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台灣 2022台灣九合一選舉 數說台灣

民主、進步、辣台派?數說誰是蔡英文支持者

支持蔡英文的選民,在民主價值上有更高比率認同「民主政治是最好的體制」,但未必更為支持言論自由和多元主義。


2020年1月10日,蔡英文「團結台灣 民主勝利」選前之夜造勢晚會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1月10日,蔡英文「團結台灣 民主勝利」選前之夜造勢晚會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謝達文,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今(2022)年11月26日,台灣即將舉行地方選舉,選出新一任的縣市首長與議員。在台灣,地方選舉也被視為中央執政黨的「期中考」:2014和2018年間,前後由國民黨和民進黨執政的行政團隊,都曾因地方選舉結果不佳提出總辭。

對台灣的選舉競爭而言,哪些因素才是真正重要的?從2020總統大選觀察,目前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得以入主總統府,當年把票投給蔡英文的選民,相對於其他選民(不管是投給誰,或是沒投票),有什麼樣的特色?關於此問題,我們可以從「價值」和「認同」兩個層面來看:

  • 以民主進步黨所標榜的「價值」觀察,當年投給蔡英文的選民,真的更為「民主」且「進步」嗎?

  • 台灣的政黨競爭建立在「認同」之上,例如2020年蔡英文陣營打出「辣台派」的鮮明口號,作為號召選民的策略。不過台灣選舉真的(還)是「台派」與「非台派」間的競爭嗎?2020年總統大選,我們是否可以理解為認同「台灣主體性」的選民就投蔡英文,而「非台派」就不投蔡英文?

筆者利用台灣中央研究院在2020年總統大選後執行的問卷(註1),分析「蔡英文支持者」與「非蔡英文支持者」之間,在各種價值與認同有哪些歧異。當然,每次選舉都有不一樣的地方,上次支持蔡英文的選民,下次未必也會優先考慮票投民進黨,甚至不乏「喜歡蔡英文多過民進黨」的選民(反之亦然)。但是,2020的選舉情況,確實能幫助我們更加了解並勾勒民進黨選民的樣貌。先說結論,本文有以下三個主要發現:

  • 在家庭價值方面:台灣大眾普遍不再抱持傳統的家庭價值,在此背景下,支持蔡英文的選民,在家庭價值上並未更「進步」。但是,蔡英文的支持者確實更可能支持民進黨政府在2019年推動的同性婚姻,這點在不同的年齡層都成立,不只是因為「蔡英文的支持者比較多年輕人」;

  • 在政治價值方面:支持蔡英文的選民,在民主價值上,有更高比率認同「民主政治是最好的體制」,但未必更為支持言論自由和多元主義;

  • 在認同與兩岸關係方面:支持蔡英文的選民,確實有更高比率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台灣應該獨立」、「如果兩岸能和平,台灣應該獨立」,雖然不讓人意外,但「台灣認同」和「若能和平應獨立」實已是社會多數意見。

在此背景下,與其說是「台派」都支持蔡英文,不如說不認同「台灣主體性」的少數人幾乎不可能支持蔡英文,廣義的台派這群多數人當中,則過半如此、卻未必如此。

2020年1月6日,蔡英文於台南掃街拜票。
2020年1月6日,蔡英文於台南掃街拜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家庭價值:大家都很「進步」,除了對同性婚姻以外

在婚姻價值方面,蔡英文支持者很進步,但非蔡英文支持者也不傳統,兩者沒有差別。

首先,先從選民的「社會價值」分析,「非蔡英文支持者」與「蔡英文支持者」間是否有差異?這裡所稱的社會價值,本文聚焦在歐美國家(特別是美國)選民歧異很大的「家庭價值」上——也就人們一般認為婚姻家庭「應該怎樣」。

具體而言,我們看的是對於生育(是否反對「一個沒有孩子的婚姻是不圓滿的」)、離婚(是否認為「夫妻不合而離婚」是「沒有錯」的),以及同性婚姻(是否同意「同性戀的人應有彼此結婚的權利」)三個變項的態度。

上圖顯示,不論是否把票投給蔡英文,認同「婚姻不需要有小孩才圓滿」的比率是一樣高的,都是68%;兩群選民認同「如果夫妻不合,離婚沒有錯」的比率也差不多,都是四分之三左右(差異未達統計上顯著,也就是統計證據不足以讓我們認為「兩群人有差距」。)

兩群選民之間,在婚姻家庭價值方面沒有差異,而此呈現出美國社會中基於社會價值的巨大鴻溝,在台灣可能並不存在──在婚姻價值方面,蔡英文支持者很進步,但非蔡英文支持者也不傳統,兩者沒有差別。除了台灣社會普遍不再抱持傳統婚家價值外,也很可能是,「社會價值」在台灣幾乎從來並非政治動員的主要基礎,較少因此導致社會分裂的現象。

值得注意的是,在「同性戀是否可以結婚」問題上,兩群選民確實存在差異。2018年,台灣因同性婚姻議題引發巨大爭議,但是同婚上路一年多、成為現狀後,即使是非蔡英文的選民,也有過半(51%)支持同性戀可以結婚,而在蔡英文的選民間,這個數字又更高,來到三分之二(67%)。

這樣的現象,筆者猜測有兩個可能:其一,本來就對同志比較友善的人,更可能支持蔡英文;另一,則是蔡英文政府在2019年堅定推動同性婚姻,說服了一些「原先未必支持同婚」的蔡英文支持者,讓蔡英文支持者更可能轉為支持同性婚姻,而真正的答案或許兩者皆是。

之所以強調有「蔡英文政府說服選民」這個可能性,在於對照2018年底公民投票的結果(支持同婚方以27.5% vs.72.5%慘敗),2020年台灣社會竟然能有過半支持同婚,大眾對同性婚姻的支持率在一年多之間顯然有大幅上升。筆者認為,在同婚議題上進行社會溝通的政治人物,是以民進黨而非國民黨人為主,因此,泛綠陣營支持者的上升幅度或許又更大。倘若後者成立,那麼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性婚姻,這個結果可能是因為同婚議題遭到政治化的結果。

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婚,只是因為年輕人嗎?

「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婚」這個現象,並非只是由年輕人所驅動,而是不分年齡都存在的現象。

2020年總統大選,年輕人更可能是蔡英文的支持者,而年輕人相較更支持同性婚姻,若從此角度思考,我們是否可以將「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婚」,理解為係由年輕人所驅動?

以下,筆者整理並區分不同年齡層,觀察「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婚」的現象,是否橫跨不同年齡層都成立,結果如下圖:

圖表顯示,在不同年齡層,蔡英文支持者都比較支持同婚:39歲以下的群體支持同婚比率確實比較高,但蔡英文支持者還是以高達90%的支持率,明顯多於非蔡英文支持者的77%;在中年(40-64歲)間,兩群選民的差異也有14%。

而在65歲以上的老年選民,雖然支持同婚的比率都偏低,但蔡英文支持者的同婚支持度,也以35%贏過非蔡英文支持者的22%(以上數據都有達到統計上顯著,亦即證據足以讓我們認為兩群人確有差異)。

換言之,這張圖表清楚地告訴我們,「蔡英文支持者比較支持同婚」這個現象,並非只是由年輕人所驅動,而是不分年齡都存在的現象。

政治價值:蔡支持者比較認同民主體制,但言論自由和多元主義則未必

蔡英文的支持者確實比較認同「民主政治是最好的體制」,但對「民主」更為認同的現象,實際上並未延續到其他項民主價值上。

至於「政治價值」,則可從三個題目加以觀察:對民主制度的認同(是否同意「不管什麼情況下,民主政治都是最好的體制」)、對多元主義的態度(是否反對「在地方上,如果有許多不同意見的團體,就會影響到地方的安定」),以及對言論自由的態度(是否反對「一種言論或意見可不可以在社會上流傳,應讓政府來決定」)。

數據顯示,蔡英文的支持者確實比較認同「民主政治是最好的體制」,而非認為「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或「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比率高達62%;相較之下,未投給蔡英文的選民,只有47%這樣認為,兩者相差15%。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差異,或許是因為民進黨以民主運動起家,現在更持續以「民主台灣對抗極權中國」爭取選民的支持,強調台灣的特色就是民主,因而讓其支持者更可能認同民主體制。又或是,「非蔡英文支持者」當中有一部分人——尤其是部分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者——仍懷念國民黨過去獨裁專政的時期,尤其不滿讓民進黨得以執政的民主體制,因此導致有一半不那麼認同民主體制。

不過要強調的是,我們不宜過度渲染這樣的差異:47%對上62%,確實有差異,但並不至於到兩極化的地步。未投給蔡英文的選民仍有近半是認同民主體制的,並非通通都懷念威權。

然而,蔡英文選民對「民主」更為認同的現象,實際上並未延續到其他項民主價值上。例如,在「多元主義」的選項上,兩群選民的意向沒有太大差別(在統計上未達顯著,也就是證據不足以證明有差異),都有多數認為地方上意見不同的團體會造成混亂。

此外,對「言論自由與政府管制」則出現有趣的現象:蔡英文的支持者,有高達65%認為政府不應決定言論意見的流通,已經很高、約有三分之二,但是非蔡英文的支持者比率更高、有高達77%認為如此。

這樣的結果顯示,台灣人對民主的認知中,言論自由十分重要、也是人們非常在乎的生活方式,這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台灣,「箝制言論自由」經常用以指控政治上的對手,連原先威權的中國國民黨,如今也經常使用「查水表」(意指騷擾持反對意見者)等說法批評民進黨。

又為什麼「非蔡英文支持者」在沒有更支持民主體制下,反而更反對政府決定言論意見的流通呢?筆者推測,這可能是目前的執政黨是由(他們不支持的)蔡英文與民進黨主政,讓他們對當局更不信任所致。

2019年11月1日,台灣嘉義巿中心掛上政黨的選舉廣告。
2019年11月1日,台灣嘉義巿中心掛上政黨的選舉廣告。攝:陳焯煇/端傳媒

認同與兩岸:與其說台派支持蔡英文,不如說「非台派」不支持

在「只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已經是社會共識下,有四成以上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的選民,也沒有投給蔡英文。

不過,兩群選民之間確實在一個面向上有明確的差異,此正是「對台灣與中國關係」的看法。以下,可透過三個指標加以觀察:

  • 是否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只是台灣人)」(在資料中,抱持「中國認同」的人只有兩成左右);

  • 是否認為「台灣應該獨立」(而非「統一」或「維持現狀」,支持統一的比率只有不到5%,「維持現狀」則有六成左右);

  • 以及,考慮到許多人不支持獨立的原因是害怕戰爭,否則「理想上」則認同獨立。因此,另個重要的指標是,人們是否同意「如果台灣宣布獨立後,仍然可以和中共維持和平的關係,那麼台灣應該成為一個新國家」,亦即「如果能和平應獨立」(支持高達三分之二)。

統計結果如下圖:

首先,在「中國認同」方面,中國認同是相當小眾的認同(在這份問卷中,僅有22%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即使是「非蔡英文支持者」中,也有多數(63%)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蔡英文支持者中,這個數字更高,高達幾乎「封頂」的92%──在蔡英文的選民中,我們將幾乎找不到任何帶有中國認同的人。

關於是否不帶任何前提下,都認為「台灣應該獨立」(或許可以稱為「嚴格意義的台派」),這點可以明顯看出兩群支持者的差別:沒投給蔡英文的選民中,只有15%這麼想,但投給蔡英文的選民卻高達41%,幾乎是三倍之多;這顯示,在蔡英文支持者中,「嚴格意義的台派」比率確實比較高。

不過,不支持台獨的人,其實很多理想上也希望獨立,只是害怕戰爭。因此,在「能夠和平」的前提下,支持獨立的人則大幅增長,在全體人口中來到三分之二,連在「非蔡英文支持者」中也都有57%,而在「蔡英文支持者」中更是高達81%。雖然「若能和平應獨立」已經是社會多數意見,但在蔡英文支持者中,在理想上希望台灣能獨立的比率確實也更高;也就是說,蔡英文支持者確實更可能是「廣義的台派」。

不過,這是否代表台灣的選舉是台派與非台派之間的競爭?我們從另一個方式來看數據:

在狹義的「台派」(不帶任何前提下支持台獨)的選民中,有高達72%會投給蔡英文;這顯示,在比較「嚴格」的台派陣營中,支持蔡英文確實是絕大多數人的選擇。

而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這群小眾選民,則幾乎不會選擇蔡英文,只有極少數(16%)會投給她;至於沒有中國認同的多數選民,則更可能、但不一定會投給蔡英文,支持蔡英文的比率是57%,達到相對多數,不過卻並非壓倒性的多數。

換言之,在「只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已經是社會共識下,有四成以上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的選民,也沒有投給蔡英文。從這個角度來看,與其說「認同台灣的選民比較支持蔡英文」,不如說認同中國的小眾選民,幾乎不會支持蔡英文;認同台灣的多數選民則多數如此,但也未必。

在「在能和平的前提下是否應獨立」也有類似的現象:認為「就算能和平也不要獨立」的小眾(約三分之一)中,只有少數(28%)會投給蔡英文;而認為「若能和平就應獨立」的多數(約三分之二)中,支持蔡英文的比率是56%──這同樣,雖然有相對多數卻並非壓倒性多數,有四成以上認為「若能和平應獨立」的選民沒有投給蔡英文。

就此,與其說「『理想上希望能獨立』的多數選民更支持蔡英文」,不如說「『不論如何都不希望台灣獨立』的小眾選民,更不會支持蔡英文;『理想上希望台灣能獨立』的選民則多數支持蔡英文,但也未必」。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淡水的宮廟參拜。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淡水的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政黨動員的結果和背景

在地方的選舉中,除了原有的政黨認同以外,地方建設、候選人形象等等幾乎是選舉重點,而不太會出現社會或政治價值的辯論。

簡言之,2020年支持蔡英文的選民,是否更「自由,民主,辣台派」?在家庭價值上,從台灣社會目前普遍開放的背景來看,他們未必更「進步」,但針對同性婚姻確實有更為開放;在政治價值上,他們可能更認同「民主」,但未必延伸多元主義與言論自由等議題。要強調的是,在這兩方面,兩群選民即使有一些立場差異,但沒有差異大到形成鴻溝。

最後,在政治認同上,支持蔡英文的選民確實更有可能是「台派」(不論是狹義還是廣義的台派);但是,廣義的「台派」(只認同台灣,認為台灣理想上應該獨立)已是社會多數意見,在此背景下,我們應該反過來說,是「非台派幾乎絕對不會支持蔡英文」,而占社會多數的「廣義台派」則有相對多數支持蔡英文,但也有四成以上並未把票投給她。

展望今年年底、甚至更往後的選舉,我們可以了解到,為什麼台灣政黨競爭的重點,幾乎不會建立在社會價值上,因為不同選民在此差別不大;民主價值也很少被單獨提及,「民主保台」則較常一起出現。

也因此,在地方的選舉中,除了原有的政黨認同(尤其有些選民絕對不會投給特定政黨)以外,地方建設、候選人形象等等幾乎是選舉重點——這或許也是為何今年底的選舉主軸圍繞在論文抄襲與學歷爭議上——而不太會出現社會或政治價值的辯論;而在總統選舉中,「國家認同」則是選民把票投給誰的重要因素,而非社會價值。這些既可以說是先前台灣政黨競爭的結果(除了同婚外,社會價值幾乎不曾是選舉議題),也可能是往後台灣政黨競爭的重要前提。

一個有趣但仍未有答案的問題,則是在「若能和平應獨立」、「台灣認同」已是社會主流的狀況下,未來的台灣,會出現其他的動員分界線嗎?或者,台灣社會在國族問題立場上,會否有更細緻的差別?這點就難以直接預測,而需要看未來藍綠政治人物的策略,以及國際情勢的變化而定。


註1:資料採用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第八期第一次綜合問卷(2020年),排除在任一題項未回答的樣本,總分析樣本數1,393人。值得補充的是,我之所以選擇以「蔡英文支持者」與「非蔡英文支持者」區分兩群選民,而非看「政黨認同」,一方面是台灣有多個政黨,因此看「誰把票投給蔡英文」比看政黨認同單純許多;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台灣民眾經常不愛回答自己有「支持的政黨」,以這份問卷為例,選擇回答支持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比例,都只有兩成上下,遠低於一般認為的兩黨基本盤,反而有34%的選民回答「都不支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數說台灣 2022台灣地方選舉 蔡英文 台灣 謝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