言,這件制裁案是否會影響兩軍軍事外交互動?

新任國防部長李尚福,1958年生,江西人,軍旅初期多在總裝備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服務,並於2003年12月擔任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主任,也是嫦娥二號任務發射場區指揮部指揮長。2013年9月調任總裝備部司令部參謀長、2014年12月擔任總裝備部副部長,並在軍改後於2016年調至新成立的戰略支援部隊擔任副戰區級別副司令兼參謀長,2017年回任裝備發展部部長,並在2019年晉升上將。

從資歷上觀察,李尚福能持續發展應與軍委副主席張又俠脫離不了關係,兩者在總裝備部的時候,應有相當的認識(李尚福2013-2015在總裝備部、張又俠於2012-2017擔任總裝備部與軍改後的裝備發展部部長)。特別是對於習慣傳統陸軍作戰的張又俠而言,要擔任負責航天科技發展的總裝備部,應非常需要具有科技背景的李尚福協助。如今在現代化作戰上,北斗衛星應用與太空航天的相關事務絕對會是戰場致勝的關鍵,擁有相關背景知識的李尚福在本職學能上是能在軍委會中有效發揮。

但對李尚福個人而言,2018年9月美國國務院宣布,李尚福因牽涉與俄羅斯的軍火交易,因此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進行制裁。該項制裁令禁止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和李尚福本人,申請出口許可與進入美國金融系統,並將其加入美國財政部的特別指定名單,禁止美國公民與之有生意往來。

先不論美國國內法是否對其有制裁效果,但對於主要職責於軍事外交的中國國防部長而言,日後在眾多國際會議場合或是在與美國進行雙防長交流互動時,這件制裁案是否會影響兩軍軍事外交互動?或是這就是習近平預計給美國的難題。

2019年10月15日,北韓,北韓陸軍上將金秀吉和中國海軍上將苗華檢閱儀仗隊。

2019年10月15日,北韓,北韓陸軍上將金秀吉和中國海軍上將苗華檢閱儀仗隊。攝:KCNA/Reuters/達志影像

留任的政工軍官苗華、張升民

張升民與苗華都未能升任軍委副主席,而是原地踏步,這也讓人有所質疑,這是否代表未來解放軍會更步向專業化軍隊?藉此進而擺脫「雙頭馬車」的職權問題?

對於留任的政治工作部苗華與軍紀委的張升民而言,最大的功用應在於穩定軍方內部。但對於解放軍而言,政工體系軍官從十八大開始就沒有進入軍委副主席之位,最大可能與過去總政治部在徐才厚的把持之下,所建立的「團團夥夥」,都需要一段時間的清洗有關。

苗華,1955年生,江蘇人,其父為前三野28軍團級幹部,故其也是「軍二代」成員。雖然擔任過海軍政委,但基本上在2014年12月以前都在陸軍單位服務。軍旅初期於31集團軍歷練,2007年擔任12集團軍政委(正軍級)、2011年轉調蘭州軍區,並在2014年擔任蘭州軍區政委取得正大軍區級別,並在2015年1月平調至海軍政委,並於十九大時出任政治工作部主任,進入中央軍委會的行列,並在二十大續任。苗華能留任,應與其在31集團軍的經驗無太大的關係,而是在其任內對於貫徹習近平反貪腐政策與對解放軍內部的人事高度掌握而深受習近平信任,故讓苗華在該位置上持續留任。

類似狀況還有中央軍委會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張升民,1958年生,陜西人,2015年前都在當時的二砲部隊服務,曾短暫調至總政治部歷練。2016年擔任後勤保障部政委,其後在2017年擔任軍委會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並在十九大中進入軍委會。張升民能續任最大原因應與他擔任軍中監察職務有關,從十八大開始許多軍中大老虎皆中箭落馬,直到現在依然有將領因紀律問題而遭到調查。當然不排除為另種政治鬥爭的可能。但作為軍紀委的張升民能有效貫徹習近平的意志,可能便是他得以留任的原因之一。

雖說如此,但張升民與苗華都未能升任軍委副主席,而是原地踏步,這也讓人有所質疑,這是否代表未來解放軍會更步向專業化軍隊?將政工體系作為輔助軍隊進行內部管理的力量,而非與軍事主官同等的作戰指揮地位,藉此擺脫「雙頭馬車」的職權問題?

本屆軍委會特色觀察

綜觀本屆軍委會名單,明顯開始從「越戰幫」開始逐步交接至「台海幫」。雖說如此,但並不是每一個在南京軍區歷練過的將領都有可能鯉躍龍門,能順利脫穎而出的將領除其本職學能之外,曾經的歷練和人脈關係都可能會產生最後影響。但許多私人互動關係,便不易在公開資料中尋得,因此在進行分析時,本文盡量以各項人事歷練關係與軍種專業進行分析。

2022年10月22日,北京,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軍方代表於北京人民大會堂外拍照。

2022年10月22日,北京,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軍方代表於北京人民大會堂外拍照。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大陸軍主義復活?

對解放軍而言,做為攻台主力的東部戰區下轄的兩棲機械化部隊是隸屬在陸軍的體系之中,對台灣的威脅並不會因為軍委會多為陸軍將領而有下降。

二十大軍委會名單中幾乎全為陸軍將領,最大的可能在於當習近平掌握大權後,仍然必須要維持內部的安全與穩定,作為數量最龐大的陸軍自然負擔重任。但對中共而言,一體化聯合作戰與海空衝突都會是解放軍的當務之急,當前將領的歷練與對戰爭的認知是否能支持其進行現代戰爭?仍是未知數。

須注意的是,對解放軍而言,做為攻台主力的東部戰區下轄的兩棲機械化部隊是隸屬在陸軍的體系之中,對台灣的威脅並不會因為軍委會多為陸軍將領而有下降。此外,相較於陸軍,近幾年解放軍海空軍與火箭軍對於軍改的衝擊較小,甚至新成立的戰略支援部隊,都無太多過去組織所遺留的包袱。但對陸軍而言,龐大的指揮架構、後勤體系、軍地關係經常發生軍改前後組織、人員、法令無法匹配的狀況。因此在二十大中優先選擇陸軍將領來確保並落實軍改政策是有可能的。

而所謂的「台海幫」並不是指習近平的新任軍委班子,就是為了要武統台灣的戰鬥團隊,畢竟開戰的決定權還是在軍委主席習近平之手。台海幫強調的是其在歷練上有經歷南京軍區與後來的東部戰區,對於台海作戰有相當程度的了解。特別是在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中,這些將領可能都還是中階校級軍官。同時更需注意這些將領是否一樣有在2022年8月的夏季軍演中扮演角色,如現任軍委副主席何衛東與東部戰區司令林向陽都有上述「兩次台海飛彈危機」的經驗,林向陽更在2022年1月從中部戰區調回東部戰區此一對台軍演的重要位置。因此,擁有類似經驗的將領可能都會是未來值得關注的新將星。

軍委副主席的選擇

在二十大中張又俠留任與新任何衛東的組合中都可以發現,習近平習慣保留一位資深將領與新任將領搭配,這樣的模式是否會成為未來解放軍軍委副主席人選的「潛規則」?

在人選上的觀察,從十八大開始許其亮與范長龍搭檔、十九大時許其亮與張又俠形成新的領導班子,而在二十大中張又俠留任與新任何衛東的組合中都可以發現,習近平習慣保留一位資深將領與新任將領搭配,這種「老少配」的模式是否為了穩定軍心,或是有其他原因暫不得而知,但這樣的模式是否會成為未來解放軍軍委副主席人選的「潛規則」?留待未來驗證。

此外,兩位副軍委主席都有曾經被短暫打壓未能晉升的經歷,如張又俠在1988年解放軍國防大學畢業後,返回13集團軍授予上校軍銜,並在1995年擔任13集團軍副軍長親自率隊下鄉,執行鋪設全國地下光纖網路的任務。相較於1995、1996年台海飛彈軍演時,不少部隊進入演習位置,鋪設網路任務應屬二線部隊,這也說明張又俠在軍旅生涯裡也非一帆風順,直到2002年才晉升正軍級少將。

何衛東則是早在2008年起便已升少將,但直到2013年才擔任正軍級少將,且非擔任較有實權的集團軍司令,而是擔任江蘇省軍區司令。雖然省軍區司令與集團軍司令同為正軍級單位,但畢竟集團軍司令為實兵作戰單位,相較之下省軍區雖然較有後勤資源,但在晉升上明顯無法與集團軍司令相比。何衛東直到2016年才到西部戰區擔任戰區副司令兼任陸軍司令員(副戰區),開啟其平步青雲的仕途。

張又俠在90年代升遷受阻,除其個性問題外,一大可能是當時解放軍高層中的派系因素;而何衛東則可能是在徐才厚、郭伯雄的團體中較受打壓的一群。這些與徐郭集團保持距離的將領大多都是後來習近平重用的軍事幹部,也是當前解放軍的骨幹。

2022年10月22日,江蘇省淮安市,大學新生展示他們的軍事訓練成果。

2022年10月22日,江蘇省淮安市,大學新生展示他們的軍事訓練成果。圖: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聽「習」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

一百多年前的袁世凱在建立新軍時,幾乎全部都為他的嫡系人馬,但這些被委與重任的將領未必皆是棟樑之材,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絕對效忠。

二十大的新任軍委會是否代表解放軍會有更多軍事行動,究其實仍取決習近平的決心,以及習近平是否信任解放軍的作戰能力。特別是在2022年俄烏戰爭後,俄羅斯並未能在短期內獲勝,對於大部分組織與裝備承襲俄軍的解放軍而言,其作戰能力為何?毛澤東曾說「不打無把握的仗」,2022年8月的對台軍演,是否讓習近平對於解放軍的作戰能力有更多的信任?這些都會影響習近平的動武決心。

另一方面,對於大權在握的習近平而言,相對穩定的中國內政局勢,是否會讓北京不需要將過多的注意力投注在外界,不必再藉由對外的強硬態度來做為對內表態的工具,而是有可能會將目光聚焦回到中國內部的發展問題。

無論如何,對於二十大軍委會成員而言,如同一百多年前的袁世凱在建立新軍時,幾乎全部都為他的嫡系人馬,但這些被委與重任的將領未必皆是棟樑之材,但對當時的袁世凱以及現今的習近平而言,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絕對效忠。聽「習」指揮,這絕對是雷打不動的硬道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林穎佑 軍委會 中共二十大 習近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