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烏克蘭戰爭

俄烏戰爭七個月:俄羅斯動員,烏克蘭反擊,這場戰爭將走往何處?

Google Trend顯示,「離開俄羅斯」,甚至「如何在家中自斷手臂」等關鍵詞搜索量在普京講話後激增。


2022年9月21日,俄羅斯莫斯科,反對派示威者抗議總統普京下令徵召30萬預備役,警察在一次未經批准的集會上拘捕一名男子。 圖:Reuters/達志影像
2022年9月21日,俄羅斯莫斯科,反對派示威者抗議總統普京下令徵召30萬預備役,警察在一次未經批准的集會上拘捕一名男子。 圖:Reuters/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9月21日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佈俄羅斯將在二戰後首次實施「部分軍事動員」令,以此增援其在俄烏戰爭前綫部隊。俄羅斯此次計劃徵召約30萬預備役人員,其中不乏年逾60歲的長者。援引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俄羅斯國防部長官謝爾蓋·紹伊古(Sergei Shoigu)强調,此次徵召的30萬士兵將被調遣去駐守防禦長約1000公里的戰爭前綫。

政治學家Ekaterina Shulmann在她的Telegram頻道表示:「根據這份(部份軍事動員)文本,除了在工作期間有延遲軍役權利的軍工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僱員,任何俄羅斯人都可以被徵召入伍。」而其實在動員令宣布之前,就已經有擴大徵兵的跡象:國家杜馬在前一天通過了修正案,將自願投降和在敵對行動期間放棄所屬軍事單位定為刑事罪行。

普京一紙動員令激起俄羅斯國内極大反彈。包括首都莫斯科和大城市聖彼得堡在内的至少37個城市爆發抗議活動,據人權組織OVD-Info統計,這次針對「動員令」的抗議活動中已有超1300人被捕。此外,俄羅斯還出現民衆離境潮。Google Trend顯示,「離開俄羅斯」,甚至「如何在家中自斷手臂」等關鍵詞搜索量在普京講話後激增。俄羅斯票務網站Aviasales公佈稱,少數幾個仍對俄提供直飛服務的海外目的地航班票量緊張。中亞脈搏則指,本月由莫斯科飛往烏兹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Tashkent)的機票已全數售罄,飛往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距莫斯科直綫距離約3700公里)的單程機票已飆升至5萬5千至6萬盧布(約港幣8000元)。

2022年9月21日,俄羅斯聖彼得堡,人們聚集在展示俄羅斯軍人的宣傳板前。
2022年9月21日,俄羅斯聖彼得堡,人們聚集在展示俄羅斯軍人的宣傳板前。攝:Anton Vaganov/Reuters/達志影像

其實早在俄羅斯當局宣佈「部分動員」以前,「移民」已是俄羅斯網絡的熱門搜索話題。在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地區布里亞特(Buryatia)出生成長,化名伊凡(Ivan)的二十六歲青年向端傳媒表示,在普京發表全國講話的前夕,網絡上就開始有擴大徵兵的傳言。布里亞特在烏克蘭作戰的士兵死亡人數排名第二,即使考慮人口,每十萬人的死亡士兵數目也只在相鄰的圖瓦(Tulva)之後。動員令公布的前一天開始,伊凡就感到莫名焦慮:「我開始設法安慰自己,如果他們真的找上我,我也不會是首當其衝被動員的人。因為我的健康狀況很壞,我只能在戰時被動員。」

但局部動員令公布後,伊凡的希望破滅了:「現在的情況更壞了。布里亞特的徵兵是全國最嚴苛的。」布里亞特是俄羅斯最貧困的省份之一,許多年輕人在當地幾乎沒有就業前景,當兵是待遇最優厚的職業,所以前線低級士兵許多來自布里亞特。而伊凡不能像很多俄羅斯人一樣,想辦法離開俄羅斯,也是因為他自覺不可能再國外找到工作。21日開始,伊凡決定離家搬到樹林裡的小屋中,好讓徵兵的人找不到他。

也有不想要離開的俄羅斯人,在用自己的方法,協助他人逃避兵役。28歲,在俄羅斯頂級學府莫斯科國立大學教經濟學的謝爾蓋(Sergey)向端傳媒表示,他決定從此不再給男學生打「F」的不合格成績。根據國防部長紹伊古的說法,大學生可以避免這次局部動員令,所以他會盡力讓學生可以留在校園裡。雖然反對戰爭,謝爾蓋覺得自己跟俄羅斯連結太深,仍然不想離國,但也承認如果情況再變壞,的確會考慮離開。他即將去阿塞拜然首府巴庫工作三個星期,「我應該可以在那裡看看事態如何發展吧。」

2022年7月21日,烏克蘭哈爾科夫地區,烏克蘭前線的軍人發射M777榴彈砲。

2022年7月21日,烏克蘭哈爾科夫地區,烏克蘭前線的軍人發射M777榴彈砲。攝:Gleb Garanich/Reuters/達志影像

烏克蘭的反擊

俄羅斯在二戰後第一次進行軍事動員,可能與烏軍近期捷報頻頻有關。9月10日,烏克蘭軍隊進入俄羅斯軍隊在東部的重要補給中心庫皮揚斯克(Kupiansk),成功收復哈爾科夫州的重要城鎮巴拉克利亞(Balaklyia)、作為補給線的伊久姆(Izium)、庫皮安斯克(Kupiansk)在內等地。隨後,俄羅斯國防部證實,軍隊自上述城鎮撤離,但宣稱是為「重新部署」、轉進「加強」頓內茨克(Donetsk)南面的前線軍力。

9月11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晚間視頻講話中稱,自9月初開始新一輪反攻以來,烏克蘭已經從俄軍手中解放了3000平方公里的領土。

據《基輔獨立報》報道,烏克蘭在哈爾科夫州發動反攻後,俄羅斯軍隊留下了彈藥和其他用品的庫存。有分析家估計,9月7日至11日期間,有300多輛汽車丟失,包括坦克、自行迫擊炮和補給卡車。俄羅斯以發射導彈作為對反擊的回應,在不到24小時內兩次切斷了哈爾科夫市(Kharkiv)的電力和水供應,重新癱瘓在該市在數小時前剛恢復的的80%的公共設施服務。

據《衛報》分析,俄羅斯物資的缺點往往缺乏靈活性,設計上只能執行一項特定的任務,同時使用多代的武器系統使維修保養變得困難。因此,當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投入更多代的軍備來替換損失時,亦加劇了戰爭上武器及人員上的損失。此外,俄羅斯缺乏完備的後勤保障及成效頗低的徵兵和訓練,難以即時補給來維持與烏克蘭自2月以來的的持久戰。而《紐約時報》指出,俄羅斯在伊久姆的失守,很大原因歸咎於俄羅斯部隊日益嚴重的人力短缺和低落士氣。9月初,烏克蘭在卡爾科夫取得的突破,除部分歸咎於克里姆林宮將俄羅斯部隊轉移至南部的戰略失誤外,也很大可能在於俄軍為免遭包圍或孤立而主動撤退。

2022年3月1日,烏克蘭伊爾平郊區,一名烏克蘭士兵從鐵路上回來,經過俄羅斯士兵的屍體,在那裡曾與俄軍發生激戰。

2022年3月1日,烏克蘭伊爾平郊區,一名烏克蘭士兵從鐵路上回來,經過俄羅斯士兵的屍體,在那裡曾與俄軍發生激戰。攝:Marcus Yam / Los Angeles Times

雙方有可能達成停戰協議嗎?

俄烏雙方開戰已有近七個月,與最初的一些預測不同,烏克蘭並沒有在短短幾十小時內便被拿下。相反,長時間的膠著與戰線的拉扯表明,目前只有雙方再次達成談判意願,戰爭才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而這種達成和平協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從二月至今,圍繞俄烏之戰的談判已經舉行了五輪,除了交換俘虜士兵,無一不以失敗告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曾在八月的講話中表示:「這場以俄羅斯侵佔克里米亞並試圖搶奪頓巴斯為開端的戰爭,只能以我們的軍隊將烏克蘭國界線重新劃在克里米亞,劃在頓巴斯為結局」。同時,根據烏克蘭當地於7月的一份民意調查:有84%的烏克蘭人反對任何形式的領土讓步。這與四月時澤連斯基說過的「恢復2月24日前的領土即是勝利」相比,已經可以看出烏克蘭方面不再滿足於僅收復此次戰爭的失地,而這無疑為兩方達成協議帶來更多困難。更重要的是,對於烏克蘭來說,談判停火即意味著風險。今年四月,俄羅斯就曾在兩方停火期間,攻擊位於馬里烏波爾的人道主義走廊。並且,在2014年9月以及2015年2月有關頓巴斯地區的停火協議期間,俄羅斯同樣並未停止掃射。

雙方短時間難以達成和談,那麼戰爭還要持續多久,很可能主要取決於雙方的經濟狀況以及武器供給。根據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的數據,截至8月3日,烏克蘭記錄在冊的承諾援助已累計到842億歐元,不過整個七月,新的承諾援助近乎為零,這與四月和五月每個月超四十億的援助金額相比差距明顯。

然而,儘管各方對烏克蘭的援助速度有所放緩,但對俄羅斯的制裁措施一直未有停止。九月初,G7成員國提出對俄實施石油價格上限。這是因為原本的禁運政策並未有效打擊到俄羅斯經濟,按理各國禁止從俄羅斯進口石油意味著需求減少,俄方在此方面的收入也應相應降低,但戰爭令油價上揚,所以即使銷量減少,從國際能源署的數據來看,俄羅斯的收入不降反升。

如此制裁強度下,可想而知俄羅斯目前的經濟狀況並不樂觀。歐盟理事會日前發佈的信息顯示,2022年俄羅斯GDP預計將下降11%以上,並指「這將是自蘇聯解體以來GDP最大的降幅」。同時,進出口上俄羅斯也大受打擊,貿易量與2021年相比預計將下降超30%,並伴隨可能達到22%的通貨膨脹率。

此外,根據C.D. Howe研究所常駐研究員Dan Ciuriak 對人力成本的計算,烏克蘭軍事傷亡量化後的平均損失值為660億美元,平民傷亡損失轉化達990億美元,俄羅斯的總傷亡損失則平均為1460億美元。

而俄羅斯最近節節敗退,也引起了國內對其作戰決策的質疑。近期,不僅政府內部開始分裂,連通常親普京的民族主義者也開始對其失望。過去的七個月中,一直有反戰的政治異見聲音出現,但大多都被鎮壓,或判以罰款及重刑。在這樣的強壓之下,聖彼得堡的幾位議員仍在9月7日提交請願書,控訴普京叛國罪,要求罷免其職務。他們認為,普京的一系列決策為俄羅斯帶來了經濟損失和重大的對國民的傷害。雖然法院很快便判定這幾位議員「抹黑當局」,但他們組織的請願書獲得了65個市政代表的簽名,這種罕見的表達異議的方式本身造成了更大的影響。參與了起訴的其中一位議員Dmitry Palyuga表示:「許多喜歡普京的人開始感到被背叛了。我認爲烏克蘭軍隊越成功,這樣的人就會越多」。

另一方面,更為激進的鷹派民族主義者則認為,俄軍在烏克蘭的失敗,原因還是普京不夠強硬,他們利用自己在Telegram平台上強大的影響力向普京施壓。據《衛報》報導,有著近60萬訂閱者的前俄羅斯情報上校,極端民族主義者Igor Girkin9月5日在Telegram中抱怨「烏克蘭的戰爭將持續到俄羅斯徹底失敗,我們已經輸了,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他還指國防部長紹伊古應該被行刑隊處決。另一位同樣親克林姆宮的戰地記者Aleksandr Kots也在Telegram上發表看法,指責政府隱瞞壞消息。Kots認為這種報喜不報憂的做法,不利於軍事專家和評論家做決策,從而導致了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失敗。

俄羅斯的長期穩定主要依賴能源部門,西方國家針對於此的制裁雖然經濟影響已經初現,但能否造成更致命的打擊還取決於即將到來的冬天。傳言今年將尤其寒冷的這幾個月裡,歐洲是否可以抵抗得住壓力,保證供暖並挺過通貨膨脹,也是決定歐盟是否可以團結一心繼續為烏克蘭提供援助的重要因素。因此,想觀察這場戰爭的走勢還有做出更多預測,今年冬天才是更關鍵的時間節點。

面對能源危機,西方對烏克蘭的支持會否崩潰?

學者Ivo H. Daalder以及James M. Lindsay在《外交》中表示:「普京最理想的希望-或許是他唯一的希望-是西方對烏克蘭的支持崩潰,因為能源短缺和上漲的價格等戰爭代價會開始在歐洲國內出現。」歐洲今年秋冬無法預測的天氣,決定了歐洲是否會陷入對俄羅斯制裁和能源供應方面的困境。

俄羅斯長期是歐洲最主要的能源供應國。俄烏戰爭爆發以來,歐盟針對俄羅斯實施了六輪經濟制裁,俄對歐能源出口驟減,歐洲現時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只佔9%,較戰前的40%大幅下降。但同時因不斷上升的能源需求及緊張的供應,天然氣價格維持高企。而歐洲也因長期依賴俄羅斯能源的依賴,在這個冬天面對著能源危機。

9月2日,G7國家宣布對俄羅斯石油設定價格上限,以牽制俄羅斯因能源出口所獲的經濟收益。同日,俄羅斯國家天然氣公司以「設備故障」為由宣佈無限期關閉俄羅斯輸往歐洲最大的北溪一號天然氣管道,克里姆林宮也在9月5日指,除非西方取消制裁,北溪一號不會恢復供應。

歐洲各國將如何應對即將到來的秋冬能源短缺危機?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萊恩計畫實行以開源節流為主的幾項措施。第一,歐盟在近幾個月來努力尋找替代來源,在秋冬來臨前確保能源儲備量。歐盟通過採購海運的液化天然氣(LNG)、促請挪威與亞塞拜然(Azerbaijan)增加供應管線天然氣,及增加煤炭、石油供應,提早達成原訂在11月前填滿80%天然氣存儲量的目標,存儲量已達85%。第二,歐盟計畫直至明年三月前實行強制性節電,歐洲國家須在每月用電高峰時段內減少5%的能源消耗。再者,歐盟會賺取高額利潤的化石燃料企業收取33%的「暴利稅」,及及向風電、核電等低營運發電業者收取差價,以1400億歐元的徵稅補貼民眾的能源支出,將歐盟全境每百萬瓦/時(MWh)電價上限壓至180歐元,低於目前歐洲各國平均市價的200歐元。

即便歐盟積極干預市場,俄羅斯通過前能源牽制歐洲對俄羅斯的制裁及烏克蘭的支持,仍對歐洲造成了龐大的經濟損失,最直觀地反映在歐洲民眾的帳單上。在德國,民眾一年的電費帳單平均額外增加480歐元。英國在明年一月時的新一年度電費上限可高達4000英鎊,為去年的的2.3倍。法國官方1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從2021年第二季度到2022年第二季度,法國家庭能源開支增長了28%。歐洲通貨膨漲嚴重,歐元區8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9.1%,是自1997年開始公布數字以來的最高記錄,生活成本大增。

隨著歐盟支持烏克蘭的經濟成本增加,歐洲正面臨強烈的民意反彈。9月3日,捷克有7萬民眾走上布拉格街頭,要求政府採取更多措施確保燃氣供應,呼籲捷克保持軍事中立。5日,在德國萊比錫,數千人抗議大幅上升的能源和食品價格,示威者認為政府的相關政策如杯水車薪。在英國,鐵路、港口等多個行業的從業者舉行罷工,要求漲薪以對沖物價飛漲。

2022年3月7日,德國盧布明的「北溪 2號」天然氣管道登陸設施。

2022年3月7日,德國盧布明的「北溪 2號」天然氣管道登陸設施。攝:Hannibal Hanschke /Reuters/達志影像

俄軍不利戰況,如何影響中亞及中俄關係?

在俄烏衝突爆發後,俄羅斯面臨多國的全面制裁。不僅俄羅斯本土面臨經濟危機,因中亞國家在俄羅斯有大量的勞動人口和移民,許多國家與俄羅斯相關的經濟貿易合作被迫終止,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等國也都面臨着嚴重的通脹和經濟衰退。

此前,大部分中亞國家對於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軍事衝突也基本上保持中立態度。2022年3月的聯合國特別會議中,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都對烏克蘭提交的要求俄軍撤軍的決議草案投了棄權票,而烏茲別克斯坦與土庫曼斯坦則缺席。

即使目前俄軍處於劣勢地位,但長期來看,考慮到中亞地區對於俄羅斯重要的戰略意義及相鄰的地理位置,俄對於中亞國家依然處於主導地位。

中俄兩方一直在維護「雙邊關係」,即使在俄烏戰爭爆發後,中國官方也「保持中立」,不願公開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行爲。9月7日,普京在東方經濟論壇與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會面,9月15日下午,習近平與普京和蒙古總理呼日勒蘇赫(Ukhnaagiin Khürelsükh)舉行中俄蒙三國元首第六次會晤。在會議中,中方再次表明願意和俄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題上相互支持。

而隨着近日俄軍在戰場的逐漸失利,俄羅斯官方以及媒體都在大肆宣揚中國對其戰爭行動的支持。《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提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俄羅斯正在向中國尋求物質援助,但雖然栗戰書在訪俄前稱中方將對俄「給予策應」的影片曝光,引發中國是否打算「參戰」的討論,中國目前為止沒有向俄羅斯提供武器和軍事設備。有專家提出,對於中國來說,參與這次峰會的目的不僅是與俄羅斯合作,也是想與中亞以及其他的國家建立關係。

2022年9月20日,俄羅斯莫斯科,普京於克里姆林宮軍工綜合體會議上發表講話。

2022年9月20日,俄羅斯莫斯科,普京於克里姆林宮軍工綜合體會議上發表講話。圖:Contributor/Getty Images

無論如何,目前不利的戰況以及俄羅斯遭受的經濟制裁,使得普京目前在與中亞及中國領導人的會晤中處於弱勢。對於中國高層來說,與俄關係的密切、對烏克蘭遭遇的沉默將會給自身帶來不小的麻煩。中方試圖和俄維持良好關係,卻也不想因此與歐美交惡,於是一直在避免採取可能會遭到西方國家制裁的行動。

然而,中國官方的態度和立場已經在國際上引發了許多不滿。近日,因爲中國一直以來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行爲的默許,有部分英國議員反對中方出席英女王於9月19日在西敏宮(Westminster Hall)舉行的葬禮。此前中國政府代表團也被拒絕進入西敏宮瞻仰女王的靈柩,但在外交部記者會中,中方代表拒絕承認,稱「未收到此消息」。

波士頓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希弗林森(Joshua Shifrinson)曾表示,若俄羅斯戰敗,未來將會更加依賴中國,中國對於這場戰爭保持中立,將有機會從中獲得更大的利益,以此來擴張自己的國際影響力。如果俄羅斯取勝,也毫無疑問會增加中國在台海展開軍事行動的信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俄烏戰爭